r53

有那么一瞬间清河感觉到拯救了自己的侑介是宛如天神一样的存在。

她微微松了口气。

绘麻和清河两人共同转身,身后的那人果真是侑介,但是他身边还站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人,昴。

大抵是昴鲜少和兄弟们共同出来一起撒欢的缘故,因此见到他出现,清河很是惊讶。

她对昴点点头:“昴哥。”

昴笑了笑算是回应。

侑介走上前对她说:“你们走得好快,我和昴哥不过是在别墅停留了几分钟,结果你们连影子都不见了。”

清河:“弥说想早点来看烟火,所以我和绘麻就早一段时间陪他来了。”

侑介张望了一下四周,没有见到那个粉红色头发的男孩,不由头痛:“弥又乱跑了?”

“他跟着枣哥走了。”

侑介“啧”了一声,表示很无奈。

他转头看向清河:“那你们接下来去哪?”

清河:“随便逛逛。”

话落,昴的视线就落到了绘麻身上,而绘麻却浑然不觉。

清河看得清楚,暗笑绘麻太迟钝。

清河:“昴哥、侑介君,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走吧。”

昴看了绘麻一眼,犹豫了一瞬,然后痛快地答应:“好。”

随后四人并排走着。

清河故意让绘麻和昴两人走在一起,但目的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她占据了绘麻左手边的位子以此降低绘麻的警戒心,而侑介则被她挤到了自己左手边。

走着走着,遇到了一个三岔口,而此时涌来一股人流,清河用力拉住身侧的侑介,同时略略松开绘麻的手。

与其说拉着绘麻,不如说清河仅仅握住了绘麻的中指,因此两人之间涌来人群时,绘麻和清河两人出于本能般的躲避,于是交握的双手顺势分开。

隐约中听见绘麻喊她的名字,清河拉着侑介从另一条路狂奔而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等两人停下来时,已经离三岔路头很远。

侑介喘着气问她:“我们又没做坏事干嘛要跑?而且……而且还、还跑那么快!累、累死我了……”

清河同样因为跑得太快而大口喘气,两人休息了一会,她往侑介头上一拍:“笨蛋侑介。”

侑介莫名被敲了一下,老大不高兴地跳起来:“哈?!谁是笨蛋啊你!”

清河笑嘻嘻地就是不回答。

休息够了,她转身看向道路两边的各色小摊。

和绘麻一起逛过后,游客好像越来越多了,清河把手遮在眼睛上向远处看,只见到处都是各色各样的游戏小摊子。

捞金鱼、掷飞镖、射击、水气球……

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而各个小摊面前有许多游人在排队等着玩,清河看了只觉得心痒难耐。

……虽然年纪一大把了,但是玩一次也没多大关系吧。

清河越发跃跃欲试。

她看向侑介。

侑介被少女目光弄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什、什么嘛,用那种十分渴求的眼神看他。

难道是想玩游戏吗?可恶,干嘛拉着他玩那种明显是弥那种小学生才会喜欢的游戏啊。

侑介微微撇头。

少女还在孜孜不倦地看着他。

侑介泄气地垂下头,真是败给她了。

侑介:“……你想玩什么?”

清河欢呼:“什么都想玩啊,侑介君,你喜欢什么?我们先玩,嗯?”

侑介:“不必了,你喜欢什么就玩什么,不用管我。”

清河点头表示明白了。

她环视一圈,背着手仔细思考到底玩什么。忽然,视野里看到了一个卖面具的小摊。

摊主虽然是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但是卖的面具倒是年轻可爱,各色款型的面具都能找到一个,且绝无同款。

清河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狐狸面具。

“侑介君,我去买一个面具,你等等我,我很快就回来。”清河说完就朝面具小摊跑过去。

侑介吃惊一下,不是说好玩游戏么,怎么又要去买面具了!

可是少女早就跑远了,他的疑问根本没机会问出口。

清河向老板要了那个狐狸面具,可是付钱时出了问题。她出门时将零钱都放在了小锦囊里,但是和绘麻一起买了许多零食后,零钱竟然花掉了大半,而剩下的那部分根本不足以支付面具的费用。

老板笑容和善地看着她。

狐狸面具的质感非常好,色彩的合理运用使得整张面具看起来非常活灵活现,清河爱不释手,但是没有钱买下来,她又只能遗憾地放回去。

“老板,对不起,这面具……”清河犹豫着开口。

“老板,给,不用找了。”忽然一只手从她背后伸出来,一张大面值纸币被放进了老板手中。

老板开心地笑道:“多谢两位客人惠顾。”

清河诧异地看向身边的少年,侑介说夏天穿和服太热所以只穿了一件浴衣。她一直知道少年身量高挑,但是那袭黑色的浴衣穿在他身上,灯光的映照称得他面冠如玉,连张扬的红发都显得柔顺不少。

侑介皱眉着看她:“好慢,没有钱就叫我过来嘛,害我白等好久。”

清河:“多谢侑介君。”

少年愣了一秒,随即撇开头不看她,不自然地“啧”一声:“麻烦死了你。”

不好,再逗下去恐怕要恼羞成怒,清河赶忙敛了笑容。端详了一遍狐狸面具,她缓缓地把面具戴在了脸上。

清河无比自然地拉起少年的手:“那么侑介君,我们去玩捞金鱼吧。”

两人随意找了一个小摊,付了钱,老板分别给了两人一个网兜。

清河拿到网兜就兴冲冲地在水池边蹲下来。

侑介不情愿地紧跟着蹲下来。

她出手快,但是没有准头,几次都没有捞到金鱼,侑介看不下去,一拍她的头说:“笨蛋,我来好了,你这样估计到明天都捞不到一条鱼。”

少年说完,迅速出击,目的性极强地瞄准了一条金鱼,网兜微微倾斜,金鱼微微摆了一下尾巴,一瞬间就落进了网兜里。

清河惊呼:“好厉害!”

侑介将金鱼让她保管,然后又奋力捞了几条。

最后侑介捞了五六条小金鱼,老板用塑料装了递给清河,清河边道谢边接了过来。

玩捞金鱼时蹲的有些久,清河弯腰揉着双腿的时候,侑介在一边担忧地道:“可恶,昴哥和绘麻到底去哪里了,怎么找不到他们。”

说着,像是为了印证他的担忧一样,少年转身环顾四周。没有找到人,少年泄气地转回来。

清河这才知道原来他一直都在找昴哥和绘麻,难怪他那么急躁。

但是不可以让人有机会打扰到他们。

清河拍拍少年的肩,安慰道:“我们约定好一起回去,想必回去时能在约定地点见到他们。而且昴哥和绘麻也不是小孩子了,不会走丢的。”

侑介被她安慰了一番,渐渐地静下心来,仔细一想,少女说得话还是在理的,便放下了心。

清河还打算继续往前走,想玩些新游戏,但是这时身边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了一声声惊呼——

“终于等到烟火了!!!”

“天呐!烟火好漂亮好漂亮!!!啊啊啊啊啊喜欢死了!!!”

“亲爱的,你绝不觉得今年的烟火和以往不一样?好像多了一些新的形状?”

她和少年两人闻声一愣,同时转身。

果不其然,这时距离八岳山不远的一处地方放起了缤纷艳丽的烟火。

各种各样的形状在天际绽开——“牡丹”、“菊花”、“锦冠”、“飞流星”……

美丽的烟火转瞬即逝,但很快又有新的烟火接上,黑暗的天空瞬间就被烟火点亮。烟火布满了整个夜空,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清河觉得有些闷,把面具略微掀开了四十五度左右,而视野范围也因此更加宽阔了。

侑介看了一会烟火,忍不住侧头看了眼身边的少女。

只见她将面具掀开四十五度角,露出了半张侧脸。出门前她的头发被打理得很好看,每一缕头发都用发簪挽起,但出来得久了,发簪的承重力减弱,几缕不长不短的碎发从她鬓角落下来。

侑介透过那几屡碎发,隐约看见她的双眼在眨啊眨,十分可爱。

在五光十色的烟火映照下,少女一半脸庞隐入黑暗之中,而她裸/露在外的的面部,柔和得越发迷离。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呼吸一滞,大脑有一瞬间的放空,不知不觉地就把压在了心口的话说出了口:“小河……”

“你能不能在称呼我的时候,不要再加上一个‘君’了?”

话毕,又是一轮新的烟火开始绽放,烟火从天际滑落的声音盖过了他的。侑介不确定少女听见没有。

明明他们以前那么要好,为什么现在会那么生疏。

生气时叫他“侑介”,开心时叫他“侑介君”,真是搞不懂她。

烟火大约放了半小时后终于彻底结束。

两人也没了继续玩下去的兴趣,打算到约定地点会和。

两人相携下山。

清河远远地看见了枣和弥,两人背对着山路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总之看起来很开心。

清河转头看向侑介:“侑介,我们去和枣哥他们会和吧。”

“好。”少年胡乱答应一句,没出一秒,他忽然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跳开了几许,然后一脸震惊地看着她:“你你你……”

清河故作神秘地侧头看他,好似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一样。

她缓缓地从阶梯上走下去,经过少年身边时,开口:“你的愿望,我确实听到了。”

说完,她越过少年径自向枣和弥走去。

还未靠近,就听弥像是加油鼓劲一样地在喊:“加油!小枣加油!!!”

清河只觉得奇怪,走过去一看,险些笑倒。

——只见枣手中拿着一支冰棍,但是却是不肯吃,冰棍上的奶油开始融化,甚至朝着地面一滴一滴地落了下去。

“啊——”枣惊觉身边多了个人,转身看见是少女后,很是惊讶,“小河?”

清河正经脸:“枣哥。”

话还没说完,嘴里被猛地塞进了一样东西——竟是原本在枣手中的那支冰棍。

清河被冰凉的冷意刺激得脸颊紧紧皱在一起,慌乱中咬了一口、并从嘴里及时抽走它,这才没被冰棍冻掉牙齿。

枣对她举双手道歉:“抱歉呐小河,我实在吃不下了,只能拜托你帮我解决了。”

清河挑眉:“……”

“——冰棍我没咬过,”

清河挑起的眉毛这才放下了。

清河吃完冰棍,昴和绘麻也到了,六人开始往别墅走。

弥凑在清河身边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看的事情,清河安静地听他说。

绘麻在清河右手边走着,却是一声不响。

到了别墅,清河找机会问她是不是有心事。

绘麻的脸满是红晕,她低头酝酿了良久,抬头,坚定地说:“清河,后天陪我去看昴君的篮球比赛吧!”

清河:“……”

她瞪大了眼睛。

——16.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