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和老者的战技,让大地都是抖动了起来,其中的能量疯狂的肆虐着,就连封印天幕的表层,都是荡出了丝丝涟漪,恐怖的波动,让周围那些对战的武者们,都是为之变色,那倾泻出来的能量,哪怕只有一丝,都能够将一名武皇给生生震死。

“咚”

能量风暴中,再度传出一声巨响,让在场的人心头都是一跳,然后,在他们所有的目光中,一道黑影,倒射而出,然后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直接砸进了下方的建筑中,那力道,将建筑都是砸倒了一片。

“胜负分出来了。”

“是谁被打败了呢?”

就在众人心头不断猜测时,一道光影,自能量风暴内掠出,那拳头上,熊熊燃烧着火焰,就是对着下方狠狠砸了下去。

“轰”

一声巨响过后,整个廖府都是寂静了下来,晨雾缓缓散掉,一个红色铠甲的男子,傲然站立在大坑中央,他脚旁,血肉模糊的老者,明显是没有了任何的气息。

“那武帝竟然败了。”

“被只有半步武帝的古风给杀死了。”

廖家的众人,实在是难以想象,一个只有半步武帝的青年,竟然真的跨越了那条鸿沟,在他们面前杀死了一位武帝。

“你们今晚都得死。”

剩下的那名皇室武帝,看到结局已经不可逆转,便是想要强行撕裂天幕,力族的两位太上长老,皆是大喝一声,一人强行封锁住了这一片的空间,另一人,则是在狂吼声中,那身体极具膨胀起来,最后化为一个数米高的巨人,那比蒲扇还要大上一些的巴掌,直接震碎了空间,狠狠的扇在了那皇室武帝的脑袋上。

“啪”

这一巴掌,直接将皇室武帝给扇得头昏眼花,眼冒金星,就在他晕头转向时,古风的拳头出现在在他的背后,一拳轰下,可以听见清脆的骨头断裂声,皇室武帝的脊椎,被古风生生的击成了数截。

“死”

那如巨人一般的太上长老,在他清冷的喝声下,拳头爆发出狂猛的力量,再度狠狠击在了皇室武帝的脑袋上。

“哗啦”

一拳之威,皇室武帝的灵魂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出窍,就被这一拳连带着脑袋,一起被震得粉碎。

“皇室的两位武帝已死,你廖家还不受死。”冷眼环视一圈,古风森然说道。

“古风,今夜你灭了我廖家,你也绝对出不了亚蓝帝国的,大帝会为我报仇的。”

“哈哈哈哈”

廖然也是一个人物,看到情势已经不可逆转,当即在疯狂的大笑声中,直接是自爆身亡,其他的廖家族人,都是被古风屠戮一空,就像当年,廖家血洗古家时。

古风第一次这么心狠,将廖家里里外外全部翻了个遍,上到老,下到老,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这怪不了他,他不能让廖家留下一个活口,这是避免以后的任何一点隐患。

屠尽廖家,撤销天幕后,古风便是撕裂空间,大批量的转移人马,在皇室感到不对时,大批的强者来到廖家时,除了一片废墟外,看不到一点活物。

翌日,昨夜的战斗,似乎被皇室掩盖得很好,一点风声都没有传出,在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帝都之上时,看上去,依旧是那么的繁荣,鼎沸的人气,依然在帝都内喧哗着,只是,这些民众们,无法发现,在他们的周围,隐藏了比往日更加多的强者。

广场之上,除了廖家,帝都内的达官贵人们,都是如约来到广场,这一日是公主的出嫁之日,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让他们刻意忽视了廖家的覆灭。

铁男,穿着一件极为喜气的大红色长袍,而雅菲,则是穿着一套十分华丽名贵的新娘妆,娇美的脸蛋,被一张红布遮盖着,两名怀着不弱实力的侍女,服侍在她身旁,那有些站立不稳的身体,明显被下了什么药。

高台之上,满意的环视了一圈,烈奥笑道:“铁男,今日我就在这里将雅菲交给你了,希望你日后好好的对待她,要是让我听到一些不好的声音,我可不会轻饶你。”

“大帝,雅菲是我这一辈子心爱的人,除了她,我谁也不娶,您放心好了,铁战古国就是雅儿的家,也是亚蓝帝国一辈子最忠实的盟友。”铁男满脸喜意的望着身旁的雅菲,然后抱拳对着烈奥笑道。

“嗯,很好。”烈奥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气氛还不够热闹啊,让在下帮大帝您在来个锦上添花如何?”

一道清淡的笑声,突兀在广场上晃荡,那些民众们都是感到不安起来,烈奥他们,也是面色一变,烈奥轻声道:“古风贤侄,既然来了,那还不现身,怎么说,我和你父亲也是好友,对于你家族的巨变,我也是痛心疾首,现身喝杯喜酒,我想我们应该好好的谈一下,好化解这其中的误会。”

“误会?”

清淡的声音冷哼一声,“你也配说是我父亲的好友,将我父亲修为尽废,然后禁锢在水牢之中,这就是对待好友的方法么,既然如此,那我想,我也该好好的招待一下你这个伯父了。”

随着古风声音的落下,他的身形在曹崩和沈冰他们的伴随下,也是缓缓浮现在虚空中。

看到真的是古风,烈奥眼中浮现一抹狠戾之色,脸庞,却是浮现一抹笑容来,“古风贤侄,当日你古家沟通帝国,出卖情报,甚至还想颠覆我烈家,我这般对你父亲,已是看在昔日的情分上了,如果你现在效忠于我,我保证,会让人恢复你父亲的修为,甚至,古家,以后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哈哈,烈奥,恢复我的修为就不比了,我好得很。”

一道爽朗的声音,古天在古水他们的伴随下,缓缓出现,那俊朗的面容,依旧是那般豪气干云。

“古天”

烈奥看到完好如初的古天,眼瞳便是狠狠一缩,然后面容旋即展颜笑道:“古兄别来无恙,这是小弟我最大的安慰了,当日的事,都已经过去了,只要古兄你保证以后不再沟通帝国,并且效忠于我,我们依旧是好兄弟。”

“放你妈的屁。”古天突然狠狠的爆了个粗口,冷声道:“亏我还把你当兄弟,尽心尽力的辅助于你,却依然置我古家于死地,人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我还自以为是的和你称兄道弟。”

烈奥摇了摇头,轻声道:“古兄此言差矣,我要是真的无情,也就不会只是囚禁于你。”

“哈哈”

古天大笑一声,冷声道:“囚禁于我,是拿我当人质吧,可惜你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雅儿知道我囚禁的地点,让我得以逃出生天。”

“不管你怎么说,今日我们坐下,化解这其中的误会,如何?”烈奥目光灼灼的望着古天,负于背后的双手,却是突然打了个手势。

“今日我就要为我古家报仇,烈奥,你的脑袋,我们拿定了。”脾气暴躁的古火,看着虚伪做作的烈奥,再也忍耐不住,大喝道。

“古兄你意下如何?”烈奥仍旧是看着古天。

“我的意思是,不是你烈家死,就是我古家亡。”

古天突然大喝一声,声音如雷霆般震撼,“我的族人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为我古家复仇,重现我古家辉煌。”

“哗啦”

在一道齐声震天的喝声中,数百位古家族人,全部出现在天空只上,有了古天的召唤,隐匿在大陆各地,等待着反击的古家族人们,都是第一时间回到了帝都,就是等待这一刻的到来。

“很好”

烈奥眼神阴霾,他狠狠点了点头,道:“那就别怪我烈奥不客气了。”

说完,他拍了拍手,在他身边,旋即出现三位武帝出来,那铁男的身边也是出现了两位武帝,数十位武皇和数不尽数的武王和武侯这些,都是密密麻麻的出现在这一片天际。

然而,知道这一仗不简单的古风,没有胆怯的笑了笑,瞥了身边的曹崩一边,曹崩也是笑着拍了拍手,力族的数十位武皇,五位太上长老,也是现出身来,两边的实力,一下再次得到了平衡。

“如果你只有这些人,那你们今日可就输了。”在烈奥的淡笑声中,一群胸口绣有一朵云彩的人,也是缓缓出现,其中更是有着两位武帝,其中一位武帝,对着烈奥抱拳笑道:“隐云宗来晚了一些,还请大帝见谅。”

“无妨,只要云宗主今日助本帝剿灭反贼,当即大功一件。”烈奥淡笑道。

“在下定当尽力而为,将这些反贼全部诛杀于此。”冷眼瞥了一眼古风他们,那云宗主抱拳笑道。

“烈奥,将你的狗头拿来”古风沉喝一声,澎湃的斗气自体内喷涌而出,他化为一道光影,就是狠狠射向烈奥。

“小子,修得猖狂,待老夫来会你。”一个红发老者,自烈奥的身边暴掠而出,迎上了古风。

就在古风发动攻击之下,曹崩他们也都是大喝一声,冲向了烈奥他们,一时间,整个广场,都是乱成了一团,不过片刻功夫,便是不断有着两方的人自天际掉下,断气身亡。

“轰”

这一片区域,端的是绚丽非常,五颜六色的斗气,不断的肆虐着,每一道斗气下,就会有人发出惨叫声和怒骂声,一时间,还真的是难以看出哪方占优。

“砰”

在几个呼吸间,古风便是和那老者对碰了几下,急退了几步,古风发现这红发老者和昨晚上的那个武帝,两者比起来,实力根本没有可比性。

“哈哈,昨晚那两个皇室派去的武者,都只有武帝初阶,我可是武帝高阶,你认为你会是我的对手么。”红发老者大笑道:“只要跨过武帝高阶,我就能成为那无上的存在了,哈哈。”

“武帝高阶?”

古风眼神阴沉了下来,怪不得这红发老者这么难缠。

“吃我一记。”

红发老者的身体突然消失。出现时,他那呈鹰爪之势的爪子,狠狠的抓在了躲避不及的古风身上。

“撕拉”

一阵刺耳的声音传出,那利爪抓在古风的铠甲之上,顿时爆发出一阵火花来。

“好坚硬的铠甲。”老者无功而返,有些诧异的望着古风那血红的弑神甲。

“这是我师父留给我的神器,凭你,还破不开。”古风冷冷笑道。

“哦,那我可还要真的试试看了。”红发老者再度消失,古风眼神一寒,也是紧跟着消失,天空之上,旋即有着两道光影来回碰撞着。

“砰”

再度对碰一下,红发老者眼神变得阴沉起来,“小子,如果你能躲得了我这一招,那就算你厉害,凭你半步武帝的实力,能够和我打到这个地步,也算是第一人了。”

“喝”

在老者的沉喝声中,他的斗气旋即如火焰般熊熊燃烧,一头仰天咆哮的狮子,出现在他身后,最后化为一团火焰,缩入红发老者的体内,那狂猛的气势,旋即爆发而出。

“狮子咆哮弹”

老者一声狂吼,整个人如同化身为一只庞大的狮子,对着古风狠狠扑了过去。

“升龙拳”

就在老者扑过来这一霎,古风缩放于腰间的拳头,便是狠狠的爆发而出,对着狮子脑袋,就是击了过去。

“砰”

狂暴的风暴,这两人的周围变成了道道连接天地的飓风,疯狂的席卷着能够碰到的一切。

“砰”

一道人影带着鲜血,从风暴之内,踉跄倒退,看那模样,就是那红发老者。

“我不相信,为什么我武帝高阶,却还打不败你一个半步武帝。”红发老者不敢相信的看着古风,那干枯的手爪,有着丝丝鲜血留下,显然受到了蛮重的伤势。

“呵呵,我说过了,在我弑神甲之下,武帝境界内,我横扫一切。”古风傲然的看着红发老者,冷然笑道。

“是么,也许真如你所说的那样吧,以我一人之力,是难打败于你,但是两个,甚至三个呢?”红发老者邪邪一笑,突然身体一动,便是出现在一名皇室武帝身边,一掌将力族的太上长老给击退,然后冷冷望着那名皇室武帝,冷声道:“我需要你的力量,将你的力量都给我。”

“老祖,不要。”那名皇室武帝的惨叫起来,却不敢有任何一点顽抗。

“老祖宗,不要。”烈奥见到,旋即急忙开口道。

“烈奥,要成就大业,就不要拘泥,那小畜生,我也打不过,要是不增加力量的话,我们烈家就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了。”冷冷的瞥了一眼苦涩的烈奥,这红发老者,也就是烈家老祖,语重心长的道。

“将你的力量奉献出来吧,烈家现在需要你的奉献。”烈家老祖,直接对着那名绝望的皇室武帝张开了血盆大口,那嘴巴,竟然如同黑洞一般,活生生的将这皇室武帝给吞进了肚子内,咀嚼声,让在场所有人都是开始干呕起来。

一时间,激战的双方,都是分了开来,看着烈家老祖继续掠向另外一名武帝,同样的如此吞噬,将皇室的三名武帝吞噬后,烈家老祖的身体如同一个皮球一样,圆圆的鼓了起来。

“还不够。”

烈家老祖看向了隐云宗的云宗主和他带来的一名武帝。

“不要啊,老祖,我不在的话,我隐云宗以后就名存实亡了。”云宗主颤抖着身体,便想转身逃跑。

“以后你的隐云宗,可以并入皇家了,你的妻儿,我会让烈奥照顾好的。”烈家老祖邪邪一笑,便是定住了云宗主和那名武帝,然后张开血盆大口,便是将两人给吞入腹中。

“轰隆”

就在烈家老祖吞入这两人后,天空陡然乌云密集,无数的闪电在云层内如游蛇般窜动。

“天劫来了么。”烈家老祖望着天空,开心的笑了起来,那身形突然再次一动,便是来到铁男身边,便想要吞了后者身边的两名武帝。

“你找死。”一名武帝,看到烈家老祖连他们都不想放过,当即怒吼一声,便想出手。

“停下,铁五,让他吞。”

铁男突然冷声开口道,那武帝,脸色变得极为苦涩,却是乖乖的停下了手。

如此,烈家老祖,终于将他们这一方的武帝,全部吞如腹中,他的气势,在这一刻,达到了恐怖的地步,完全超越了武帝境界,进入了另一个不知名的境界。

“轰隆”

闪电窜动的益发厉害了。

“桀桀,只要杀了你们,然后度过这个天劫,我就是无上的存在,我就是神了。”这烈家老祖,疯狂的大笑起来。

突然,烈家老祖对着虚空,狠狠一晃,一道裂缝被撕裂出来,银色的空间能量全部涌了出来,变成了空间风暴。

“空间风暴”

看到烈家老祖这疯狂的举动,古风他们都是一怔,旋即失声道。

“唉”

古风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舍的看着下方被红布掩盖芳容,看不清楚表情的雅菲一眼,那眼神陡然变得坚定起来,在曹崩他们惊呼声中,他变成一道红芒,便是狠狠的撞在了躲闪不及的烈家老祖身上。

在这一股狂劲的力道下,烈家老祖被古风一起撞入了空间裂缝中,没有了烈家老祖能量的灌注,这空间裂缝旋即开始缓缓合拢,没有了空间裂缝的支持,那空间风暴在广场肆虐了一番后,留下一片狼藉,便是消散而开。

“风儿”

“三弟”

“古风大人”

眼睁睁的看着空间裂缝合拢,在场的众人,都是感到双眼一阵模糊,没有了空间裂缝,那他们两人没有坐标的话,那只能一辈子都在异空间飘荡着,再也无法回到这个世界。

“砰”

异空间内,古风被烈家老祖一拳狠狠的击退,后者气急败坏的望着古风,恶狠狠的道:“没有了空间裂缝,我怎么回去,你这个该死的混蛋。”

抹了下嘴巴的鲜血,古风畅快的笑道:“还想回去么,一辈子陪我在这异空间漂流吧。”

“陪你?”烈家老祖杀气腾腾的道:“你给我下地狱去吧。”

烈家老祖恐怖的气势,手掌一扇,异空间内,无数的各色能量旋即被强行合在一起,最后对着古风呼啸而去。

“砰”

击打在古风身上,就连弑神甲在此刻都是微微凹陷了进去。

“去死吧。”烈家老祖疯狂的大笑起来,在他手中,无数的各色能量在疯狂的飞舞着,最后,形成恐怖的能量风暴席卷而去。

“我就要死了么。”

看着那蕴含着恐怖波动的能量风暴,古风缓缓闭上了眼,不过他也满足了,因为他成功的将烈家老祖带进了这个异空间,就算他现在被杀死,烈家老祖也不可能在回到神恩大陆,而没有了武帝的皇室,根本不可能是父亲他们的对手,没有了遗憾,古风脸上浮现一抹幸福的微笑。

“咻”

突然,弑神甲微微颤抖起来,一道信息突然出现在古风的脑海之内。

愕然的古风,旋即将这道信息尽数消化,一道欣喜的笑容,突然出现在他脸上。

“要我死么,就怕你没这个能耐。”古风微笑的看着心中莫名升起一丝不安的烈家老祖,突然缓缓喝道:“绝命一击。”

喝声落下,古风直接是化为一道细微的光线,直接是冲破了空间风暴,最后贯穿连反应的余地都没有的烈家老祖的身体。

“咻”

声音落下,在烈家老祖的身后,光线再次变成古风,而前者的身体,则是出现了一道极其细微的裂缝。

就是这一道裂缝,在烈家老祖的身体缓缓扩散,那些血肉变成能量消失在异空间内。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被你打败呢。”

消散得只剩下头颅的烈家老祖,不甘心的吼了一声,终于是彻彻底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

“没有不可能的事。”

低垂的脑袋下,缓缓传出呢喃声,消灭了烈家老祖,亚蓝皇室的支柱倒下了,没有了烈家老祖的庇护,烈奥他们根本不可能是曹崩的对手,被消灭是迟早的事情,只是这一切,现在与古风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关系。

缓缓闭上眼帘的古风,缓缓漂浮在异空间内,随着这些空间能量的流动,他的身体在永恒的漂流着,在这里,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道极其轻微的呼唤声,将自沉眠中的古风唤醒了过来,仔细感受了一下,那轻微的呼唤声,仿佛是从那遥遥无尽头的地方传来,却又似乎在心中响起一般。

“回来吧,回来吧。”

麻木的望了一下四周,的古风颓然一笑,自嘲道:“还真是幻觉啊。”

“不知道父亲他们过得还好么。”此时的古风,一脸胡渣,麻木的眼神在怀念自己的亲人时,才有了那么一丝柔和,无奈一笑后,带着呢喃声,古风准备继续进入沉眠。

“回来吧,我儿,回来吧,我的儿子。”

陡然,他的耳边又响起了一道呼唤声,这道呼唤声变得更加的清晰了,古风旋即猛然坐了起来,这道声音到底是从哪传来的,默默感受了一下后,古风突然微微一笑,缓缓站了起来。

“最遥远的距离是心与心的距离,最近的距离,也是两颗心的交融。”带着一丝明悟,古风微笑的伸出手来,对着虚空缓缓斜划,看着眼前的空间裂缝,他微微一笑,“我的亲人,我的朋友们,我古风,回来了!”

在最后一个字消失时,古风的身体进入了空间裂缝,随着空间裂缝的融合,他的意识一阵恍惚,当意识清醒时,一道刺眼的光芒让他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参见家主,恭迎家主回家。”

气势震天的齐喝声,让古风缓缓睁开了眼帘,看着下方排练整齐,眼神都是含着狂热光芒瞩目着他的古家弟子们,他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很快,过了十年。

在一个偏僻而情景的小镇上,一个中年人悠闲的靠在椅子上,随着椅子的微微摇晃,他惬意的闭着眼睛享受着。

“哈哈,你抓不到我,你抓不到我。”

一个小孩,带着欢乐的笑声,从屋里跑了出来,不时回头对一个从屋里追赶出来的中年美妇做着鬼脸。

“小鬼头,就你最调皮。”中年美妇手里拿着一件满是窟窿的衣服,一双美眸气急败坏的瞪着不停朝着她做鬼脸的小孩。

“雅儿,小孩心性而已,何必这么计较,衣服破了,再买一件就是。”缓缓睁开眼帘,微笑看着这一幕的中年男子,脸庞掀起一抹溺爱的笑容。

“就是你宠坏了他,以后长大还怎么交。”中年美妇气得跺了跺脚,转身走进了屋内。

“还是父亲好,父亲最疼小林了。”看见再次胜利打退母亲,小孩欢乐的扑进了中年男子的怀里。

轻轻揉着小孩的脑袋,中年男子再度缓缓闭上了眼帘,这生活,不就是他曾经一直想要的么。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