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大人,尽管动手。”

曹崩伸出手指,点向其中一人,一束细小凝实的光束爆射而出,直接点在了天极的额头之上,射入了眉心。

在这道光束进入额头那一瞬间,天极骇然的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脑海之内,一尊巨大的巨人像陡然出现,那巨人像的模样,和曹崩有着几分神似。

那巨人像大笑一声,天极旋即感到脑海有着如雷鸣般的响声在回荡着,让他感到头疼欲裂,那脑袋好像要随时炸开一般,加上身体动弹不得,更是让他惊骇欲绝。

天极的表情,清晰的映在所有人的眼内,古风邪邪一笑,便是射进了网内,那被黑布包裹的右手,一丝丝蓝色的火苗喷射而出,将黑布瞬间烧毁,然后一丝丝的开始往天极的脑海内浸入。

古风这怪异的举动,让还在激烈打斗的林茵如和兰香茹都不禁停止了下来,惊愕的望着古风,但她们都没有阻止,相反还靠拢了过来,隐隐有一种守护的感觉。

黑老和才伯看到自家的两位主子都停了下来,也是笑眯眯的停下了手,甚至还轻吐了一口气,那模样似乎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一般,让人都是感到有些无语起来。

“你休想控制我的灵魂。”天极的脸庞扭曲起来,脑海中,也浮现出了天极的身体,他的灵魂朝着巨人像猛攻而去。

那紧闭着双眼的巨人像陡然睁开了眼帘,一对巨大的眸子突然射出两道神光来,打在天极的身上,旋即冒出一股青烟来,后者痛苦的惨叫一声,但仍然是强忍着疼痛冲向巨人像。

“滚”

巨大的嘴巴,陡然迸出如雷鸣般的声音来,将天极给震得不断后退。

“唰”

那丝丝进入天极脑海的蓝色火苗变化成一个个玄奥的符文来,巨人像大手一握,便是将这符文握在手中。

“印”

那宛如可以遮天蔽日的手掌,缓缓的朝着天极的灵魂印了下来,随着距离的拉近,那掌心中的符文越发的璀璨起来,那耀眼的光芒,将天极的灵魂笼罩在内,丝毫动弹不得。

那布满了恐惧与绝望的眼睛,就这样看着符文缓缓印下。

“不”

在天极最后一道惨叫声中,符文缓缓印在了他的灵魂之上,灵魂的颤抖,让他的本体也是跟着剧烈的颤抖起来。

“天极,你怎么了?”被囚禁在另一边的洪武和天剑看着剧烈颤抖的天极,心中都是感到强烈不安起来。

突然,颤抖不止的天极停止了下来,那缓缓睁开的眼睛如平常一样,丝毫没有被囚禁了灵魂的感觉。

“哈哈,古风,看来你想让我们做奴隶的狂妄想法彻底的失败了啊。”看着平静如常的天极,洪武两人大笑起来,戏谑的望着古风,他们却没有看到天极那眼眸深处中的一丝异芒。

古风笑眯眯的看着还不知死到临头的两人,心念一动,天极旋即爆射向两人,径直穿过了囚笼。

“天极,你及时能够穿越这囚笼了?”天极疑惑的问着悬浮在他们面前的天极。

“傻瓜,他的灵魂被控制住了。”洪武眼神虚眯,当即朝后疾退,口中爆喝,天极比他还差了一阶,他自己都无法突破这囚笼,何况只是武皇中阶的天极,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被古风彻底控制住了,体内有古风的气息,才能够来去自如的在这囚笼内自由进出。

当这念头出现在心里时,他已是及时的退后,而反应不及的天剑,刚想转身逃跑时,天极脸上已是浮现一抹森寒的笑容,双手呈太极状,柔和的力量将天剑的四周封锁起来。

“天剑,斩”

天剑被挡住了去路,脸上寒气涌出,手做剑状,只见他的五指上,一道几米长的剑罡对着天极的太极就是斩了过去。

“唰”

剑罡斩下,旋即就像陷入了泥潭一般,变得极其的缓慢。

“看来这天极的功法也不弱嘛。”古风笑眯眯看着两人的战斗,笑道。

曹崩也是笑着点点头道:“这是当然,没有一部好的功法,这天极也难以修炼到这个程度,两人的实力本就是不分上下,现在打起来的话,没有足够的时间,恐怕很难分出胜负来。”

“既然这样,我们就别拖延了。”古风淡然道。

“嗯”

点了点头,曹崩手指隔空点向天剑,一道光束射出,准确的射入了正在和天极缠斗的天剑眉心之间。

如天极先前一模一样,在天剑的脑海中,一道巨人像矗立在那。

不过相比天极的柔和,天剑的攻击极其的刚猛霸道,那剑罡仿佛能够撕裂空间一般,每一次挥出,空间都会有些颤抖起来,但仍旧不是巨人像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天剑被巨人像给死死的摁在了地上丝毫动弹不得,而古风施展的灵魂之火符文,也趁机印在了天剑的灵魂之上。

被控制的天极和天剑两人,旋即如狼似虎的扑向了还没有被控制的洪武身上。

两人武皇中阶对付一个武皇高阶,虽然实力差了一筹,但数量上是二对一,所以,十几个回合下来,也是打得如火如荼。

对于武皇高阶,古风也是有些拿捏不准起来,所以让天极两人去消耗洪武,等他精疲力尽了,也是最好下手的时机。

“喂,小家伙,你这手段还真的恐怖啊,这不声不响的,就让两个武皇成为你的免费打手了。”飞到古风身边,林茵如望向前者的眼神异彩连连,更是变得火热起来。

“古风,不错。”

兰香茹也飞到古风的另一边,笑吟吟的望着他,娇笑道:“你这战绩,让阁内的那些老不死们知道了,肯定不会在反对和你的联盟的。”

“呵呵”

古风笑了两声,也不说话,一直望着在囚笼内激烈战斗的三人,洪武眼神愤怒的望着古风,惊怒的不断喝骂,那微微喘气声,证明着他的斗气正在被快速的消耗着。

“可以了,曹老,动手。”

感觉能够拿下洪武了,古风对着曹崩轻笑道,后者也是笑着应了一声,一道光束射入了躲闪不了的洪武眉心处。

接来下,也没有发生多大的意外,被消耗完斗气的洪武,根本就不是古风的对手,两世为人的灵魂融合在一起,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比拟的。

很快,洪武也成为了古风的第三个奴隶。

满意的看着站在面前的三人,古风不断的点头笑着,片刻后,才是收敛了笑容,淡声道:“以后你们三人在我面前就是黑大黑二黑三,但在外人的面前还是洪武,天极和天剑,知道了么?私底下,你们可以叫我主人,在外面,看见我,你们就可以叫我的名字。”

“听见了么?”

“知道了,主人。”洪武三人及其一致的应着古风,那态度,极为的恭敬。

看着如三只狗一般的洪武三人,林茵如他们心中都有着一股莫名的寒气升起,林茵如眼神闪烁的望着古风,娇笑道:“连他们三个都被你控制了,以后你不是也会这样对我们吧?”

“其他人不会,你呢,难说。”

古风无奈的瞥了一眼小脸紧张的林茵如,抛下这句话,便是转身离去。

“你.....”

“人家对你这么好,你非要用这样的态度来对人家,实在是太过分了。”林茵如恼怒的望着古风,狠狠的跺着小脚。

“对了”

古风突然转头说道:“这议会不用解散,你还是议事长,这混乱城仍然由你来掌管,只是你要好好打理,这混乱城以后可是我立足的本钱。”

古风的话让林茵如一怔,旋即欣喜不已的应了一声,然后挑衅一般的朝着兰香茹哼了一声,后者则是翻了翻白眼,没有理会,不过心中却有着一丝莫名的烦躁升起。

经此一役,混乱城彻底的掌握在了古风的手里,议会成员,完全是古风的人,虽然明理古风还是狼虎门的三门主,暗地里,则是混乱城的无冕之王,这让古水他们,都是欣喜若狂,有了混乱城作为本钱,以后报复亚蓝帝国,根本就不是个问题,现在他们的手下就有了足足七位武皇强者,更有两位半步武帝,还不加上力族,和族内那些必死关,不发生生生存亡大事,觉不出关的老不死们。

仔细盘算了一下古风现在的势力,不知不觉庞大到了这个地步,古水他们都是感到骇然不已,一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就已经掌握了这么恐怖的势力,这以后的成就,谁也说不准能够走到什么地步。

“小风,你干脆将那兰香茹收了吧,看她对你也是蛮有意思的,如果你现在去追她,肯定能把她娶回家门。”大厅内,无所事事的众人们,都在打趣着古风。

“就是,小风,你看看古水和古火,都这么大了,都还不成事,现在家族兴旺,只能靠你了,你尽快多娶几个,好让我们这一脉兴旺起来。”古芊芊也是娇笑道。

“行了,你们就别在打趣我了,还有这么多事等着我去做,我哪有这个功夫来理会这些。”古风翻着白眼,心中多加了一句,况且,她还在亚蓝帝国,我要将她夺回来。

“古风,风来阁传来消息,亚蓝帝国准备举行全国青年大赛。”古水此时收敛了嬉笑,正色的望着古风。

“大赛么?”

古风心中盘算起来,这大赛他也知道,是亚蓝帝国每隔两年就会举行一次,是全国规格最高,含金量最高的比赛了。

每次举行全国大比,国内的青年都会蜂拥而去,如果能够在大赛中出人头地的话,这个人就能够得到皇室的重赏,甚至能够为皇室做事,就算进不了皇室的眼睛,那些各大家族为了让家族强大,也会再大比中吸收那些出色的人才来为家族不管的灌注新鲜的鲜血。

“我知道大哥你的意思,但是我怎么才能够混入这大比,而不被那时皇室的人发现呢?”古风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亚蓝帝国可是超级帝国,里面奇人强者何其之多,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身份的话,那亚蓝皇室可不会在继续犯以前的低级错误,肯定会派出所有的强者来围杀自己,到时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你看”

古水从怀中掏出一张人皮面具来,笑道:“香茹早就知道我们的打算了,所以这次送消息来时,连人皮面具都送来给我们了。”

“人皮面具?”

古风望着大哥手中那稀松平常的人皮面具,苦笑的摇摇头,道:“这方法我也想过,但是亚蓝帝国里,肯定会有武帝的存在,这人皮面具根本就挡不住那些武帝超级强者的神识感应。”

“那你看我带起来如何?”

古水笑着将人皮面具戴了起来,那脸庞旋即变成了一个中年人,就连那一身的书生气都变成了一股彪悍的气息。

曹崩瞥了一眼,那强大的神识旋即将古水包裹起来,扫描了一次,发现古水似乎根本就没有戴什么面具,仿佛他原本天生就是这一副容貌,这一股彪悍的气势。

心中的感觉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有些惊讶的曹崩,不信邪的再次扫描起来,连扫了几次,他才不得不惊叹道:“这面具果然神奇,就连我都无法看出古水戴着人皮面具。”

“嗯”

古风也是凝重的点了点头,他刚才也是将自己的神识全部运用了出来,根本无法发现一丝端倪。

“香茹说了,这面具是她家祖传下来的,是用九阶超级魔兽的皮制作而成,就连武帝,都无法窥视,这面具端的是神奇啊。”古水笑道。

“哦?”

古风也是惊讶起来,接过古水递过来的面具,轻轻抚摸着,心中升起一抹温馨来,这兰香茹为了让自己能够报仇,竟然连自己家族内,老祖宗们留下来的东西都不惜拿出来给他,这怎能不让他感到感动呢。

将面具戴上,古风却没有如古水那般变成一个中年人,而是一个皮肤黝黑,浓眉大眼,嘴唇削薄的俊小伙,就连他身上的皮肤也是如同脸庞那般黝黑起来,那气势,也是如剑一般冲天,让古他们看得惊叹不已。

“好面具。”

古风将面具卸下,高兴地连声说道。

亚蓝帝国大比只剩下一个多月了,为了能够更好的潜入亚蓝帝国,这次只带了曹崩一起去,有曹崩在,很多事也都好办了许多。

追星赶月,一个多星期的赶路,古风和曹崩终于来到了亚蓝帝国的边境。

在森林里,古风黯然站在一个湖边,这个湖,就是他爷爷自爆而形成的湖,湖水清澈见底,清风拂过,波光粼粼。

湖的周围,安静,风景美丽,让人的心能够彻底的宁静下来。

就这样,古风一直静静的坐在湖边,发呆的望着那倒映着蓝天白云的湖面,曹崩就站在一旁,他没有出声打扰古风。

古风的事,别人知道的他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他也知道,就因为知道太多,他比更多人知道古风心中的那份疲惫和痛苦。

这疲惫和痛苦,没有人能够帮他分担,他也不会去和谁分享,坚韧的意志成就了古风现在,但随之而来的,却是随着实力的加深,更清楚的了解这个大陆的神秘。

就算在怎么疲倦,古风也不能停下脚步,有太多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有太多太多的包袱背在他的身上,有太多太多的希望放在了他的身上,这些,都形成一根根荆棘在鞭挞着他前行。

日落黄昏,夕阳照耀着云层,变成了美丽多姿多绕的火烧云。

黄昏之下,阳光透过树梢,斑驳倾洒在森林之内,安详的森林透着一股让人感到窒息的凄凉之美。

“我们走吧。”

古风缓缓站起身来,那有些颓废的身影再度变得挺拔,头也不回,就朝森林内掠去,曹崩没有说任何话,直接紧随而上。

当古风来到一个荒凉,杂草丛生,残垣断壁的破败村落中,已是银月当空,淡银色的月光让大地披上了一件银色的纱衣。

“这就是我当初失忆时,居住的地方,可惜,现在已经物是人非。”落寞的古风,影子在月光的拉长下,透着一股凄凉的气息。

“古风大人”

曹崩淡淡的道:“这个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变换,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去怀念,但我们都没有那份时间来追忆,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想见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颠覆这个国家,让曾经和你生活在一起的村民们得到一个安生之所,让他们能够无忧无虑生活的环境。”

“是啊,我还不够努力,看到自己前进的步伐已经够大,但抬头时,发现离终点仍然是遥不可及。”古风苦笑的声音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哭音。

“古风大人,你已经很努力了,弱者哀其自怜,勇者自强,您是一个强者,你要替你的爷爷报仇,你要复兴古家,你要带领力族走向辉煌,这些心态,不该出现在你的身上。”曹崩的声音如雷霆贯耳,将古风震得呆滞在原地。

片刻后,古风才是缓缓一笑,对着曹崩道:“曹老,我们走。”

“不过在这之前,我还需要去看一个人。”淡淡的声音在黑夜中飘荡,古风的身体被黑暗吞噬。

“那个叫露露的小女孩么。”曹崩一笑,也隐入了黑暗。

深山中,在一块石壁面前,这里的石头已是有了一些年月,青苔遍布,杂草丛生。

站在这石壁之外,古风沉吟了许久,突然转身离去。

“古风大人,就在岩壁之后,难道您不想看她一眼么?”曹崩疑惑的道。

“逝者已逝,这里也是她永恒的沉眠之地,既然老天让这里恢复如初,那我也不该在现在去打扰她。”古风淡然说道,身体朝外飘去。

如果古风破开石壁,进去的话,可能会让他发狂,因为露露的尸体早就沉入了地面,让他能够看到的,只是一副无人的水晶棺罢了,也许会让他导致发狂而发现沉入地底的露露,但可能也会打断露露复活的过程,这一切,也只能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出森林前,古风已是戴起了人皮面具,整个人变成了一个皮肤黝黑,浓眉大眼,看起来炯炯有神的小伙子,曹崩也不在他的身边,隐在暗处保护着古风。

亚蓝帝国要举行大比了,现在全国各地,不管哪一处都是热闹非凡,那些小村庄的,学了几下的也赶往着进城报名,城内更是喧哗震天,那些想要出人头地,功成名就的年轻人们,都带着属于自己的梦去报名点报名。

经过这些城市时,就算在怎么憎恨这个国家,古风也不得不赞叹亚蓝帝国的实力,果然不愧为超级帝国,这隐藏的底蕴,就不是那些普通帝国可以比拟的。

数日后,古风来到帝都,帝国更是人挤人,挥挥手可以形成一片雨,袖袍高举,更是变成一片乌云,一股特有的浓重汗臭味,让古风一入帝都,就是扑面而来。

来到风来阁的分部,古风随便清洗了一下后,便是进入了假寐。

深夜,一道黑影悄然自风来阁掠出,那方向,赫然是曾经辉煌一时的古家。

看着尽头的古家大门,古风心中一阵复杂,那门口两名昏昏欲睡,站姿七歪八扭的两个下人,这还是以前曾经的古家么。

微叹了一口气,古风化为一道清风,悄无声息的潜入了古家。

此时的古家,早已没有了往日的辉煌,随着众长老陨落的陨落,离散的离散,此时已经是名存实亡。

虽然感到暗中还有一些颇为强悍的气息,大多都是武王的武者,甚至,连一个半步武皇的强者都没有。

“这还是古家么。”随着古风扩散的感知反馈回来的信息,心中益发悲哀起来。

在后院深处,古风来到一个荒草萋萋,的几十个小坟墓面前。

“古明,你真是个千刀万剐的王八蛋,在怎么说,他们也是古家的人,竟然连最基本的打理都不做。”看到这荒草萋萋,透着荒凉和悲伤的坟墓,古风怒从心来,就算他涵养在怎么好,此时也忍不住爆了粗口。

“唰”

一道身影突然浮现在古风身边,看着古风默默的走到坟前,一根一根的将这些杂草清除。

将杂草大部分清除后,古风才是能够看清那刻在坟前的小墓碑。

抚摸着其中一块墓碑,那里写着“古雄之墓”

简单的四个字,让古风感到心血澎湃。

“他叫古铁,是我在家族内第一个认识的朋友。”古风抚摸着墓碑,呢喃着。

每摸过一块墓碑,古风都会轻声说上几句,来到最深处的一个小墓碑之前,古风停顿了下来,良久后,才是轻笑道:“虽然爷爷连尸体都没有,至少现在,他还有一个安身之地。”

坐在爷爷的墓碑前,古风有些失神起来,“在我出生时,因为这只魔手,我差点被家族处死,是我爷爷和父亲保了我下来。”

“爷爷请了很多很多名医来给我看,想要彻底的治好我,如果我知道这是师傅留给我的魔手话,我当初一定会和爷爷说出来的,但那时我不知道。”

“还好,我没给爷爷丢脸,我拥有让所有人极度的天品天赋,但也因为这样,我家族被提早剿灭,要不是我天赋的出现,也许,至少现在我还能够和爷爷他们在一起生活。”

述说着点点滴滴,此时的古风,就像一个小孩一般,时而微笑,时而愤怒,这里是他出世长大的地方,有着太多太多他无法忘掉的事情。

“古风大人,有人来了。”

聆听着古风呢喃自语的曹崩,突然眉头一挑,偏头说道,手掌放在古风身上,两人旋即消失在原地。

一团微小的亮光从黑暗中缓缓飘了过来,一个家丁看着荒芜苍凉的墓地,挠了下脑袋,“怪了,刚才又听见有人说话,怎么现在来了又不见人,看这里荒草萋萋的,算了,还是回去睡觉。”

“古家啊,早已不是原来的古家咯,给古明这个畜生领导这家族啊,迟早要败完哦。”

“唉”

带着叹气声,这家庭摇头叹气的慢慢没入了黑暗。

隐身在一旁的古风,听到心中极其不是滋味,他刚才真的很想出现,告诉这个家丁,古家没有败落,这只是暂时的,等他古风重新拿回家族,必定会走上辉煌之路。

但古风还是强忍着没有出来,小不忍则乱大谋,这是大忌讳。

“我们走吧。”

古风默默的回到了客栈,躺在床上,良久都无法入眠,等他平静后,已是晓拂,惯例修炼了一下后,便从床上起来,随便梳洗一下,走出了客栈。

帝都不愧是帝都,这繁华的街市,无法是那些大城相比的,这里有许多达官权贵,也有许多帮派势力在这里建立分部或者总部,走在大街上,别看一些衣服粗糙庸俗,也许这人就是一个有势力有背景的人。

越接近报名处,那人流越是拥挤,好在古风在这人群中,实力还算不错,如游鱼般在人群中穿梭。

等到古风轮到时,已是中午时分,看着手中的号码牌,不禁苦笑起来,4444号,这排名还真靠后,而且看起来,似乎还不是很吉利的数字。

不过这只是数字而已,在擂台上,靠的还是实力,没有实力,给你8888号又如何,也许第一回合就淘汰都说不定。

大比三天后举行,趁着三天时间,古风也从风来阁里了解到了古家现在的状况,看着这些详细的信息,古风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在古明篡位成功后,帝皇列奥就封古明为一等公爵,但是名存实亡的家族,有着这等头街又如何,大多时候,许多家族都不买古家的帐,就靠家族内那些武王,连个半步武皇都没有的家族,还有什么威慑力,不是烈奥下了命令,不允许动古家的话,恐怕古家早就被排挤出帝都了。

没有了长辈的约束,现在古家年轻一辈的人,都是肆无忌惮,接着古家的余威,到处造谣生事。

“唉”

叹了口气,古风走出了风来阁,准备透下气后,便去广场,大比将在那里举行。

“滚开,知道老子是谁么,老子是古家的执事,惹恼了老子,让你好看。”

大街之上,古风惬意的随意走着,突然,一道难听的声音传进了耳内,顺着声音望去,一个明显和街边痞子一样的男子,长得贼眉鼠眼,那本来穿的很威严的执事服套在他身上,却是显得那么的刺眼。

看着那男子胸口的紫荆花徽章,古风更是觉得刺眼,走进人群,只见这男子凶神恶煞的推搡着一个老头,老头年老体弱,在这个推搡下,很快就摔倒在地上,一个秀丽的女子急忙去扶,并且瞪着这男子道:“我爷爷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只是不小心碰到了你的衣服,你何必这么出手伤人呢。”

“衣服?”

那男子点了点身上的衣服,恶狠狠的道:“知道不,这执事服是老子今天才领到的,还没体会到什么滋味呢,就被这老不死的给碰着了,这不是寻老子晦气是什么,一拳不打死他,算他走运了。”

“你说,这下该怎么办?”这男子斜瞥秀丽女子一眼,突然邪笑道:“看你长得也是眉清目秀的,不如就拿你来抵账算了。”

那语气,还有些吃亏的模样。

“这古家,自从血色帝都后,简直就是个贼窝,什么样的人都收。”

“那可不是么,在老家主还在的时候,这古家,那口碑,才是真真的人人夸呢,现在呢,道德败坏,丧尽天良的事全做了。”

听着众人的私语声,古风心中感到很难受。

“你们说什么,敢说古家的坏话,信不信马上将你们全部抓起来。”那男子明显也听见了,旋即恶狠狠的扫了人群一眼,凶神额撒的说道。

“大爷,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们真是不小心的。”秀丽女子,跪在地上乞求着。

“不行”

男子恶狠狠的走上前,就想强行拉这女的走。

突然,一道劲芒打在了这男子的手上。

“哎哟”

男子惨叫一声,那手掌都通红肿了起来。

“好”

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好,个个都是起哄起来。

“都给老子闭嘴。”

那男子呲牙咧嘴的哈了几下,旋即又是凶狠的说道:“是谁暗算老子,给老子走出来。”

“是我”

古风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平静的望着这男子。

“哟呵,你不知道老子是古家的执事么,信不信马上抓你去坐大牢。”男子森然的望着古风,冷冷的说道。

古风并不答话,径直走上前,那手掌快若闪电的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那男子的脸上。

“啪”

清脆的耳光让众人直叫爽快。

“你,你敢打老.....”男子惊愕的捂着脸庞,发愣的望着古风,话还未说完,又是一巴掌挥了过来。

男子被甩得在原地转了几圈,有些头昏眼花后,才是停了下来。

连说话都是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摇了摇头,对于这些败坏古家名声的人,古风是从来不会放过,走上前,手掌按在这男子的头上,连续将他转了几圈,等他头昏脑胀的停下来后,他的执事服已是不知何时被古风给脱了下来,只剩下一套内衣。

“你.....”男子气急的望着古风,一时间语塞了起来。

将执事服收起,古风冷漠到:“你没有资格做古家的执事,连做一条狗都没资格。”

古风缓缓伸出手掌,然后平放在动弹不得的男子身上,轻轻一按,只听见后者惨叫一声,整个人瘫在了地上,呆滞起来。

好一会后,那男子才是惨叫起来,“你竟然废了我的丹田,古家不会放过你的。”

古风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小伙子,快走吧,这古家已经不是原来的古家了,你废了他们的执事,他们肯定会来找你麻烦的,趁现在他们还没来,你出了帝都,也就安全了。”

“就是啊,小伙子,别在这里呆了,古家虽然没落了,但还是有势力的,我们这些寻常人是惹不起他们的。”

这些群众,都是开始劝古风离去了。

“不用了,我还希望他们一起来,我好帮古家清理一下这些垃圾。”古风微笑道。

说完,转身走出了人群,朝广场走去。

广场上,和混乱城差不多,无数的擂台矗立在广场内,周围的观众席上,已是人山人海,端的是热闹无比。

此时,每个擂台上都有这两位选手比试着。

这海选,恐怕要持续几日才会结束,毕竟来参赛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就光帝都这里,古风拿到的号码牌就是4444号了,更别说整个帝国这么多城市了。

海选是那么的无聊,每一次比试,古风都要打瞌睡了,上来的人,不是直接拧下了台,就是直接一脚踢飞。

这还算低调了,其他许多那些实力高的,用着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实力,用高调的方法企图来突出自己。

看着那些不断耍宝的人,古风只能无奈摇头,在海选中做这些有什么用,在后面的比赛中,和那些强者对决,还能够用这些姿态,那才叫真正的牛。

海选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淘汰,终于得出了结果,就算如此,参赛者都还剩下几千人。

“这么多人,难道就这样开始举行真正的比赛了?”

古风看着那让人眼花缭乱的数字,有些愕然起来。

“呵呵,谁知道他们呢,也许还有其他的方法,比如如混乱城那样的混战之类的。”曹崩在一旁笑道。

“管他呢,去了再说。”

郁闷的将这单子扔过一边,为了能够混入皇室,古风还是得继续忍耐这让他感到枯燥的比赛。

几千名选手,看上去也是颇为的壮观,此时都集中在广场之内,其中一个擂台上,一个看上去颇有气势的中年人朗声道:“接下来的比赛,将在魔骸林举行,所有选手,将在那里度过三日,极其手中金星够一百枚者,则顺利出线,比赛其中,生命由天,若是现在有想要退赛的,现在可以马上退出。”

魔骸林,那可是魔兽的天下,传闻魔骸林里魔兽无数,那里更有着一个魔兽的目的,那些高级魔兽大限要到时,就会到那里等待生命的结束,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魔骸海,那白森森的骨头,望上去,就像一片雪白的雪山。

听闻要去魔骸林比赛,很多选手心中都是有些打鼓起来,但是旋即想到如果顺利出线的话,那就是出人头地,功成名就,想到这里,这些选手对于擂台上那中年人的话,都选择无视起来。

等待了片刻,那中年人看到没有任何一人退出,满意点了点头,笑道:“现在,比赛开始,祝你们得到好的成绩,光明的未来,正在等着你们。”

随着中年人的声音落下,这黑漆漆一片的人海全部朝着魔骸林蜂拥而去。

魔骸林就在帝都附近,看上去,极其的危险,但是开国皇帝联合无数强者,用绝强的实力在魔骸林周围布置了一座惊天大阵。

这惊天大阵叫做绝天封地阵,没有得到皇室赐予的特质令牌,根本无法进去。

但现在这魔骸林经过上一次大比,这数年来,不知道又繁殖了多少魔兽,恐怕这数千人进去,能出来一小半,那真的是算得上很不错了。

“魔骸林么,听说过,但没去过,想必这次进去,应该会很刺激吧。”周围的参赛者,个个都如蝗虫一般掠进了这阴森恐怖的森林之中,古风淡淡一笑,便是缓步走了进去。

这里,必将淘汰所有的弱者,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够生存,而皇室和那些大家族所需要的,正是这种经历过生死战斗,得到血液洗礼的强者。

而这些被选择的强者,他们以后必定也会有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