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悍的气势,冷冷的望着下方有些惊惧的陈璞他们一眼,古风感受着体内那充盈的斗气,冷笑道:“陈璞,没想到我能够在你的空间裂缝里突破吧。”

“给我去死。”

“空间裂缝”

回应古风的,则是陈璞再度使出的空间裂缝。

看到空间裂缝蔓延而来,古风微微一笑,双手一握,喝声轻声喝出,“合”

在古风的声音下,那蔓延而来的空间裂缝随着接近,却开始逐渐合拢,当到达古风脚下时,已是完全的合拢起来。

“这不可能。”陈璞无法相信的大喊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现在你给我去死吧。”古风冷冷的望着陈璞。

“雷动九天”

“唰唰唰唰”

在古风的身后,连续出现四道影子出来,他的身体快若奔雷的掠到了陈璞身前,而后那数道影子急速的融入了古风的身体,每一道影子融合时,古风的气势便攀升一节,当这四道影子完全融合时,古风拳头上的波动已是达到一个让陈璞感到心惊肉跳的地步。

“死吧”

这一拳,缓慢无比,却震碎了空间,将空间裂缝全部现出,那陈璞被锁定在原地,丝毫动弹不得,就这样眼睁睁,绝望的看着古风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自己的身上。

“噗”

只是这极为简单的一拳,陈璞被砸得如断线的风筝,掉落在地面之上,口中喷出的鲜血夹杂的内脏,显然是一击毙命。

只是一招,将一个武皇生生杀死,这霸道的姿态,让所有人都对于古风感到敬畏三分。

“这古风惹不得啊。”

“以后我们势力不能和狼虎门交恶。”

在这些各个势力的武者低声议论中,对于古风的敬畏,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

“你杀了议会的人,就不怕议会报复吗?”普田怒声喝道。

“哈哈,谁说我杀了人?”古风冷笑的看着普田,“我杀的是一条狗而已,不光杀了这只狗,连你们这群狗我都会一起杀掉。”

古风那缭绕的杀气,让普田心凉下来,当即便想转身逃跑。

“哪里跑,刚才你们不是得瑟得很么,现在给小爷我继续啊。”古风脚步一踏,出现在了普田面前,巨大的手掌闪现而出,将后者给扇了飞去。

这时,一道黑影带着狞笑,闪电般的掠到普田的身后,那刚猛的拳头,直接从背后穿到了胸前,将普田给直接击杀。

“杀”

不知道谁带头喝道,所有狼虎门都是红着眼睛,将剩下的那些议会的人全部杀得一个不留。

落到地上,古水笑道:“杀就杀了,我看那议会还能够将我们怎么样。”

就在其他势力以为就这样结束时,古风却突然道:“去议事厅。”

说罢,便转身朝外走去,古水他们一怔,旋即兴奋起来,既然现在已经变成水火不容了,这程度还不够大,要继续扩大,要将这混乱城给闹的天翻地覆。

在那些武者兴奋的眼神中,古风带着力族来的强者和古水他们,一起行向议事厅。

来到议事厅大门外,一个武者冷声喝道:“这里是议事厅,闲杂人等不得入内,现在议员们都在商讨事情。”

“哦,都在这里么,那正好合适。”

古风一巴掌就这人给扇了飞去,便是带着众人走进了议事厅,其他势力的武者,看到古风他们直接走了进去,犹豫了一会,便都是跟着走了进去,他们进去看看到底是谁死,到时也许还能够浑水摸鱼也说不定。

进入大厅,古风便看到七个气势不凡的人坐在里面,而那坐在主位的林茵如和议员席上的兰香茹都在。

“古风,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擅闯议会。”血影门的门主,血影怒声道。

“我不光要闯,还要你们解散了这个议会。”古风冷笑道。

“哈哈”血影大笑起来,不屑的看着古风,讥讽道:“就凭你一个狼虎门?你就不怕让人笑掉大牙么。”

说着,无极宗等几个势力的首脑都是大笑了起来。

“将这些自大狂妄的古风拿下。”血影指着古风,冷声道。

“我反对。”

突然一道清脆的女声,让血影皱起眉头来,看到是兰香茹后,便是不悦道:“兰香茹,你也是议员之一,现在他竟然妄言要我们解散议会,我提起拿下他,你竟然还反对。”

那林茵如也是莫名其妙的望着兰香茹,她坐在主位上,本来饶有兴致,看到后者突然这样说,心中一怔,莫名感到有些不悦起来,当即也是娇声道:“香茹,你给我解释一下。”

“如果你们要擒拿古风,那我就反对,而且,这议会也可以解散了。”兰香茹冷冷道。

“你这是胡闹。”血影朝着林茵如道:“议事长,你也看到了,这兰香茹突然发神经,竟然还赞成解散议会。”

“就是,别以为你风来阁势力强大,就敢胡言乱语,在混乱城,是虎要给我卧着,是龙,就给我盘着。”无极宗的门主,无极,也是沉声道。

就在此时,那林茵如并未理会他们,而是笑眯眯的看着古风,“小冤家,你说呢,你要我帮你呢,还是让我去帮他们呢?”

翻了翻白眼,古风懒洋洋道:“随你便,你爱帮谁就帮谁。”

闻言,林茵如气得跺了跺脚,“好你个小冤家,我看你怎么收场。”

说罢,林茵如便不再理会。

“哈哈,你以为就凭你现在这些人,能够将议会解散?”

血影站起身来,武皇初阶的气息猛然爆发而出。

“曹老”

古风不急不躁的叫了一声,便是看到他身边突然出现一个有些佝偻的老者,这老者漫不经心的瞥了血影一眼,那其中蕴含的危险让得后者感到心中不安,当曹崩半步武帝的气势爆发而出时,更是让血影他们骇然起来。

“哟,我说小冤家你以为昏了头呢,感情还有这张底牌啊。”林茵如诧异的望了古风一眼,旋即娇笑道。

“半步武帝?”

血影凝重起来,随即对着无极他们沉声道:“你们还想保住现在的位置的话,就别给我干坐着。”

在血影的带动下,无极他们互望了一眼,旋即都是点了点头,清一色的武皇气息全部爆发而出。

“哈哈,我们这里有两个武皇两个武皇初阶,两个武皇中阶,一个武皇高阶,古风,就算你有半步武帝,今日还是要死在这里。”血影戏谑的望着古风,讥讽道。

那半步武皇的力族强者,炎天走了出来,沉声道:“你一个,我一个。”

说着,他望向曹崩,“族长,剩下三个,你拿得下么?”“有些麻烦,不过拖住他们,并不是问题。”曹崩淡笑道。

“我风来阁也参战,不过是帮狼虎门。”这时,兰香茹突然笑道。

说完,她的武皇气息也是爆发了出来,那才伯也是出现,半步武帝的气势也是猛然爆发。

看到兰香茹这么帮古风,本想看戏的林茵如心中极度不爽起来,当即尖叫道:“兰香茹,你的对手是我。”

说着,她的身边也是出现了一个同样怀有半步武帝气势的老者出来。

“黑老,那白衣老头就交给你了。”指着才伯,林茵如轻声道。

身穿黑色衣服的老者,没有说话,那气息却是牢牢锁定了才伯。

“林茵如,你别来多管闲事。”兰香茹有些气急的望着林茵如说道。

“你管我,我高兴,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林茵如却是娇笑一声,便如一只蝴蝶般,轻盈的朝兰香茹跃去。

看着这两个女人,古风只能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便是将目光放到了血影身上。

此时,武皇高阶的洪武和武皇中阶的天极和天剑全部被曹崩给拖住了,同样为武皇初阶的无极也被炎天给拖住了。

“你以为你能够是我的对手么,区区一个半步武皇而已,我可是晋入武皇多年了。”血影狞笑的望着古风,缓缓走了过来。

看着缓缓而来的血影,古风突然往天空飞去,就在他离地那一霎,古风的影子诡异的动了起来,带着凌厉的破风声袭向古风。

侧身一避,险险的避了开去,凝重的望着血影,古风心中想到,这血影还真是难缠,攻击手段竟然这么诡异。

“有影子的地方,我就是无敌的,你认为你能够打败我么,真是痴人说梦啊。”血影诡异的望着古风,他的身体缓缓融入了影子中。

突然,古风连忙急退,只见他反射在墙壁上的影子突然动了起来,一道黑影带着狰狞的面容,漆黑的手掌上,弥漫着恐怖的波动,将古风原先悬浮的虚空给震得动荡起来,涟漪圈圈扩散。

“斩”

冥皇斩出,在古风诧异的眼神中,和血影得意的笑声中,冥皇直接透过了后者的身体,那感觉,就是斩在空气之中。

“我说了,你伤不了我的。”血影嘿嘿一笑,森然的望着古风,手中出现一把漆黑的细剑,剑刃黑气弥漫,对着古风就是如毒蛇一般窜出。

那如影子一般的长剑,却让古风感到心中一阵心悸,他感觉要是被这如影子一把的细剑给刺中的话,绝对会受伤。

敏锐的感知从来都没有欺骗过古风,当他侧身闪避,望到那影子剑斩在虚空上,让虚空都是蠕动起来的时候,心中庆幸不已。

古风双眼猛瞪血影,几道血红细剑突然出现在后者身边,后者纹丝不动,任由那血红细剑刺入了自己的身体。

“爆”

在古风的喝声中,几把血红细剑旋即爆了来开,却是看到血影的身体连晃动的感觉都没有,心中有些下沉起来。

“我说了,你这些招式是对我没有用处的,有影子的地方,我是绝对无敌的。”血影得意的笑了起来。

“这血影的实力果然强悍,竟然连血剑的自爆都不怕,看来有影子的地方,根本就伤不了他,但是如果在外面,有太阳的话,必定就会有影子,这样的话,根本无法战胜他,黑夜的话,到处一片漆黑,到那时,更是他的天下了,唯一有机会战胜他的办法,只有找一块没有影子的地方和他战斗,这样才有机会杀了他。”

想到这,古风苦笑起来,现在又去哪里找没有影子的地方和他战斗呢?就算有,恐怕人家也不会傻乎乎的跟着他去吧。

心中一边猜想,古风一边躲避着血影那源源不断的攻击,百忙之中,他也趁机看了下周围的战斗。

曹崩和天剑他们的战斗,曹崩以一敌三,看起来还是游刃有余,但是想要杀死其中一个的话,却又有些难度,虽然他是半步武帝,也有先天的优势,但是武皇高阶就有一个,还有两个也快要晋入高阶的武皇,每当有谁要失手,被曹崩攻击到身体时,就会有人来相救,一时之间,恐怕很难分出胜负。

而炎天那里,虽然他是半步武皇,对方是武皇初阶,不过他身为上古遗族,有着无极没有的先天优势,凭借着先天优势,炎天和无极打得也是如火如荼,不分胜负。

而那两个女人,现在也是打红了眼,似乎都是看不惯对方的容貌,招招都是往对方的脸上招呼着,身体其他的都被无视了,皆是有着想将对方给毁容的狠心,看得古风也是感到心惊肉跳的,女人的心啊,一发狠起来,谁都要绕道而行。

而那黑老和才伯,则是像打太极一样,你慢慢的踢一脚过来,我在晃悠悠的回一拳过去,和自家小主子招招往对方脸上招呼完全不同,没有一丝的杀气,甚至还有一些让人感到轻松的气氛,让古风看得连翻白眼,实在是气得牙痒痒的,丫的这样闲,没见到自己现在被血影给追得鸡飞狗跳的么,也不见来帮一下。

在看一下自家大哥那里,在那些力族强者的保护下,和议会其他的那些人打起来,到也算得安全,一时还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小子,除了跑,你还会其他的吗?刚才不是耀武扬威的扬言要我们解散议事会么,现在怎么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了?”追在古风身后,血影猖狂的大笑着,手中的影子剑,化为漫天的剑影,不断的向古风刺去。

“你当小爷我还真怕了你不成。”古风陡然转身,能量魔手对着血影拍去,却如意料中那般从血影的身体穿了过去,然后将石壁给击出了一个深坑来。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古风躲避着血影的攻击,心中不断的计算起来。

突然,古风手中出现一个雷爆弹来,对着地上猛然一扔,那爆炸声中,一团强烈的光芒照耀了整个议事厅,如白昼一般,什么阴影之类的,完全消散了去。

魔手一甩,巨掌对着还有些发愣的血影拍了过去,猝不及防之下,后者被巨掌给狠狠的拍进了墙壁之内。

整个人被镶入了墙壁之内,虽然没有受到伤害,不过一丝愤怒却是升在了血影的心头,他望着古风,有些诧异的道:“想不到你竟然能够破了我的血影诀。”

“不过我看你还有多少颗那古怪的玩意。”血影有些戒备的望着古风手中那颗雷爆弹缓缓说道。

“你试试看。”

将雷爆弹一扔,强烈的光芒再次出现,将血影照耀得无所遁形,趁此机会,古风身体一闪,“魔神三击第一式,魔神之怒”

带着一往无前,舍我其谁的气势,古风化为一道光影,掠向了血影。

“血染苍生”

血影尖声一叫,身后突然出现漫天的血海,血海奔腾,可以清晰的看见血色浪潮上,布满了各种各样表情,有痛苦,有悔恨,有怨毒,等等的痛苦的表情,充满了怨气,极其的污秽。

血浪奔腾,瞬间将光影淹没其中,血影得意的大笑起来,“任你古风在怎么古怪,此时也要死在我的手上。”

就在话音落下那一刻,那血色浪潮突然一阵涌动,一股极端凌厉的气势破浪而出,带着恐怖波动的冥皇,闪电般的劈在了血影的身上。

就在冥皇落下那一霎,漫天的光芒突然消退,血影凝实的身体再度变得虚幻起来,凌厉霸道的一剑,穿透了血影的身体,狠狠的劈在了后者的后方墙壁上。

“轰”

如雷霆一般的爆炸声后,在漫天尘雾中,议事厅被古风这一击给击毁了一半。

“该死,就差那么一点。”古风有些气恼的望着冷笑望着他,完好无损的血影,光芒消散得实在太快了,根本不够时间支撑他施展厉害的战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