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魔手,古风运用得越来越的随心所欲了,随着对魔手的了解加深,他也越发觉得魔手其中的神秘和恐怖。

遮天盖日的魔手自云层内探出,阳光都是被全部掩盖了起来,狼虎门内一片阴影,那其中泛起的波动让整个混乱城都惊动了起来,当那些武者全部感应到是从狼虎门内传出时,便都知道议会开始找后者的麻烦了,当即都是兴奋的从各处向这里掠来。

“古风,你认为你的这些小把戏能够吓得倒我么。”心惊过后,陈璞恢复了平静,冷笑道:“你可别把我当成战刀那种不入流的货色,在半步武皇内,也有高低之分,而我,则是这其中的佼佼者。”

“佼佼者么?”古风冷然一笑,印结一变,那巨大的手掌就是猛然拍下,掌下的空气全部被挤压而开,强烈的威压让陈璞的脸庞都是被劲风吹得有些凹陷。

“烈日拳。”

陈璞望着盖下的手掌,他的拳头也爆发出强烈的光芒,看上去,就像一颗小型的太阳,对着手掌一拳轰出。

“砰”

在巨掌之下,陈璞就宛如那蝼蚁一般,可就是这蝼蚁一般小的人物,却将古风的巨掌给御在了数米之下,两者一时间有些僵持起来。

冷笑的望着巨掌,在不屑的看了古风一眼,陈璞脚掌猛的踏在地上,“火龙爆。”

“哗”

地面在陈璞这一脚之下,龟裂而开,裂缝之朝着古风蔓延而去,那地底下,也传出了一股危险的波动。

“擎雷劲”

古风一笑,现在对于擎雷劲,他也不至于只能用手来发出来,只要经脉能够到达的地方,他都能够使用出擎雷劲,脚掌也是在地上猛踏,可以看见一道裂缝在他脚下生成,然后顺着陈璞的火龙爆蔓延而去。

“啪”

在这两股恐怖的战技碰撞下,那交触点旋即被炸出一个深坑来。

“你不是的对手。”

陈璞身体一震,一股雄浑的斗气爆发而出,他将巨掌给震得往上晃了一下,就趁着这一霎,他的身体变成残影,真身快若奔雷的闪掠到了古风的身旁,烈日般的拳头狠狠的轰了过来。

“雷动九闪”

心中沉喝声响起这一霎,陈璞的拳头泛着恐怖的波动,狠狠的轰在了古风的身上,并且从前胸轰入,背后透出,直接将古风的身体给洞穿。

将古风的身体洞穿,陈璞却没有任何高兴的表情,相反变得有些凝重起来,在他的眼里,古风的身体缓缓消散,竟然是道残影。

“魔神三击第一式,魔神之怒”

突然,一道清冷而充满霸道的喝声突然自陈璞的头顶处响彻,后者在这股恐怖的波动下,心中变得骇然起来,还未来得及做任何的动作,他头顶处突然闪现而出的古风,手中的冥皇已是化为一道光影,风雷电掣的自其身体一闪而出。

“唰”

“嘎吱”

在无数轻微的碰撞声中,难听刺耳的声音自陈璞的身体响起,衣服猛的爆裂了开来,将里面的宝甲露了出来,但那宝甲之上,在古风这一击之下布满了细小的裂缝。

“原来穿有龟壳,怪不得没死。”古风一怔,旋即戏谑道。

“我要你死啊。”险先受到重伤的陈璞,看着破烂的宝甲,旋即暴怒起来,这宝甲可是他的第二条命,竟然在这里就报废了,但对于古风的狠辣,他也是尝试到了,心惊的同时,森寒的杀意也是弥漫而出。

陈璞双手十指开始急速的变换起来,而他的双眼,在此刻蒙上了一层诡异的血红,那耀眼的光芒也是变成了浓郁的血红色,一股淡淡的腥味自他那里传了出来。

“血魔体?”

当这股腥气弥漫整个狼虎门内,感到陈璞那节节攀升的气势时,都是惊骇的停下了手中的攻击,普田更是惊讶起来,这血魔体可是禁法,据说是远古残留下来的功法,端的是邪恶无比,他早就听说陈璞拥有这等邪恶恐怖的功法,现在第一次看到陈璞用出,不得不感到惊讶,对于古风能够将陈璞逼到这个地步,也是收起了心中的轻视之心。

血魔体,虽说能够将一个人的实力生生硬拔一个层次,但那后遗症也是明显的,施展过后,陈璞会虚弱一段时期,到时,就算一个成年健壮的汉子,也能够轻易的杀了他。

“那陈璞居然会血魔体,古风大人似乎有些危险。”大厅内,那恐怖的气势古水他们也是能够清晰的感受得到,曹崩有些凝重的说道。

“不过没事,有老朽在,就算那陈璞在怎么样,我也能够第一时间将他给毙了,不会危及到大人的生命。”似是闻到古芊芊他们的担忧,曹崩淡笑道。

大厅外,古风凝重的看着整个人变成血红的陈璞,后者狰狞一笑,身体旋即消失起来,没有任何一丝声响。

“竟然是瞬间移动。”

看到陈璞消失,古风喃喃一声,旋即一道阴冷的笑声自他后面响起,“不错,就是瞬间移动,这是武皇特有的神通,施展血魔体后,我也是能够暂时运用武皇的神通了,虽然只是一会,但杀你也已经足够了。”

听到陈璞蕴含杀意的声音时,古风便是急忙朝前掠出,但旋即猛然一停,还未来得及防护,陈璞突然自古风的身旁出现,那带着凌厉气势的一脚,将古风给狠狠的踢了飞去。

踉跄的后退了数步,古风擦拭了一下嘴角溢出的血液,淡笑道:“不错的速度啊,但你看我如何呢?”

“唰”

在众人惊惧的眼神中,古风的身后突然有着一对宽大的翅膀闪现而出,那翅膀上弥漫的血红黑气,带着一丝丝邪恶的气息,翅膀没煽动一下,就会掀起一阵狂风。

“呵呵,你以为凭借这翅膀,就能够和我抗衡了么?你还真是天真,在武皇的绝对实力面前,任何东西都是假的,除非你也是武皇。”陈璞不屑一笑,身体陡然消失。

“砰”

古风微微一笑,就在陈璞出现,一拳轰出时,他的翅膀猛然扇动,那速度让陈璞的拳头直接落了空。

“咦”

陈璞惊疑一声,旋即冷笑,身体再度消失。

当他出现时,却没有看到古风。

“我在你的后面啊,笨蛋。”古风嘲笑的声音突然自陈璞的耳内响起,他还未来得及反应,就是感到背后一阵剧痛,整个人被狠狠的击在了地上。

“我的速度和你比起来,不知道谁更快一些呢?”古风冷笑,虽然陈璞能够暂时达到武皇,但他毕竟是个冒牌货,那武皇特有的瞬间移动,岂能说是这么不堪,要是真的是武皇来施展瞬间移动的话,就凭古风现在的实力,想要靠魔神翼来对付,恐怕还是有一些难度。

不过对付陈璞,想必也是足够了。

“我不相信。”陈璞愤怒一喝,那血红光芒旋即变成一把鞭子来。

鞭子旋即如长蛇般舞动,就像被编织而成的一道血网,完全将古风的周围给封死了。

“这下我看你还怎么飞。”陈璞封住了古风的空间,身体缓缓消失。

对于陈璞的手段,古风经过这几下对攻的了解,也是有些明白起来,他好整以暇的站在原地不动,突然,他的双手猛的拍了一下,两道血红细剑在他背后凭空生成,然后对着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陈璞猛的刺去。

“当”

将两把血红细剑急退,陈璞惊怒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武皇的瞬间移动可是穿越空间,能够将自身的气息全部隐瞒。”

古风淡淡一笑,并不答话,魔神翼可是上古的神器,更是魔主的装备,这魔神翼本就可以穿透任何空间和位面,能够在这些空间里自由的穿梭,对于陈璞的瞬间移动,他自然是能够清晰的捕捉到对方的位置,如果没有这魔神翼,恐怕古风还真的要在陈璞的手中吃上一些苦头,现在有了对付武皇瞬间移动的装备,他自然不会这么笨的说了出来。

“你管我是怎么知道你的,你只要明白,你的瞬间一定在我面前不起任何作用就是了。”古风淡笑道。

“我不信”陈璞不敢相信,旋即又是撕开了空间,闪身而入。

“啪啪”

古风笑着拍了几下手掌,数道血红细剑凝聚而出,然后全部消失不见。

“砰砰砰”

突然,虚空中传来几声巨响,陈璞有些狼狈的从异空间回到了狼虎门,但他没有任何时间喝骂古风,出了异空间,他赶忙朝后急退,就在这时,四把血红细剑也是自异空间而回,对着陈璞就是狠狠的削了过去。

此时,众人都是停了下手中的攻击,心中都是有些古怪起来,陈璞现在怎么说也算是暂时的武皇,现在竟然被一个武王高阶的古风给追得鸡飞狗跳的。

“这古风还真是怪物,将半步武皇给弄死就算了,现在就算这陈璞施展血魔体,暂时晋升武皇,还是落了下风。”

“呵呵,他的实力越强,这战斗就越精彩,如果陈璞他们输了,这议会的脸可就丢得有些大咯。”

“让议会吃瘪的事,可是难得看上一回哦。”

“呵呵,希望那古风真的有这么厉害,我早就看那议会不爽了,看到他们吃瘪,我心中乐得很呢。”

狼虎门外,那些赶过来的强者,虽然没有进入战斗的区域,但他们那敏锐的感知,根本不需要双眼来看,只要默默的感受就好。

被血红细剑给追杀了好一会,陈璞才是将这些细剑给如数击毁。

“古风,你这个混蛋,我要你死啊。”

陈璞真的动怒了,血红的光芒在他身后凝聚而出一具高大有些虚幻的血影,那血影背负着双手,一股霸道的气息却是悄然传出,陈璞狰狞一笑,双手对着古风一指,那血影没有面目的脸庞,却让古风感到一股危险的波动锁定了他。

“去,杀了他”血影只手探出,对着古风轻轻一挥,周遭空间旋即全部塌陷了起来,无数的空间裂缝闪现而出,那恐怖的攻击,对着古风轰然砸来。

“不好”

曹崩一怔,旋即便要动身去救古风,而后者的声音突然传入了他的耳内,让他不由停下了脚步,“曹老,别急,我还应付得来,我要在这次战斗中突破。”

强烈的威压,让古风有些直不起身来,但他仍然是没有一丝惧意,双眼通红的望着那得意的陈璞,翅膀狠狠的狂扇,每扇动一次,便会有数把血红细剑出现在他面前,但旋即便是被那空间裂缝给吞噬,并且,那空间裂缝离古风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唰”

就在空间裂缝将古风吞噬的那一刻,陈璞激动的叫了出来,“我说过,古风,不要小看任何的武者啊。”

狼虎门的人都是绝望起来,力族来的强者们,都是感到一阵心灰意冷,将对手逼退后,便退回到了大厅门口。

此时的曹崩,根本不理会任何人的说话,他的神识已是进入了空间裂缝,“大人,还撑得住么,现在老朽将你带出来?”“不用了,曹老,这里有难得的空间能量,我需要在这里突破。”感受着周身的危险,古风仍然是坚定的拒绝了曹崩的好意。

“那老朽就在这里守着你。”曹崩仍然是不放心的说道。

“你去守护大哥他们吧,我怕我不在狼虎门,陈璞会趁机对他们下狠手。”古风说道。

“那......”曹崩仍然有些犹豫。

“去吧,曹老,别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

曹崩离开后,古风被魔神翼包裹了起来,仍由那空间裂缝恐怖的杀伤力袭来,后者是一点事都没有,而且魔神翼此刻浮现出大量的玄奥符文,这些符文一出现,便将这难得的空间能量全部吞噬起来。

“哈哈,你挣扎吧,我看你怎么挣扎。”看着开始缓缓合拢的空间裂缝,陈璞猖狂的大笑起来。

普田对着狼虎门的众人喝道:“古风已经授首,你们还不立即投降?”

有了曹崩的传音,古水他们都是有些安心起来,不过仍是有些担忧的望着那开始缓缓合拢的空间裂缝,听到普田的话后,古水他们便看向狼虎门高层,不过他们并没有出声,越危险的环境,越能够看到一个人的心,此时此刻,就是这样一个机会。

狼虎门的那些高层,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彼此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坚定。

其中一个狼虎门的执事,朗声道:“当初我落难时,是狼虎门收留了我,给了我实力,给了我一切,狼虎门就是我的家,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我的家人,叫我背叛自己的家,我做不到,要杀要剐,随你们高兴,老子奉陪到底。”

“就是,门主他们对我们都不薄,叫我们做出这等违背良心的事来,我宁愿一死。”

“你们这些议会的狗杂种们,尽管放马过来吧,老子要是发出一点声音,就是你养的。”

“就是,有什么手段就使出来吧,就是不知道比古火副门主发脾气的时候比起来,谁更恐怖一些。”

听到有些人说自己的坏话,古火没有一丝生气,双眼通红,险些要落下泪来,他笑骂道:“你们这些小兔崽子们,等这件事了后,老子一个个找你们算账。”

“好好好”古水只是连说了三个好字,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他紧握的拳头,可以看得出他内心的激动。

“哈哈,古火副门主,你一喝醉就抓我们来喝骂,不过我们喝醉的时候,你也没少被我们欺负啊,哈哈。”

“就是就是,古火副门主,等我们继续在醉他个三天三夜,看谁的酒量更加好一些。”

这彼此的相互笑骂声,哪有一丝感到危险的模样,让陈璞他们看得气急败坏,而那些来围观的武者们,则都是感叹起来,要是自己的帮派能够有这么强的凝聚力,何愁不强。

“古风大人他们就是有这等魅力啊。”

隐在暗处的曹崩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欣慰的点了点头,这才是真正的人心所向啊。

瞥了一眼就要合拢的裂缝,陈璞终于等不及了,气急败坏的道:“将他们全部给我杀光,我看他们能够嘴硬到几时。”

就在这些全部都有些蠢蠢欲动的时候,突然,一股半步武皇的气势突然自裂缝内蔓延而出。

“小风终于突破到半步武皇了。”感受着这股恐怖的气势,古水惊喜的道。

“不愧是我们古家的小怪我啊,二哥我是佩服得五体投体。”古火咧嘴一笑。

“小风”古芊芊看到古风没死,激动得娇躯都有些颤抖起来。

“三副门主没事啊,还突破到了半步武皇啊。”

众人都是欢呼起来。

而陈璞他们,都是有些傻眼起来,旋即感到有些惊恐起来,被空间裂缝给吞噬,竟然没死,还突破到了半步武皇,这也实在太吓人了一些吧。

“这变态的小子,看来让他在发展一段时间,恐怕议会都难以压住他了。”

“呵呵,这样也好,如果没有人抗衡议会,我们这些小势力,以后也是难以生存啊。”

“呵呵,真想快些看到以后的场面,想想看,那可真是有些期待啊。”

陈璞气急败坏的变换的着手印,“给我合”

此时,一道淡然的声音自裂缝中传出,“给我开”

就在裂缝被撑开那一霎,一道身影自裂缝内暴射而出,悬浮在天空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