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战刀一役,古风在混乱城的地位似乎变得有些稳定起来,一些同样与巨刀门找狼虎门麻烦的其他帮派,都是收敛了起来,毕竟战刀这半步武皇的强者,都被古风给斩于剑下,他们可不认为自己又这份实力来和古风抗衡。

没有了这些麻烦,明理,似乎狼虎门的发展已经没有人阻扰了,但是,暗地里似乎这些帮派不会再和狼虎门硬干,而是好像都是统一了口径,无一例外的拒绝和狼虎门有任何来往,每一次对于狼虎门都是笑脸相迎,但那笑容里面的冷漠却拒绝人于千里之外,对于这一现状,众人都是无可奈何。

“不知道古风今日可有了决定?”朗通来到狼虎门,见到古风后,便直接开门见山,那笑容显得极为的真挚。

“我考虑了数日,决定还是自己发展的好,毕竟靠人不能靠一辈子的嘛。”古风笑道,这话语看似想要自食其力,实际是明确的跟朗通说了,我不需要投靠你们,要是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便是。

“既然如此,那我便告辞了,走前,还想送你一句话,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规矩,不要妄图去强行跨越或者破坏,要不然会成为众矢之的。”朗通得到古风的答案,那笑容当即收敛了起来,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

对于后面同样没多久,也登门拜访的严震,古风也与同样的话将之送出了门外。

大厅内气氛沉闷,三兄弟相视一眼,苦笑起来,连混乱城的几大巨头,他们都拒绝了,接下来的麻烦,可想而知。

正如他们所料,没过多久,议会做出了决定,狼虎门和巨刀门没有经过议会的同意,私自进行生死决斗,无视议会的存在,这作法让议会相当的恼怒,现在对这两个门派做出以下决定,巨刀门因为是老牌势力,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将在两日内自行解散,门内成员自行安排,如果是超过两日后,还有巨刀门的存在,将有议会的执法队亲自动手。

狼虎门,作为混乱城的后期势力,考虑是新驻帮派,对于混乱城的规矩还有一定的陌生,罚金币五百万,限两日内交上罚款,要不然,永久逐出混乱城。

这通告,刚刚发布,就在混乱城掀起一阵喧哗,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狼虎门身上,至于那巨刀门,直接被他们无视了。

之所以无视,因为其中的缘由他们都知道,战刀都死了,这巨刀门还有存在的必要么?根本就是名存实亡了,在混乱城呆久的人,都知道,这巨刀门所属血影门,门主死了,那些巨刀门成员自然会被血影门全部收纳,这处罚,明面上看似极为的严重,其实却是可有可无,根本就不值得一提,而对于狼虎门的处罚,虽然只是罚款这么简单,但却是要罚五百万金币,这一百万金币是多少?放在别的帝国上,可是一座大城半年的税收,一个新驻的帮派,从哪里拿出这天文数字一般的金币出来,就算能够拿得出来,想必这个帮派也是掏空了,对于以后的发展,可想而知。

“这议会还真狠啊,来这一手,分明就是想逼迫狼虎门自己退出混乱城。”

“卑鄙的手段啊,这议会还真是他奶奶的黑暗,这样的处罚都做得出,就不怕别人耻笑么。”

“哐啷”

推开大厅的大门,古火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便怒声道:“这议会真不是个东西,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

古水无奈苦笑道:“谁叫咱么实力不如人家,要不然也不会这样来针对我们。”

“风来阁来信了,信上说,对于巨刀门的处罚,全票通过,而对已我们狼虎门的处罚,议会上五个议员通过,公爵府弃权,风来阁反对,五比一。”古风看着信纸里面的内容说道:“风来阁吩咐我们小心,血影门他们已经开始着手准备针对我们狼虎门了,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所行动了。”

“那风来阁有什么决定?”古火问道。

“他们袖手旁观。”古风双手一摊,苦笑道。

古火巴掌猛拍桌子,怒道:“不是说盟友么?怎么到了这个地步了,还袖手旁观,他们有没有将我们狼虎门作为盟友看待?”

“古火,冷静些,我们拿不出相应的实力出来,人家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帮我们。”古水平静道。

“没事,你们放心。”古风笑道,继而对着曹崩道:“曹老,你那边安排得如何了?”

曹崩缓缓睁开眼帘来,笑道:“大人放心,我已经让族内派了几个人赶了过来,到时就算他们一起来闹事,我们也有信心将他们挡下来。”

“这就好。”古风闻言,安心的点了点头。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两日的时间,狼虎门没有任何一点动静,这让所有都不断猜测的人感到奇怪,在他们想来,现在的狼虎门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低下脑袋,恭敬的交上五百万金币罚款,以后夹着尾巴做人,二是在这两日内,全体狼虎门都撤出混乱城,不过选择第二条的话,狼虎门得罪了这么多大势力,作为议会的成员,这几个帮派在城内是不会明着动手的,毕竟他们还需要一块遮羞布,但是如果狼虎门出了混乱城的话,那自然就不在受这里的规矩束缚,但他们,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将狼虎门给灭了。

相信到时只要狼虎门踏出混乱城半步,那等待他们的,必将是雷霆暴雨。

不过古风他们没有一点动静,这下议会也有些傻眼了,不过他们也不是笨蛋,第二日,便是有着一帮联合了五大帮派的强者登门拜访了古风。

当这些人刚来到狼虎门时,那大门自动打开了来,其中一人冷笑道:“这狼虎门看来是在强撑着啊,看到我们一来,便老老实实的打开了门。”

“小心一些,毕竟那古风也不是笨蛋,他应该知道我们会来的,现在没有一点动静,想来应该是已经准备好了的。”说这话的,是佣兵联盟的一位副团长,不过并不是严震,而是普田。

这人冷笑道:“准备了又如何,我们武王高阶都有数人,半步武皇更是有着两人,相比先前的战刀,我们可不是摆设,任那古风在怎么嚣张,他的实力能够吃得下我们这么多人么。”

“还是小心一些为好,这古风不可小觑啊。”即使知道自己边占有绝对的优势,作为佣兵的普田,他已经养成了小心谨慎的性格,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何况这古风并不是那所谓的兔子。

“欢迎各位来访。”古风带着众人微笑的从大厅内走了出来。

“好说。”先前那嚣张的人,冷笑道:“将五百万金币罚款交上来,我们立即离开。”

“五百万,没有。”古风直接说道。

“那可就有些难办了。”那人冷笑道:“既然如此,可就要请你们跟我们去议会一趟了,看议会怎么决定。”

“要是我们不去呢?”古风眼眸垂下,一道寒芒悄然掠过。

“动手,不说这么多了。”那人挥手喝道,当先朝古风掠去。

“半步武皇,又如何?”古风眼眸一抬,火焰喷出,黑布包裹的右手直接一拳轰出,将那人给轰得倒退。

“陈璞,你不是他的对手,我们一起上。”普田也是爆发出半步武皇的气势,随同那陈璞一起朝古风扑了过去。

“还等什么,动手。”古风也是一声大喝,那大门突然紧闭了起来,几个中年人突然扑了出来,个个都是有着两米多高的身体,那实力爆发出来,个个都是武王高阶的实力,其中一个,更是达到了半步武皇。

“什么人?”看到突然多出几个实力这么强悍的武者出来,普田感到心中不安起来。

那个力族的半步武皇,狞笑一声,便是将普田拦了下来,而那陈璞,则变成了单独一人对抗古风。

古水他们实力还差了一些,全部退入了大厅,曹崩在暗处保护着他们,其他的力族武王则是一人选一个,如火如荼的打了起来。

“还剩你一个,你能够是我的对手么?”古风嘴角一掀,戏谑的望着陈璞,淡笑道。

“哼”

陈璞冷哼一声,“就算只有我一人,我照样能收了你的命。”

“很好,到时就怕你不战而逃。”古风微微一笑,手掌探出,遮天举手自云层中探出,那恐怖而狰狞的外表和其中弥漫的波动让陈璞都是感到心惊起来。

站在风来阁外,古风望了一下那牌匾上苍劲有力的几个大字,低头便走了进去,如上次一样,被带进了一个深处灰暗的房间。

珠帘之后,一个蒙面,声音沙哑,猜不出年龄的人坐在里面。

视线穿透珠帘,却被一层气息给挡住,古风也没兴趣去看别人的容貌,开门见山道:“我需要混乱城所有一切势力的情报。”

“你这要求太大,你拿什么来交换?”蒙面人嘶哑道,声音缥缈无痕,却又透着一股奇异的穿透力。

“这个不知道何时你的价钱么?”古风从戒指从掏出一本古老的卷轴,便被一股无形的吸力给吸进了珠帘内。

沉寂了片刻,那蒙面人淡笑道:“干级低阶功法,混元诀,这卷功法还不错,但想要买混乱城内所有势力的情报,还是差了一点。”

“在加上这个呢。”古风在次送出一件物品进入珠帘,蒙面人接住后,有些惊诧的声音传了出来,“增加晋级武皇成功率的渡厄丹。”

“小子,你拿出这么多贵重的物品来交换,希望你别惹出什么事,混乱城不是你所看到的表面那么简单啊。”蒙面人深深的凝视古风一会,一枚戒指抛了出来,“拿去吧。”

古风接过后,也不查看,抱了抱拳,便转身离去。

当古风离开后,蒙面人突然说道:“将他的底细查清楚,能够拿出这样价格来买混乱城所有势力的情报,显然不是一般人。”

“是”

虚空中传出一道声音,便是沉寂了下来。

回到客栈,罗南他们都等在了里面,将戒指拿出来,古风将一份卷轴放到了桌子上,铁木当即打开,看了一会,笑道“还不错啊,所有势力的实力和地区分布情况都清楚的写在里面,连混乱城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都记载在里面,还真是够详细啊。”

众人看了一会,古风皱眉道:“其他势力,包括他自己的风来阁的实力都清楚的写在上面,那公爵府的记载却是寥寥无几。”

“这公爵府也太神秘了,除了记载公爵是原磐石帝国的女王外,几乎都没什么其他可以了解的了。”

“有一件消息,估计你们会感兴趣,也许我们能趁这次机会在混乱城扎根。”铁木只是随便扫了几眼势力分布外,他似乎对混乱城所发生大大小小的事情倒是格外的感兴趣,看到一半时,他突然说道。

“哦,说说看,是什么事?”曹崩说道。

“公爵府,每隔两年,都会举行一次大比,而胜利品,就是公爵本人,参加的条件只有一条,那就是这个男人要长得十分的俊美才行,据说这公爵很喜欢美男。”铁木按照卷轴内写的说道。

“这种大比不是一次就行了么,怎么每隔两年都会举行一次呢?”众人都是疑惑的看向铁木。

“里面记有,那些成功夺取冠军的人,都不出两年就会传出身亡的消息,根据风来阁的调查,猜测是磐石女王修炼了一种极为邪门,专门吸取男人精元来增加自己实力的功法,所以每隔两年,都会定期举行。”铁木说着,自己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既然如此,想必混乱城里的人都应该知道吧,为什么一举行大比,就会有这么多人趋之若鹜,就像飞蛾扑火一般的赶着去送死呢?”古风疑惑的问道。

铁木挠了挠头,苦笑道:“那磐石女王根据传闻长得貌若天仙,倾国倾城,虽然没有多少人见到过她的真面目,但参加大比的人都是冲着她的容貌去的,就连混乱城内的七大势力里的血影门和无极宗的魁首也不信这个邪,去参加了,但也都不出意外的在两年内传出噩耗,所以这公爵府现在和这两大势力已经交恶,曾经还发生过大战,不过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不了了之了。”

“原来如此,看来这公爵府确实邪门得很啊。”揉了揉额头,古风对于这公爵府也感到有些难缠起来,以后在混乱城发展,怎么说都要和这公爵发打交道,要是那什么公爵的看中了自己身边的什么人,搞不好就会交恶,到时就真的是难以收场了。

“那你是说,我们去参加那个比赛,然后通过比赛,结识混乱城势力的人,以此建立交际,继而等个好时机,便将龙虎门迁移过来么?”罗南沉吟了片刻,便是说出了铁木的意图。

“那谁去参加好呢?实力越强,越容易接触那些势力。”曹崩喃喃道,抬起头时,却是发现所有的目光都放到了他身上,他当即愕然道:“难道你们叫我去?我虽然是武皇高阶,但你们可别打我的注意,去欺负那些小辈,我可没这个兴趣。”

众人望着他,突然都是摇了摇头,一致道:“你太老了,人家磐石女王还看不上你呢。”

极其一致的话,让曹崩差点背过气去,随即就是不敢再出声。

剔除了曹崩,罗南和铁木还有孟奎的目光便是放到了古风身上,后者点了点自己,道:“你们让我去?”

“除了你,没有更好的人选了。”孟奎咧嘴笑道:“人长得俊秀,实力都是达到了武王高阶,那些大势力肯定会注意你的,到时和他们打好关系,我们进驻混乱城就不是问题了。”

无奈摇了摇头,古风道:“这大比什么时候举行?”

看了一下日期,铁木笑道:“就在后天,我们来得还真是时候。”

“那我先去报名了。”闷闷的扔下这句话,古风郁闷的走出了房间。

果然,在街上,古风细心的观察了一下,便发现很多人都是朝着某一处涌去,而且大多数都是长得极为的不赖,当然,里面也充斥着一些次货。

“我等了六年,这一次一定要将公爵大人揽入怀内。”

走进报名点,古风便是不断听到类似这句话的声音。

“别想多了,我等了可八年了,为了公爵大人,我一直守身如玉,就是为了那一夜,将自己奉献给她。”

“她是我的。”

“我的”

“不服出去单挑。”

“走啊,谁怕谁啊。”

揉着有些头疼的额头,古风感叹,难道那公爵真的有这么大的魅力?竟然让这些人都变得如此的疯狂。

没有理会这些人,古风如游鱼一般穿梭在人群中,报了名后,便是飞一般的离开。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按照号码牌上的地址,古风来到一个十分广阔的广场,还未接近,便是听到震天的嘈杂声,那人山人海的火爆程度,可想而知这公爵是多么的让人着迷,就算明知只能活两年,仍然是这么坚决来参加比赛,当然,其中也不泛一些人将这大比当成锻炼,或者趁机结实那些有潜力的武者,那些大势力更是早已麻木,不过他们也是废物利用,将这大比当成筛选,有实力又无任何背景的武者是他们极力招揽的对象,以此来让自己的势力得到新鲜血液的灌注。

突然,人海都是寂静了下来,古风他们一怔,旋即发现天空中,漫天的花瓣倾洒而下,一架装饰华丽的马车在几匹雪白飞马拉动下,停留在了广场上空,在十多米都身怀武侯实力的女子洒花下,一名身材高挑,蒙着一层薄纱的女子从马车中轻盈的走了出来,那完美的身材,和那就算有着薄纱蒙面,也隐约能够看到那张绝美的美容,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狂热的欢呼起来。

就算古风,看了一眼,顿觉小腹中一团邪火悄然升腾,旋即连忙将这邪火给压了下去,眉头暗皱,果然是修炼了魅惑之术。

公爵光洁白嫩的双脚,在虚空中如履平地,那极为妖艳的眼神,这是轻轻的挽起一丝弧度,在场的人都是更加的狼嚎起来。

“不简单,她的实力已进入了半步武皇。”所有人都被影响到了,曹崩却是除外,他的实力可不是摆来看的,他只是一眼,便将公爵的实力全部看穿。

“半步武皇?”古风疑惑道。

“就是一只脚踏入武皇,却还没有完全晋入武皇的武者,被称为半步武皇。”曹崩看出了古风的疑惑,回答道。

“想不到小女子竟然这么受大家欢迎,真让小女子感到惶恐,这次小女子诚招夫婿,还望能够寻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公爵的声音,充满了魅惑,让所有人都是变得眼神通红起来。

“小女子也不多说了,希望大家能够取得好的成绩,人家可不要那些次品。”这公爵咯咯笑了几声,便是轻盈的坐在了高台之上。

“那北边就是血影门和无极宗的人。”铁木看了一下场内,便开始说道。

顺着铁木的视线望去,那北边的贵宾座,几个衣着血红袍和几个白袍的人坐在那里,古风敏锐的感受到他们看向高台上,那女公爵,也就是林茵如的目光时,充满了敌意。

“而西边,则是洪武武馆和风来阁。”

打量了一会,古风便顺着方向朝另一处扫去,几个胸口上都是秀有一个苍劲有力的“武”字的壮汉肃穆的坐着,眉宇间很是严肃,不苟言笑,体内隐隐散发出的气势让人感到生畏,而他们身旁,只有一个黑袍裹身,气息飘渺不定的人,看来就是风来阁的人了。

在看下东边佣兵联盟和天剑门的人,古风也都感到都不是简单的货色,有些感叹,看来这混乱城的势力果然没有一个不是狠角色,若隐若无的杀气缭绕,显然都是背有血命在身的人物。

“请各位选手入场。”

广场内,裁判的声音打断了古风的观察,在铁木他们的嘱咐中,他走进了广场。

广场内,广阔无比,每间隔十米,便有大小十米宽的擂台摆在那里,大概数了一下,这擂台也有十来个,每一个擂台上,也都有着一名裁判站在上面。

那些拿到前面号码牌的人,看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号码后,便向着自己的擂台走去。

“掉下地面,投降认输,或者死亡的为输,比赛开始。”

在擂台上,各自裁判都是如是说道,当最后一字落下时,那些参赛者都是拿出了各自的看家本领,朝着自己的对手招呼了过去。

一时间,广场内都是热闹了起来,各种绚丽的斗气充斥着,不时传来战技对撞的爆炸声,而也很快紧接着传出了惨嚎声或者大笑声。

观看了一下,古风无奈的摇了摇头,在擂台上比赛的人,没有一个是能够看得入眼的武者,实力都是普遍低下,打起来,声势到是足够了,只是没有一点吸引人的欲望,斜瞥了一眼高台之上的林茵如,果然,她都是哈欠连天,慵懒的坐在椅子上,低垂的眼眸,显然刚开始的比赛枯燥得让她打瞌睡,不过她的坐姿慵懒,更是让人感到妩媚撩人,那些正在比赛的武者,那是将连吃奶劲都是使了出来,只为能够吸引到心目中女神的目光,哪怕只有一眼都好。

很快,便到古风上场了,看着眼前战意高涨,不时目光看向林茵如的对手,古风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在裁判喊着开始后,那只有着可怜武爵初阶实力的对手便是大呼小叫的冲着古风而来,眼皮都是懒得抬一下,在那人骇然的目光中,古风随手就将他的战技给抓了个粉碎,然后就是一脚,将这人给飞了出去。

“还不宣布结果?”古风不耐烦的对着那有些发愣的裁判说道。

这裁判显然也没想到,才不过几秒钟时间,古风就将自己的对手给踢到了台下,被古风叫了一下,才是回过神来,大声道:“1234号选手获胜。”

打了个哈欠,古风走下了擂台,现在才是海选,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所以古风头也不回的就走出了广场。

回到客栈,罗南就是笑嘻嘻的问道:“怎么样,还可以吧。”

白了罗南一眼,古风撇嘴道:“都是一些垃圾货色,等明天吧。”

第二天,经过一天的海选,很快一千多人就只剩下了五百多人,来到广场时,古风愕然的发现广场内的那些擂台都是消失了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加大的擂台,而擂台周边,都出现了观众席。

朝观众席看了一下,那里已经人满为患,就连各大势力的人都到齐了。

“还有五百多人,这些势力就都来了。”古风疑惑的想着,不过随即裁判便解决了他的疑惑。

“请晋级的五百五十位选手上擂台。”

走上擂台,裁判看到人都到齐后,才是说出规则来,“第二轮比试,大混战,当擂台上,只站有二十人时,比赛就结束,现在开始。”

裁判一退出擂台,那些人便都是疯狂的朝各自的对手招呼起来,旋即络绎不绝的惨叫声怒骂声源源不断的传了出来。

古风也是将那些朝他攻过来的选手,没有多余的废话,一脚一个,直接都是踢下了擂台。

只不过过了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台上剩下的人已是不足一半。

疯狂过后,所有人都是变得冷静起来,谨慎的扫视着自己的四周,各自占据一小片区域,而古风则是手臂环胸,冷然站在角落里,没人惹他,他也不愿意多生是非,能够这样安然等到比赛结束就最好不过了,如果有人不长眼的话,他不介意送一脚给他,结束这不长眼东西的比赛路程。

不知道谁吼了一声,对着身边的人又是突然袭击起来,被袭击的人也是不甘心的疯狂反击着,在这两人的攻击下,顿时,擂台上又是混乱成为一片,让得观众席上的人大呼过瘾,反观贵宾席那里,各大势力的人都是冷目相待,没有一丝动静,显然都是在等待那些好手脱颖而出。

这一次混乱过后,剩下的人,只剩下了一百多人,这些人,个个都是怀有不弱的气息,在古风大概看了一下,最弱的都是武侯初阶,那些武侯以下的,全部惨遭淘汰,不过其中十多人人引起了古风的注意,和他一样,各自选择了一块空地,周围数米,没有一个人敢呆在那里,其他的人看向他们的目光时,都是充斥着忌惮。

此时,贵宾席上的人也都是打起了精神,各自都是低声讨论起来,不时对着台上的选手指点着,就连高台之上的林茵如,也都是饶有兴致的撑起下巴观看着下方的战斗。

很快,那些实力偏弱一些的,都是联合在了一起,不过片刻,擂台上,泾渭分明的圈子都是形成了出来。

有大概二十多人,都是各自呆着,没有联合在一起的打算,显然各自对于自身的实力都是极有信心,看了一下他们的实力,古风便知道他们的修为大多数都出于武王初阶,已是步入了强者的阶级,而剩下的一个大圈子,则是那些武侯的选手,没有把握打败那些武王强者,也只有联合在一起,企图凭借人多的力量,将这些武王强者给打败,好得以让自己得到晋级的机会。

那武侯圈子,窃窃私语了一下,便都是将目光放在一个武王初阶的武者身上,后者一感受到不怀好意的目光时,周身的气势猛然喷发,果不其然,这数十名武侯,都是使出了各自的战技,全部往那个武王初阶招呼了过去,后者也是旋即怒吼一声,将自己的绝学使了出来,就算如此,在他将几个武侯给打下了擂台后,自己也被人海战术给淹没了。

将这个武王初阶给解决后,他们的目光又是放在了另一个同样是武王初阶的武者身上,呼啦啦的再度涌了过去。

连续几个武王初阶被这样解决后,剩下的那些武王强者也都是有些担心起来,但谁也拉不下脸面,朝对方靠拢。

最后,当武侯海潮对着另外一名武王初阶冲过去时,这武王强者怪叫一声,便是朝着另外同级武者飞奔了过去,而那人还待看好戏时,看到那个倒霉蛋冲了过来,脸色也是变得发白,同样是以同样的方法冲着其他武王强者而去,如此循环,这些武王强者被逼迫得暂时联合在了一起,剩下的二十多名武王强者,开始和六十多名武侯开始激烈的对撞起来。

古风站在角落,悠然的看着,没有一丝帮出手的打算。

“噼里啪啦”

一阵颇为激烈的两个层次的武者狠烈对撞,在付出两名武王初阶被打下擂台的代价下,他们终于是将所有的武侯武者全部给淘汰了。

“哦,还剩下二十四名选手,这样说来,加上我自己就是二十五名,这样的话,还要淘汰五名才行。”就在古风喃喃自语时,突然发现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他身上,当即感到有些愕然起来。

“就是他,刚才他没有加入我们一起对抗那些武侯。”一名男子阴森森盯着古风,冷声道。

“我们先将他给打下擂台咯,到时我们在自己选一下。”其中一人说道。

“就是,既然他没加入我们,我们就先打败他,看他还有什么好嚣张的。”

这些武王武者很快就取得了一致的意见,然后旋即都是不怀好意的望向古风,缓缓走了过来。

“哦,竟然打起我的注意了。”古风没有一丝胆怯,淡笑自语道。

“废了他。”一名武王初阶喊了一声,率先便掠了过来,在他想来,古风应该也是初阶,就算是中阶,他也能够抵挡一会,等身后的盟友到了,就是打败古风的时候。

充满斗气的手刀劈了下来,古风侧身一避,让手刀从他肩膀处落下,右拳同时泛起打量的光芒,就是一拳直接轰出,狂暴的力量将这武王初阶给连胆汁都是吐了出来,在一脚踹出,那速度之快,就连他身后那些暂时的盟友们都是救援不及,被一脚给直接踹出了擂台,狼狈的滚在了地上。

倒吸凉气的声音接二连三的传出,所有人都动容起来,那可是武王初阶,竟然只是简单的一拳一脚,便将那人给打出了擂台,这得需要至少达到武王高阶才行。

贵宾席上,那些大势力的人眼中也都是一亮,全部关注起古风来。

“说过要低调,还是引起注意了。”苦笑一声,古风眼眸低垂,淡然说道:“还有四名,谁来?”

“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败他?”

似乎是为自己打着气,也为了消除先前心中的阴影,一个武者吼了一声,将身边的盟友全部带动了起来,再度朝古风冲去。

“来得好。”古风也想看看自己极限在哪里,所以也并未逃避,将能量魔手充斥得数丈大小,就是对着他们狠狠拍了过去。

“你以为你能够抗衡我们所有人么。”

在众人不屑的目光中,各自都是使出了拿手的战技,不过片刻,能量魔手便是被打散了去。

将能量魔手击溃,他们也是没有看见了古风的身影。

突然,一人惊叫起来,他发现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道身影来,而拿到身影正不怀好意的朝他微笑着。

“你到时候下台了。”

修炼了雷动九闪的古风,他速度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速度,所以才能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别人的背后,而被人却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腿部闪烁着璀璨的蓝光,古风一道鞭腿,狠狠的甩在了那人的腰间上,将他狠狠的甩出了擂台。

唰的一声,古风的身影再次消失,让这些人又都开始有些茫然起来。

“滚”

一道淡喝声出现,古风一脚踹在了其中一个屁股上,将这人如出膛的炮弹般踢飞,又是淘汰了一个。

如同先前一样,古风再度隐匿了自己的气息。

“大家背靠背,小心这无耻之人的偷袭。”

其中一人旋即大喝道,所有人赶紧都是背靠背一起,警惕的扫视着四周,深怕自己又被古风给偷袭了。

“嘿嘿”

突然,冷笑声在所有人背靠背,形成的一个圈子中传出,他们还未来得及回头,便是看见一人惨叫着飞出了擂台。

“这人我要了,他的速度很符合我血影门的要求。”贵宾席上,那穿着血红袍的人微笑道。

“血三,这就是你不对了,你看看他先前一拳轰飞一个武王初阶的武者,那力量十足,加入我们洪武武馆是最合适不过的了。”一个胸口有着武字的壮汉笑道。

“他的步伐也很玄妙,我无极宗才是最合适他的。”无极宗的人也坐不住了,赶紧说道。

这一下,这些人都是开始激烈的争论起来。

至于贵宾席上的事,古风当然不会知道,他斜瞥了一眼高台,他发现林茵如的目光看向他时,明显带有浓烈的兴趣。

苦笑一声,不过这时也不是想其他的时候,他看了一眼那些对他明显露出畏惧的众武王,微笑道:“还有一个,怎么办,是要我亲自动手呢,还是你们自己选出一个来。”

“小子,你别嚣张,先前是我们大意,才让你几次偷袭成功,现在我们谨慎了,你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一个人愤愤不已的怒喝道。

“哦,是么,那就让我自己来选了,到时谁倒霉,被踢出擂台,那就是他命不好了,到时别怪我了。”古风怪笑道。

这话一出,顿时让那些武者都感到有些恐惧起来,然后都是悄悄的开始打量起身边的人来,毕竟,能够达到现在,谁都不容易,都不想就这样被淘汰出去,自认为如果是一对一,出了古风那个变态外,不会输任何人。

心中有了各自的想法,都是迅速各自散开起来,惊疑不定的开始怀疑起先前还是盟友的对方来。

瞥了一眼先前多嘴的那个武王初阶,后者看到古风望向他,当即感到嘴巴发苦起来,果不其然,古风指着他道:“就是这人了,将他给我踢出擂台咯,到时就是二十人了。”

“你给我去死。”看到古风目中无人的模样,被指着的武者当即发怒起来,不断的发出一道道凌厉的剑气,劈向了古风。

“想伤我?还嫩了一些。”古风的右手探出,连看都不看一眼,手指连弹,每弹一下,朝他掠来的剑气必然会爆一道,如此连续十几弹下,这些剑气都是被清得光溜溜的。

“你们不动手,那我自己动手好了。”古风懒洋洋的迈出了步伐,就这样缓缓的走了过去,在这人惊恐的目光中,古风淡然道:“是你自己跳,还是我动手?”

“你给我去死。”那人怒吼一声,率先朝古风发难,后者一笑,右手探出,径直抓住了他刺出来的利剑,然后手指在剑刃上,轻轻弹了一下,只听得当的一声,那把还算不错的利剑便是在清脆的声音下,断成了两截。

将这人的信心击溃,古风也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一脚,便将这倒霉蛋给飞出了擂台。

“好了,现在刚好二十名,到时如果有谁不服气的话,尽管来找我。”

在裁判的宣布下,古风扔下了这句话,转身离开了擂台,他却不知,在今日,所有的势力都是对他开始着重关注起来,虽然这也正是他们的意料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