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古风的攻势,老者连正眼都没有看上一眼,眼眸微垂,那完全和年龄不相符合的白润手掌从袖袍中伸了出来,只见他手掌虚压,前面的空气立时凝固起来,古风的冥皇也携带者炙热的剑芒劈在了那空气盾之上。

只听闻当的一声,强烈的反震力将古风震得踉跄后退。

那老者突然露出一抹微笑,手指轻拈,让人感到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古风的周身的空气全部被抽空了去,变成了一个真空地带,整个人也被定在了那里,任凭怎么挣扎,都是没有一丝用处。

“去死,大地龙棍。”

突然,一道带着凛然杀气的声音突兀响起,一条惊天龙棍携带着风雷之声,呼啸而来。

老者眼眸微抬,充满血色的嘴唇陡然轻喝,“滚”

在这喝声之声,老者前面骤然形成一枚空气炮,轰在了罗南的龙棍之上,那枚毫不起眼的空气炮将罗南的大地龙棍战技摧枯拉朽般摧毁掉,然后劲势不减的继续轰在有些失色的后者身上。

“噗”

只是简单的一个字,就让罗南吐血飞退,直接受了重伤。

“老头,你来试试我的拳头。”

在充斥着霸气的喝声下,一道身影带着暴涨的金芒如横冲乱撞的坦克一般,那拳头上,汇聚着一股可怕的能量波动,隐隐间都是让空气有些扭曲起来。

“死,看我涅槃金身的厉害。”

铁木的金色拳头,在他狰狞的眼神下,撕裂了空气,霸气十足的轰向了老者。

“哦,涅槃金身,这可是远古功法,可惜只是初窥门路,连入门都算不上,如果炼至大成,老朽不是你的对手,不过现在,可惜了。”

老者有些诧异,旋即惋惜的摇了摇头,脸庞转过一边,袖袍轻挥了一下,铁木的拳头宛如击打在一团棉花之上,那力道完全不得宣泄,被强行给堵在体内,反而将自己给震成了重伤。

老者身体未动,脚步未移,只是单凭极为简单的日常动作,就将古风三人给打得一个被定住,两个重伤,武皇的实力,竟然如斯恐怖。

“老头,还有我们三姐妹呢。”古芊芊怒气冲冲的盯着老者,娇喝道:“两位妹妹,我们布阵。”

“是”

小青和小云就算知道自己仅仅是个武爵,但也是没有任何胆怯,清脆的应着,就和古芊芊组成了一个奇异的阵法来,从她们娴熟的布阵手法来看,显然是配合了很久,融合程度,堪称完美。

老者好笑的看了她们一眼,调侃道:“这阵法看上去很不错,你们三人的勇气也是值得敬佩,不过实力实在是太过低了一些。”

说完,老者白皙的手指直接朝他们虚点了一下,“定”

声音落下,古芊芊他们便是惊恐的发现周遭的空气变得凝固起来,将她们的身体完全固定了下来,不能动弹分毫,就连想要张口呵斥的红唇,都是无法开启。

被困住的古风,此时双眸中陡然涌现出幽蓝诡异的蓝色火焰出来,若是有人刻意观察的话,刻意看得出古风双眸前的那一片真空都被焚烧得裂出道道细微的黑色裂缝来,这恐怖的温度,竟然只是在眼眸之内,就单凭那股温度,就将这空间给烧得小范围崩溃。

“嗯”

老者刚转身看向铁男,红润的脸庞突然一变,凌厉的目光陡然射向另一处,浑浊的老眼随即微凝起来,在他囚禁古风的那片区域里,此刻完全被幽蓝火焰充斥着,后者离地悬浮于半空,无数的火焰自他体内喷薄而出,那被完全杜绝的区域,炙热的温度甚至强行浸透而出,让在场所有人都是感到温度陡然急速升高,皆是有些惊骇的望向古风那一片区域。

“古风”

看到古风出现异状,雅菲随即感到莫名的担惊受怕起来,焦急的声音甚至带上了一丝的哭意。

“这是怎么回事?”铁男被这股突然起来的温度弄得有些惊吓,目光带着未知的惊惶看向离地悬浮的古风,随即连忙道:“将他给我杀了这诡异的狗东西。”

“砰”

老者还未动身,囚禁古风的真空就被那里面的幽蓝火焰给焚烧得崩溃,有着火焰依附的魔神翼,缓缓闪动着,诡异的双眸盯着前者,他嘴唇微动,“魔神的威严,不容任何人来侮辱。”

此时的古风,意识已是变得模糊起来,燃烧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老者,他现在只知道,要将这老者给杀死。

“什么鬼东西,竟然还冒充远古神灵。”老者戏谑的说道,目光讥讽的望着古风。

“雷动九闪”

呢喃的声音陡然传出,古风的身体瞬间消失,就像突然人间蒸发一样,任何人都感受不到他的一丁点气息,就连那老者,搜索了一阵后,捕捉不到古风气息的他,眼神都是有些戒备的开始扫视着周身起来。

“咳”

躺在地上的罗南和铁木,在雅菲的治疗下,勉强能够开口说话了,罗南有些艰难的抹去嘴角的鲜血,苦笑道:“这变态的家伙,怎么每次似乎都有使不完的底牌。”

“不是”

铁木否定了罗南的说法,雅菲也急忙看向前者,等待着接下来的话,铁木沉重的道:“以古风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完全将自己的气息隐匿起来,我感觉似乎他动用了某种禁忌的东西,他的意识完全被那种禁忌的东西给操控了。”

“你是说,现在的他,并不是本人。”罗南听出了铁木的意思,惊讶的道。

“不错”

铁木肯定的点了点头,雅菲的心也随之沉到了谷底,紧抓着衣角的小手狠狠的拧在了一起,她从来这么痛恨过自己,恨自己以为能够帮得上古风的忙,现在发现却仍旧是他的累赘,甚至害得他动用了不该动用的东西。

“魔神三击第二式,魔焰滔天。”

老者的双目不知何时已是紧闭了起来,就在那飘渺不定的声音诡异的荡漾而出时,他陡然睁开了双眼,对着守护在铁男一旁的另一位白衣老者急喝道:“保护好王子殿下。”

那白衣老者就在古风的声音出现时,心中也是出现一抹不安,他的双臂张开,双掌之上都是出现乳白色的光环,光环迎风而涨,最后融合成一个足以将他们全部保护起来的光膜,成碗状倒盖而下。

“轰”

在所有惊恐的目光中,这一片区域突然大量的幽蓝火焰暴涌而出,剧烈的焚烧这一片天地,所有的空气全部被焚烧成虚无,就算在火海之外的雅菲他们,也是感到此刻体内的水分在不断的蒸发着,不得不断的朝后急退,那随火而来的风也是形成了一道连接天地的飓风开始到处肆虐,乳白色的光膜在这漫天蓝色火海中,是那么的显眼,光膜之上,不断的泛起乳白色的光芒在抵御着火焰的焚烧,圈圈涟漪荡起,就像波纹一般扩散而开。

立于光膜之外的老者,他的身体也爆发出浩瀚的斗气,这斗气凝实而深邃,虚幻缥缈,却将古风的火海完全隔绝在一米之外。

“火龙现,世间灭”

飘忽不定的声音再次传出,漫天火海中,那些幽蓝火焰全部汇聚而来,随后组成了一条栩栩如生的蓝色火龙出来。

火龙生成,那巨大的尾巴就是化成蓝影甩向了老者,后者冷哼一声,脚掌轻轻跺了下地面,他的前方,旋即凸起一面厚实的土墙。

尾巴甩在了土墙之上,只是啪啦一声,泥土飞溅,土墙没有任何意外的崩溃,而后面的老者已是不见,火龙眼中掠过一抹诧异,旋即涌现凶狠,燃烧着火焰的龙爪对着龙首上空就抓了过去。

“好诡异的战技,不过看老朽是怎么破你战技。”

就在龙爪抓向无人的虚空那一刹,带着几分老意的声音也随之传出,老者的身体出现在那一片虚空处,身后在雄浑的斗气凝聚下,一只有着锐利双眼,锋利巨啄的苍鹰爆闪而出。

老者站在苍鹰背上,苍鹰双翅一震,恐怖的飓风凭空生成,直接一个席卷,便是将火龙的龙爪给搅散。

“哈哈,任你如何古怪,在老朽面前,如同土鸡瓦狗。”老者大笑一声,手指所向,那苍鹰的利爪,猛抓而下,直接狠狠的抓进了龙首之内。

“吼”

带着剧烈痛苦的咆哮声让雅菲他们心中一紧,要不是实力太过底下,他们真的很想冲进去追随古风一起战斗。

在老者阴狠的眼神下,苍鹰不断的扬起利爪,每一爪,火龙都会虚幻一分,如此反复了几次,火龙终于是在震天的吼声中,缓缓消散。

随着火龙的消散,漫天火海也是开始消失,在最后一丝火苗消失时,雅菲他们也清楚的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不过旋即他们都是大惊失色,古风浑身血迹斑斑,那老者的手掌掐在其颈脖上,任凭古风吊在半空。

抵御着火海焚烧的光膜在此刻也是被那白衣老者挥手打散,里面的铁男心有余悸的看着被老者提在手中的古风,他收敛了眼中的惊惶,露出了狰狞,走上前,对着古风就是踹了两脚,恶狠狠的骂着,似乎是在遮掩先前他的慌张。

“这小子还真的很诡异,他只是一个武爵中阶么?真的是不可思议啊。”提着古风的老者,眼中已没有了轻视,不过随即升腾而起的贪婪,现出了他对古风那战技的贪念。

“杀了他,腾老。”发泄了一下,铁男不敢在继续留着古风,深怕又起异象,当即命令那被称为腾老的老者下手处决了古风。

腾老眼中闪烁着贪念,手掌浮现出一抹诡异的光晕出来,他心中已打算好,表面上用狠劲,暗地里将古风的灵魂抽出,暗中逼问得到功法后,再将其烟消云散。

腾老泛着光晕的手掌缓缓的接触在了古风的天灵盖之上,就在铁男快意的眼神中,要发力的那一霎,一道带着死意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杀了他,我现在也立即跟着陪葬。”

铁男顺着声音望去,当即被吓了一跳,此刻的雅菲,手持着匕首,抵在雪白的脖间,身体不可抑制的微微颤抖的走了过来,不过眼神的坚定让铁男旋即对着腾老连声吼道:“腾老,停下,停下。”

“嗯?”腾老疑惑的应了一声,随即看到匕首架在自己脖子间的雅菲,才是了然的停下了手掌,不过眼中也掠过一抹遗憾,眼看就要得逞,却被阻拦了,不过也没办法,谁叫自家王子喜欢着女人呢。

“雅菲,你这是何苦,这男人没实力,没势力,你和他,除了颠簸流离,只会让你父皇为难。”铁男皱着眉头,英俊的面容充斥着一丝恨意,他心爱的女人正在用生命来威胁他释放另一个男人。

雅菲不为所动,身体虽然颤抖,那握着匕首的芊芊玉手可是坚定的很,她决然道:“放了他,要不然,我死。”

“你听见了没有。”雅菲的手臂猛然朝内刺了一些,细嫩的脖子都是被划出一道伤痕,丝丝鲜血随即流出,让铁男又恨又急,急忙让腾老将古风放在地上,他劝阻道:“我放他下来了,你也放下匕首。”

嘴中这样说着,放在背后的手也在打着手势,他身后的两老看到后,都是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这异样,雅菲没有察觉,但是她身后不远处的罗南却是敏锐的捕捉到了,他立时喝道:“雅菲,小心。”

雅菲一怔,一道白影如鬼魅般的袭来,将前者周身涌出的绿色能量挥手打散,就想夺下她手中的匕首。

“我死给你看。”

雅菲绝望的闭上了眼,手中的匕首快若闪电的刺向自己的脖子,就算白衣老者速度再快,他也不可能在此刻定住雅菲的自杀。

眼看雅菲就要香消玉损,铁男吓得面色苍白,急声道:“雅儿,不要,百老,你快退回来。”

“唰”

百老不甘的看了看雅菲手中的匕首,然后狠毒的望向面容泛起得意笑容的罗南,无奈的转身而回。

“我放,我放,但你要跟我回去。”铁男阴冷的盯了一阵地上已陷入昏迷的古风,眼神柔和的望向雅菲,轻声道。

依恋的望了古风一眼,雅菲转头道:“将古风带过来。”

闻言,铁木立即跑了过去,在铁男恨恨的目光中,将古风抱了起来,转身而回时,突然就拉住雅菲,“我们快走。”

拉了一下,铁木却感到后者没有一丝想要离开的迹象,也不由停下了脚步,疑惑的望着雅菲。

雅菲凄苦一笑,道:“我们走不了的,我跟他们离去便是,有我在,他们不敢伤害你们的。”

铁木听到,不由放下拉扯着雅菲的手掌,后者目光痴痴的看着被前者抱在怀里的古风,白嫩如雪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庞,依依不舍的道:“古风,我就要离去了,我等你来接我。”

收回手掌,雅菲仍是匕首抵在玉颈前,决然的走向了铁男。

“我们走,如果我发现你还去找他们的麻烦,你能阻止我一次,却不能阻止我第二次。”

本来心中还在动坏心思的铁男,听到这句话,也只能不甘的放弃,眼神阴狠的看了看罗南他们,转身掠上了飞行魔兽,冷声道:“我们走。”

在罗南他们松了一口气的眼神中,飞行魔兽腾空而起,旋即消失在这一片区域里。

“古风怎么样了。”没有了威胁,古芊芊旋即飞奔了过来,双眼含泪,嘴唇不住的颤抖着,轻轻的擦拭着古风脸上的血迹。

在鼻间探了一下,铁木笑道:“没事,他气息平稳,只是消耗太大,现在昏迷过去了。”

闻言,古芊芊紧悬的心也是缓缓放了下来,不过随即又担忧道:“等他醒过来发现雅菲不在怎么办,他会发疯的。”

铁木也只能苦笑的摇了摇头,这还能怎么办,对方是古国之一的铁战古国,强者如云,只是两个武皇,就需要让雅菲用性命来保护他们。

罗南此时也是在小青和小云的扶助下,站了起来,虚弱的道:“我们先离开这里,这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其他的事,等我们回到道尔帝国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