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只是一阵扭曲,古风的残影停留半空,真身却已是出现在林会的身旁,在后者惊恐交加的眼神中,他的拳头带着无可匹敌的劲风,狠狠击打在了后者的肚子上。

在这刚猛霸道的一拳之下,林会被打得连气都是有些喘不过来,整个人被强横的力道给打得倒飞而出。

”唰”

古风又出现在了罗通的身旁,不过后者似乎早有防备,手中的血饮刀对着周身一阵劈砍,刀芒四处乱射,不过有着魔神翼的保护,翅膀只是轻微煽动一下,那些劈向古风的刀芒就被弹射而开。

“当”

罗通快而准的劈在了古风身上,在有惊有喜的所有目光中,罗通的血饮刀狠狠从古风的头顶直劈至地上。

“这是残影。”古芊芊惊骇欲绝,罗南却是紧紧的抓住了前者的手,杰说道。

果然,被罗通劈中的古风开始缓缓消散,而真身已是不知何时出现在前者的另一边,能量魔手直接一掌将其给狠狠的扇了出去。

“哗”

本都是蠢蠢欲动的众武者们,此时都是停下了脚步,他们的心中产生了畏惧,对一个武爵中阶产生了畏惧之心。

这也难怪,两个出生大家族的年轻翘楚,都是武侯高阶,竟然抵挡不住古风的一招,就是完全败退了下来。

所有人都敬畏的看着傲立在中间的古风,林会在家族其他人的帮助下,双眼通红的看着古风,愤怒的大喊道:“他只是一个人,你们怕什么,杀了他,神器就是我们的了。”

罗通也是站起身来,擦拭了一下嘴边的血迹,狰狞的望着古风,疯狂的乱吼。

大厅内只有这两人的声音在回荡着,那些武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没有一个敢上前。

“林家的族人们,都给我上。”林会看到所有人都不敢上前,便是指使起自己的族人来。

而林家的族人也都是犹豫不前,根本不敢在这个时候去招惹古风。

林会气急,当即拿出手中的七星剑,大喝道:“我有长老赐予的七星剑,见剑如见人,现在我命令你们都给我去杀了他。”

见到林会拿出了七星剑,其中一个族人不满道:“林会,你别拿七星剑来压我们,这古风有神器的保护,我们根本伤不了他。”

就在林会气急败坏的正想说话,一道风声掠过,他顿时感到手中一轻,望向手心时,当即感到一阵天昏地暗,七星剑不见了。

“好一把宝剑,可惜了,没有遇到好的主人。”古风悬浮在半空,仔细的打量七星剑,啧啧两声,感叹道。

“竟敢墙我林家宝器,你找死不成。”林会怒目圆睁,怒喝一声,而还不带他出手,古风却又是身形一闪,当再次出现在半空时,他的手中又是多了一把通体血红的刀来,这把刀正是罗通的那把血饮刀。

“杂种,盗我罗家宝器。”罗通同样感到一阵眼黑,当即张口喝骂。

“嘴贱,张嘴。”古风眼瞪罗通,身体微晃,只听见啪的一身,罗通感到一阵头昏眼花,脸颊处,多了一道巴掌印。

“辱我林家,找死。”

“辱我罗家,找死。”

两个家族的人,此时就算古风在怎么强横,他们也不敢再畏缩不前了,自己的家族宝器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被拿走,脸算是丢尽了,所以都是纷纷出言呵斥,全部扑向了古风。

“来得好。”

古风一笑,手掌轻拍两下。

“唰唰唰唰”

陡然,林罗两家的人都停了下来,全都是惊恐的望向古风,不敢妄动,就连林会和罗通一时间都是迅速闭上了嘴,因为他们喉间都是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血红的细剑,而古风悠然的悬浮在半空,微笑的望着他们,手中掐着印结,只要变化一下,他们就全部会变成尸体。

“古风,你敢杀我林家之人,你出去后,绝对会受到我林家疯狂的追杀。”林会眼中闪烁着惊恐,却色厉内荏的威胁着古风。

“哦,你当我真不敢杀了你们。”古风眼中一寒,林会喉间的血红细剑旋即往前猛刺,在林会惊恐叫声中,他的喉咙被割出了一道细微的伤口,丝丝鲜血也是流了出来。

“住手。”一名林家族人及时喊道,他眼神灰败,失落道:“我们认输,还请放了我家少主,我们立即退出。”

“哦,那这把剑呢?”古风扬了一下手中的七星剑,笑道。

“这把剑,到时我族内长辈自会亲自讨回。”那族人眼神狠毒的光芒隐晦闪过,言词却是显得颇为的恭敬。

古风玩味的看了他一眼,便是笑眯眯的拍了拍手,将血红细剑全部散了去。

“告辞。”

不管林会怎么挣扎,林家的族人都是强行将他带出了大殿。

“我们罗家也告辞,血饮刀以后自会讨回。”罗通也不是笨蛋,看到林家都被逼退了,也是扔下一句话,带着族人狼狈而退。

其他那些小势力,见到林罗两家都是败退,当即也是纷纷转身逃出大殿,他们也不是这么想不开,进入这远古神殿,他们也得到了许多功法宝物,也不算是空手而回,人心不足蛇吞象,有时认清形势才能活得更加长久。

不过片刻,大殿内都是变得寂静了下来,收起魔神翼,古风落到地面,便朝着古芊芊他们走去。

“古风”

雅菲激动得小脸有些涨红,先前那一幕实在让她感到惊心动魄,现在看到古风完好无损而回,变得有些失态起来。

看着想上前,又有些畏惧的雅菲,古风停下了脚步,漆黑的眸子深深的凝视着这让人想要好好怜惜的人儿,片刻后,他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手掌伸了出来,轻笑道:“雅儿。”

一句在平常不过的雅儿,却让雅菲在此刻终于忍不住,吧嗒吧嗒的落下了泪,哽咽的声音让她声腔颤抖,他以前就是这么叫自己的,在那件事发生后,她等这一声,等得实在太久了,现在终于听到了,雅菲带着哭腔扑进了古风的怀里。

微笑的轻抚雅菲的背后,古风此时的心,感到从所未有的满足,他终于想透了,他古家被灭,只是她父亲一人所为,强行将她牵扯进去,这并不是他的初衷,古风只要知道自己爱眼前这个人儿就好,至于以后的事,那就留到以后再说吧。

古芊芊眼神有些复杂,旋即又全部收敛了起来,开心的望着眼前这一幕,她也如古风现在想的一样,不管怎么样,雅菲都是无辜的,她为了古风,不惜和父亲翻脸,都要来到古风的身边,并且终日默默无声的陪伴在他身边,一个人,有这么心爱自己的女人,还有什么好要求的呢。

“咳”

咳嗽的声音打断了古风和雅菲,罗南虚弱的笑道:“古风,别有了新欢,就忘记现在还有两个重伤患者躺在这里。”

雅菲羞红着脸,急忙挣脱了古风的怀抱,急忙走过去,帮罗南和铁木开始治疗起来。

不过似乎是有意的,在这治疗当中,罗南和铁木感到比先前的治疗更加的难受。

铁木实在憋屈,他从头到尾都是微笑看着,没有说过一句话,却是被殃及池鱼,实在是有够无辜。

神殿外,已是乱得一塌糊涂,当林会和罗通带着各自的族人狼狈出来后,两家人都是心中不安起来,当听闻到宝器被抢,都是气得火冒三丈,不过看到这些人狼狈不堪的模样,又是有些余心不忍起来,不过在听到他们两家的宝器都是被一个叫古风,不过武爵中阶的年轻人抢去后,都是火热起来,这神器实在是太恐怖了,如果的都这神器,自己的家族恐怕在这帝国就是一手遮天了。

曹崩看到孟奎出来,却没有看到古风他们,心中就是一急,难道出事了?他旋即开口问道:“孟奎,古风他们呢?”

孟奎有些尴尬,先前在大殿之内,他们虽然没有抢古风的神器,但在林罗两家向古风发难时,他们也没有出手相帮,要不是古风他们事先安排好,恐怕要全军覆没,现在被族长询问,他含糊其词道:“古风他们等一下就出来。”

“那是谁得到了神主大人的装备?”曹崩问出了一直憋在心里的问题。

这下,孟奎也不好含糊了,正色道:“古风得到了神主大人遗留下来的装备。”

得到心中想要的答案,曹崩当即欣喜起来,心中喃喃道,“不愧是神主大人选出的继承者啊,只不过一个武爵中阶,就能够从众多势力中脱颖而出,将神器拿到手。”

就在此时,几道身影从神殿中射出,所有的目光旋即放在了这几道身影身上,不过目光随即都停留在其中一个背有双翼的年轻人身上,眼神变得极其火热起来。

“哟”古风扫了一眼,便笑道:“这么多人都在迎接我们啊,实在是不敢当啊。”

“古风,将我林家七星剑交出来,并留下神器,饶你一命。”林会看到古风出来,有了众多长辈在身边,他再度变得无比嚣张。

“林会,被我打了一顿,还嫌不够,还想在继续?”古风嘿嘿一笑,讥讽道。

“无耻小儿,抢我林家宝器,还不快快交出。”先前几次想要杀罗南的中年人此时也是开口喝道。

对于他们的话,古风却是并未理会,带着雅菲他们,直接掠到了满脸激动的曹崩面前,笑道:“族长,幸不辱命,小子成功将魔主遗留下来的神器拿了回来。”

“好好好”

曹崩激动的说道。

“这次行动,孟奎他们没有给你捣乱吧。”不满的瞥了一眼自行先出来的孟奎,曹崩说道。

古风笑吟吟的看着孟奎,在后者尴尬的眼神中,他笑道:“这次还好多亏孟奎大哥他们鼎力相助,我们才能够成功拿回神器。”

看到古风这样说,罗南他们刚欲开口说话,看到前者手掌在背后打的手势中,旋即瞪了孟奎他们一眼,然后将头扭过了一边。

罗南他们的眼神,曹崩当然注意到了,随即狠狠瞪了孟奎一眼,看来古风只是为了保住他的面子才这样说的,鼎力相助是不可能了,不捣乱算是很配合了。

不过此时也不是说孟奎他们的地方,曹崩旋即笑眯眯的走到古风的身后,轻轻抚摸着魔神翼,他笑道:“这就是神主大人当年使用的神器么,果然非同小可啊,我感到里面隐藏着恐怖的气息。”

看到古风他们若无旁人的笑谈着,林罗两家的长老们实在是看不过去了,他们家族各自的宝器还在古风手中呢,都是怒喝道:“狂妄的小子,你若是不将我们的宝器交出来,今日定要你横尸当场。”

“哼”

闻言,曹崩冷哼一声,转头看向他们,冷声道:“谁敢说如此大话,在我力族面前狂言,找死不成?”

“哦,你们说的是这两把武器么。”古风笑眯眯的将七星剑和血饮刀拿了出来,扬了扬笑道。

听到古风的话,曹崩也看到了古风手中的武器,当即无奈起来,看着这不安分的主,没想到拿回了神主大人留下的神器,还将林家和罗家的宝器都是抢了过来,这下实在是有些难办了。

”还给我们,其他的帐在和你算。”林家一位老者,瞪眼道。

“我若是不还呢?”古风笑道。

“死”

林家老者冷冷的抛出了一个字。

“谁敢动他。”这下,曹崩不爽了,这可是力族的地盘,竟然在力族的地盘威胁神主大人的传承者,这不是抽力族的耳光么,即使他们并不知道古风的真正身份,不过在曹崩想来,不管他们知不知道,侮辱了就是侮辱了。

曹崩笑眯眯的对着古风说道:“这两把武器,你喜欢就留下。”

说着,看了面色难看林罗两家一眼,冷声道:“我倒要看看,今日,谁敢在这里撒野。”

“曹崩,别以为这是你力族的势力范围,我们就不敢惹你们了。”林家老者森然的看着曹崩。

“曹崩,今日就算我们打不过你们,来日等我罗家强者一到,就算拼个你死我活,我也要将夺我罗家宝器的人给杀了。”罗家长老同样在一旁出言威胁。

“哼,现在你们滚吧,我不和你们计较,若是不识抬举的话。”曹崩冷笑两声,拍了拍手掌,顿时,力族内的十多个长老全部浮现在半空,其他族内强者都是暴掠而出,虎视眈眈着他们。

“很好,今日你力族势大,我林家认输,这小子,我看你能保多久。”

“我们走。”

林家老者面色阴沉,旋即转身离去。

罗家同样是面色阴霾,扔下几句场面话后,转身离去。

其他的势力看到剑拔弩张的场面就这样哑火了,都是有些扫兴,不过他们也不敢说什么,没看头了,也都是同样转身离开。

回到力族,曹崩立即大摆宴席。

坐在主位上,曹崩饮尽一杯酒,他高兴的大笑道:“今日,我要宣布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这件事,对于我们力族来说,是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

曹崩这话一说出,本热闹非凡的大厅都静了下来,都望向曹崩,等他继续说着。

“古风,就是我族祖先所侍奉的神主大人,选定的传承者,今后我力族,以他为首,来日他继承神主大人之位后,我等将成为他的信徒。”

曹崩的话,石破天惊,所有力族人都变得如石像一般,一下脑筋都是转不过弯来。

“族长这话的意思是?”孟奎喃喃说道,旋即想到了今日争夺魔神翼的场面,其中一个武侯武者,在抓魔神翼时,便轻描淡写的被斩成了两半,而古风一个小小的武爵中阶,却能够轻而易举的抓住魔神翼,并且在短短的几分钟和魔神翼融合,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古风正是神主大人选定的传承者,才能够这么快的和魔神翼融合,还有他手中的那把剑,和神主大人的剑根本就是一模一样。

想到此处,孟奎站起身来,高声道:“今日在神殿之内,古风大人得到魔神翼,就是神主大人对他的肯定,所以,我相信古风大人就是神主大人指定的传承者,以后,我孟奎将追随古风大人。”

说完,孟奎走出来,对着古风郑重行了一礼,后者也是笑着坦然接受,不管这孟奎先前怎么样,他只是气愤大姐他们亵渎圣地而已,现在得到他的效忠,这是一个好的开头。

而从头到尾都一头迷雾的雅菲他们,则是张大了嘴巴,看着眼前这一幕,他们怎么也无法相信,怎么古风就突然变成了他们口中那神主大人的传承者。

“到时我在和你们细说。”古风也是看到他们愕然的眼神,嘴唇微动,如是说道。

在曹崩和孟奎的渲染下,其他的族人想了想,似乎也正是如此,当即都是高声欢呼的奉古风为主。

一场惊险的争夺,奠定了古风的地位。

宴席散后,古风他们便是回到了房间。

一进房间,古风便是被压到了椅子上,罗南他们都是恶狠狠的看着他,“老实交代,当日曹崩突然改口不杀我们,我就觉得奇怪,见你一面之后,更是有着将你看为自己人的迹象,现在更是奉你为主,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就是,从实招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小青他们也是恶狠狠的道。

苦笑一声,古风无奈的耸了耸肩,将一些必要的省略后,从头到尾的都说了出来,虽然经过精简,不过还是让他们大声惊呼,实在是匪夷所思。

罗南和铁木更是夸张的一个劲盯着古风,不断说道:“变态,怪物。”

雅菲坐在一旁,始终眼神温柔的看着古风,她的男人,越强大越好。

翌日,古风他们便是启程回磐石帝国,在那里,他的两个哥哥都还在等着他的回归。

在曹崩他们的护送下,就算林家和罗家一直盯着,却是不敢有丝毫妄动,眼睁睁的看着古风被送到了道儿帝国边境。

“古风大人,你等先行离去,到时将族内整顿好,我就会带着整个部族前去寻你。”曹崩抱拳说道。

“曹族长,不急,等你们到来后,我必定帮你们接风洗尘。”古风也是笑道。

这一次的收获,是他无法想到的,原本只是来将姐姐接走而已,想不到得到了魔主的第二件装备,还得到了上古遗族,力族的效忠,这可不是先前的他敢想象的。

与曹崩他们拜别后,古风等人便是追星赶月的往磐石帝国赶回。

连续多日的赶路,古风他们也是越发接近磐石帝国的边境。

这一日,正在赶路的古风他们,突然感到前方一片黑压压,抬头望去,立时停下了脚步,眼神变得凝重起来,在前方上空那里,有着数十只飞行魔兽悬浮着,每一只飞行魔兽上面都停有几个人,看到古风他们的身影后,便都是刷刷落地,挡住了古风他们的去路。

“你们是谁?”古风沉声问道。

“呵呵”

那一帮人,突然分开出一条道来,一个十分英俊的男子走了出来,他没有看古风一眼,只是定定的望着雅菲,笑道:“雅儿,我受你父皇的委托,来将你接回去,顺便就这人的人头给带回去。”

说着,这男子指向古风。

“是你,铁男。”雅菲面色有些苍白起来。

“他是谁?”古风问向雅菲。

雅菲道:“他就是铁战古国的王子,铁男。”

“铁战古国。”古风喃喃一句,他们的神色都变得凝重起来,若是他没猜错的话,这铁战古国可是四大古国之一,四大古国,就像上古遗族这样,由远古传承下来的,不过那些上古遗族都是隐世山林,不像这些国家在远古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古国,可不是亚蓝帝国这些超级帝国可以比的,古国存在的年月历史和它那无比丰厚的底蕴,都不是这些所谓超级帝国可以相提并论的。

“正是”

铁男微微一笑,十分绅士的行了一礼道:“我是铁战古国的大王子,铁男,这次是受雅儿父皇的委托,前来将雅儿带回亚蓝帝国,顺便将你的人头一并带回去。”

铁男漫不经心的说着,就像在说一件小事一般,不过他确实有这个资格,因为他是铁战古国的王子。

“呵呵,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古风淡笑一声。

“没关系,这次我带来的人,足够让你授首于此了。”铁男笑眯眯的轻拍了下手掌,从他身后中,两名气势恐怖的老者缓缓走了出来,对着前者行了一礼后,便是漠然的盯着古风。

“这是武皇?”罗南感受了一下那宛如大海汪洋一般的气势,当即失声道。

“没错,这正是我带来的两名武皇强者。”铁男轻笑道:“古风,这道菜,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呢?”

“铁男,你别太过分了。”雅菲怒视着铁男,娇喝道。

“雅儿,他可是通缉犯,和这些人终日混在一起,对你没有好处,我带你回去后,我就会让我父皇向你父皇提亲。”铁男没有任何动怒,眼神柔和的看着雅菲。

“古风,你先带雅菲走,我和铁木挡住。”罗南和铁木双双挡在了古风的身前。

“你们谁都别想走。”铁男笑道,旋即手指指向古风,轻声道:“杀了他。”

“是,王子殿下。”其中一名老者应了一声,脚掌踏前一步,漠然道:“小子,你命不好,得罪了我们王子殿下,现在是你自己束手就擒呢,还是让老夫自己出手,如果老夫亲自出手的话,恐怕难以给你留下全尸。”

“大姐,你们退后。”古风手掌一握,冥皇现于手中,身体一晃,魔神翼也是猛的浮现而出,然后张了开来,那股气息,虽然比不得老者,但也算是强悍了。

“哦,竟然还有这等神器。”那老者老眼一亮,旋即有些贪婪的说道。

“有本事你过来拿。”

古风厉声喝道,手中的冥皇也是带起凌厉的剑气,狠狠的劈向了老者,就算他是武皇又如何,他是魔主的传承者,尊严不是谁都可以来踩上两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