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

两道倩影浮现而出,其中一个绝美女子一见到站在地上喘着粗气的古风,美眸中的焦急之色一览无余,而另一位中年美妇震慑魂阴不敢轻举妄动后,瞥了一眼前者,见到其安然无恙后,面色也是有所缓和,继而又锁定着阴晴不定的魂阴。

听到熟悉的声音,撩拨起了他刻意隐藏在心里的倩影,顺眼望去,眼前之人与心中的倩影完美的重叠在了一起,古风并没有表现出激动的心情来,表情复杂的望着朝他飞奔而来的女子,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他感到喉咙干涩,嘴巴动了动,还是没有发出声音来,扯过斗篷,将那已完全褪去稚嫩,多了几份刚毅和成熟的脸庞完全掩盖了起来。

“不要这样好么。”

看到古风的举动,雅菲飞奔的脚步不由停了下来,一双秋水般的眸子浮现了水雾,她感觉到了古风和她之间的隔阂,这道看不见的隔阂,将她原本欣喜万分的心情打落到了谷底,宛如一道大山,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沈冰看到如她早已预料到的一幕,心中也是微微叹了口气,她没有出声,也没有任何动作想要阻拦或者劝解的意思,这隔阂,只能看雅菲自己怎么去解开了,解不开的话,也许他们两人,以后就是两条平行线,再也不会有任何一点联系了。

雅菲轻轻走到已被斗篷掩盖而看不清楚任何表情的古风面前,白皙的手指想要掀开后者的斗篷,却感觉到后者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她伸过来的手。

雅菲终于是忍不住,豆大的泪珠,顺着美丽的脸颊流淌而下。

泪水滴落于地,并没有任何的声音,古风却清晰的感觉到眼前让人怜爱的人儿已是伤心哭泣,心情极其的复杂,这人儿,是他心爱的女人,却又是将他家族灭亡,有着血海深仇之人的女儿,更是高贵不可攀的公主。

“你.....走吧。”

良久,斗篷下,才是传出断断续续的沙哑声音。

“不,不要赶我走,你家族出事后我才知道这件事的,我知道的话,我一定会极力去阻拦的。”

激动的心情让雅菲身体压抑不住的颤抖起来,声音带着乞求,只想与眼前之人在一起,不管她有如何高贵的身份,有多么美丽的容颜,在此刻,她只是一个渴望得到爱人宽容的小女子。

远处的魂阴,望着这一幕,突然桀桀怪笑道:“桀桀,好感人的场面啊,我都快要哭出来了。”

“你给我闭嘴,没有一点人性的东西。”

魂阴的恐怖,沈冰却是一点都不畏惧,看到魂阴阴阳怪气的模样,当下出言呵斥,手中缭绕的磅礴能量,只要一言不合,便要大打出手的迹象。

“沈冰,别以为我还真的怕了你,要不是你是那老不死的徒弟,老子一掌就劈了你。”一想起自己每次都被这女人给破坏好事时,魂阴就有些气急败坏,不过嘴巴凶是凶,他却并没有任何动手的迹象,显然对于他口中那个老不死的极其的畏惧。

“你走吧,魂阴,这小子我保下了。”瞥了一眼,沈冰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就像赶苍蝇一般。

“沈冰,你不要太过分了。”魂阴面色阴沉下来,怎么说他也是个武皇强者,现在竟然被如赶苍蝇一般,这等侮辱,让他浑身都是有些颤抖起来。

“你还想怎么样?”不屑的瞪了一眼,沈冰讽刺道。

“这小子我杀定了,小公主我也会带回皇宫。”

魂阴阴笑数声,突然黑气缭绕,数道带着黑光的锁链刷刷暴射而出,撕裂了空气,穿透了空间,瞬间就将古风和雅菲周围的空间全部锁死,更是有一把闪烁着寒芒的镰刀斩向古风的头颅。

“你找死。”

沈冰娇喝一声,脚掌一踏,整个人消失不见,出现时,已是在被锁链封锁的空间之内,柔嫩的手掌轻挥着,磅礴浩瀚的生命能量迅速形成了一面盾牌,挡在几人身前。

“当”

镰刀斩在无形的盾牌之上,黑色的气雾如附骨之蛆般全部涌向盾牌,磅礴的生命能量透发着无限的生机,每一道涌来的气雾都是被全部抵消。

“唰”

收回镰刀,魂阴面色阴沉似水,气急败坏的道:“沈冰,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真惹怒了老子,我杀了你又如何。”

“你试试看。”沈冰轻笑一声,手掌一挥,一面有着玄奥符文的令牌出现在手中,“你要是还不滚的话,自然会有人来收拾你。”

“你”

沈冰手中的令牌出现时,魂阴的表情就是变得极其的难看起来,浓浓的忌惮充斥着眼球,片刻后,他才是狠狠的盯了沈冰一眼,“算你狠,我们走着瞧,我就不信你能保这小子一辈子不成。”

“小子,算你走运,下次就不见得你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抛下两句狠话,魂阴不甘的再度瞥了古风他们几眼,终于是在黑雾的包裹下,消失不见。

“谢过前辈”

古风对着沈冰抱拳躬身,就欲转身而去。

“小子,我救了你,你轻描淡写的扔下一句话,就这么想要离去了。”古风的态度,让沈冰嘴角一抽,心头变得十分不爽起来,老娘为了你,从遥遥千里之外赶过来,还不是为了救你的小命,现在倒好,轻飘飘的扔下这句话,就想走了。

“前辈的救命之恩,小子以后有机会,定当涌泉以报,只是现在有要事在身,拖延不得,如有不妥之处,还请前辈多多包涵。”

古风再度行了一礼,便是转身大步踏出,没有一丝犹豫。

“呵呵,好一个前辈。”沈冰被古风弄得那是怒火中烧,一道匹练甩出,啪的一声,在古风的脚下击出一道浅坑来,“现在弄得和老娘这般生分,你小子想死了不成?”

沈冰的彪悍,让得古风都是一怔,随即不得已转过身来,苦笑道:“前辈,我们也就是一面之缘,小子我真的是有要事在身,以后有机会,自会向前辈赔罪。”

“小子,我告诉你,按照正常的程序来走,老娘我现在可是你的奶奶。”沈冰似乎也被气昏头了,突然说出这句话来。

“奶奶?”

古风头脑一阵发昏,虽然他知道爷爷和她的关系不简单,但没想到深到了这个地步,好一会才是有些清醒过来,苦笑道:“问题现在您不是我奶奶。”

“这个.....”

沈冰一楞,随即脸庞浮现一抹红晕,悻悻的挥了挥手,恼羞成怒道:“好吧,小子,你爱去哪就去哪吧,死了关我屁事。”

“谢过前辈。”

古风转身前眼角偷偷瞥了一眼从头到尾一直望着他的雅菲,心中很是复杂,显然现在他没有能够做出准确决定的理智,带着复杂的心情,最终踏步而出。

“古风”

雅菲看到毫不犹豫转身离去的古风,心中仿若少了什么东西一般,让她感到比死了还难受,尖锐的指甲掐在掌心中,鲜血流出都是不知。

“哎”雅菲伤心欲绝的面容让沈冰也变得惆怅起来,叹了口气,旋即朝着古风的方向走去,走了两步,看到雅菲并没有跟上,不由回头轻声道:“你这丫头,还不跟上,那小子就要走远啦。”

“我们要追上他么?”雅菲弱弱的说道。

翻了翻白眼,沈冰不再说话,朝着掠去。

见状,低声哭泣的雅菲当下急忙随便擦了擦眼泪跟了上去。

走了数里,古风无奈的发现身后不远处始终吊着两根尾巴,他停,她们也停,他走,她们也走,跑又跑不过,反复数次后,古风终于是忍耐不住,皱着眉头道:“前辈,你们到底要跟我到何时?”

“哟”沈冰大惊小怪起来,“这是你的地盘么?”

古风摇摇头。

“这是你修的路么?”

古风再次遥遥头。

抛出两个老大的卫生球,沈冰淡淡道:“那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走得,我们就走不得了。”

嘴角抽了抽,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过,此等憋屈,古风第一次体会到。

就这样,带着两只尾巴,古风终于是走进了磐石帝国的边境小镇。

一进入镇中,那喧嚣的气氛,和人声鼎沸的来往人群,古风的心情此刻终于是开朗了一些,从屠城主府那一刻开始,他的神经就没有放松过,一直紧绷着逃亡到现在,进入了磐石帝国的领土,想必那追杀终于是要缓一缓了,就算亚蓝帝国是超级大国之一,他们也不敢随意派人到别的帝国,明目张胆的去追杀某人。

感受着热闹的气氛,古风找了一家客栈,便是走了进去,刚刚要了一个房间,便是听到让他郁闷的声音。

“老板,给我也来一个房间,就在这人房间的旁边。”

沈冰和雅菲也是走了进来,沈冰朝着古风一指,开口说道。

摇了摇头,古风直接走上楼梯,进了房间,极端郁闷的一屁股坐在床上,他知道沈冰这样做是为了保护他,但他并不想接受任何人的怜悯,更何况雅菲也在这里,也让他更不知道该如何去和她们相处。

满腔的复杂,浓浓的叹出,古风一脑袋就栽在了床上,不再多想,连续多日的逃亡,让他早已累坏,所以刚躺在床上,他便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古风的疲惫,自然是逃不出两人的眼睛,当感知探到古风睡着后,雅菲在一旁轻声问道:“师傅,他睡着了么?”

“睡着了。”沈冰点头道,随即目光投向似松了一口气的雅菲身上,沉吟了一阵,才是轻声道:“你认为你这样做值得么,你父亲灭了他整个家族,更是囚禁了他的父亲和杀了他爷爷,也许,你们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

“我不知道。”雅菲沉默着,小手紧紧的拧在一起。

“哎”

沈冰发现自己今日的叹气比以前加起来都要多,但她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开导自己的徒弟,他们两人的关系,已是变得复杂起来,既是情侣,彼此间又有着血海深仇,虽然并不是雅菲所造成,但她的父亲却是造成古风家破人亡的凶手。

“睡吧,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定,慢慢看着办吧。”

想了良久,沈冰不耐烦的挥手灭掉了灯,直接悬浮在空中,就这般睡了起来。

一夜无话。

当早晨第一缕阳光自窗户的缝隙攀沿而进时,床上的青年紧合的眼帘微微颤了颤,最后缓缓睁了开来,一缕诡异的蓝色火焰自眸子深处掠过。

“噼里啪啦”

在古风狠狠伸的一个懒腰下,浑身爆发出响声来,这是他这段时间来,第一次得到如此充足的睡眠,精神前所未有的感到满足。

洗漱完后,古风便是沉吟着要去询问风岚城的方向,他的两个哥哥就在这磐石帝国的风岚城,据说还创建了一个帮派,叫做“狼虎门”

担心两个哥哥的安危,古风做下决定后,便是推门而出,刚刚走出房门,便听到旁边也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余光一瞥,古风无奈的摇着头,走下了楼梯,身后的两人也是一前一后的跟下了楼。

趁着吃东西的时候,古风也是打听到了风岚城的方向,从别人的口中得知,风岚城是磐石帝国都数得上的大城,因为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有着丰富的资源矿脉,导致这个城市相当的繁荣,从这个小镇到达风岚城只要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就能够到达,如果有钱的话,坐上飞行坐骑,更是两天多就能够到达。

找了一家商行,古风将从林海内猎杀魔兽时得到的一些魔核换成金币后,便朝着最近的一家驿站行去,随便要了一只坐骑,古风便是跨上了坐骑,朝着风岚城的方向飞去。

除了必要的休息外,一连两天,古风都是呆在坐骑上,就要见到亲人的心情让他变得急不可耐起来。

如此两天后,一座巨大城市的轮廓终于是映入了古风的眼帘之内,看着这座庞大的城市,那宛如蚂蚁搬排成长龙的人群,古风的眼眸变得火热起来,他的两个哥哥,就在这城市当中。

“唰”

停靠在地面,古风放飞行坐骑回去后,走向了城门,越接近,古风越是感到这个城市的繁华,高耸的城墙上有着倒钩的锋利尖刺,每隔不远,便有一些士兵坚守在那里,从城墙之内可以看到一栋栋建筑矗立在城内,城门那里,更是有着排着长龙的队伍在等着进城。

走进了风岚城,能够震破云霄的喧哗声让得古风宛如掉进了风箱一般,被震得头昏眼花,斗气附于耳朵后,才是感觉这个世界清静了下来。

随意找了个地方,古风便是打听起狼虎门所在的区域,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别人在回答他问题时,眼神很是古怪,匆匆回答后,顺便指了个方向,那人就是匆忙离去,似乎是深怕沾惹到什么事物一般。

“奇怪的人。”古风也并未多想,从那人的口中得知,狼虎门就建在这城市中的西南地段,那里是整个城市中最繁华的地段,能够再那里拥有店铺或者商行这些之类的,无一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顺着那人指的方向,古风就向西南区域行去。

“这区域不是风岚城最繁荣的地段么。”

走进西南区域,古风立时感觉到这区域的冷清,除了时不时偶尔一股冷风吹过,卷起地上的树叶外,街道两旁的店铺统统都是关起门来,街上此时更是一个人都没有。

“血杀门和地煞帮今日办事,闲杂人等都给我们统统离去。”

走到深处,古风陡然听到不善的声音传了过来,抬头望去,不远处有着数人盯着他,其中一人更是凶神恶煞的指了过来。

“血杀门和地煞帮?”古风眉头一皱,随即走上前,疑惑的问道:“这里不是狼虎门么?”

“哈哈哈哈”

那帮人突然都大笑起来,旋即表情一变,凶神恶煞的道:“现在这里还是狼虎门,过了今天,风岚城就没有狼虎门的存在了。”

听到这话,古风眉头皱得更深了,心中也是升起一道不详的预感。

“走开,我要进去。”

心中做下决定,古风便是走上前,那数名男子看到古风并没有离开,还有进去的打算,相视了一眼后,都是骂咧咧的冲了上来。

“滚开”

古风还没有弄清形势,也不敢随意杀人,只是随意的将这几人给甩过了一边,虽没有用什么力道,那几人还是被甩得哭爹喊娘的。

走过这几人设置的管卡,古风走了片刻,便是在空气中闻到浓郁的血腥味,当下急忙加快了脚步。

走到一座府邸前,看到龙飞凤舞的写着狼虎门几个苍劲有力大字的牌匾,断成两截摔落在门口处,漆黑的眸子闪过一抹杀意,立时阴沉着脸走进了这座府邸。

一路走向大厅,不时可以看见府邸内一些胸口绣有狼虎二兽的人横尸在地上,一些未死的也躺在地上哀嚎着。

这一幕幕情景,刺激的古风心中掀起了浓郁的杀意,银白色的长发在斗气沸腾中,狂乱的飘动。

“好残忍,这些人死得太惨了。”

随后走进的沈冰和雅菲也都是眉头一皱。

还未走进大厅,一道带着戏谑的声音便是传进了古风的耳内,“古火,古水,今时不同往日,解散了狼虎门,跟我们走,这对大家都好,要不然......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