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封了冥皇,得到魔主的“魔神三击”,古风现在可谓是急着找一块磨刀石。

本就处于武爵初阶的古风,在接受魔主的绝学时,更是得到了一股庞大的能量灌注,瞬间是处于了临界点,但他感觉被一层不可见的薄膜挡了下来,想要突破,恐怕得借助外力才行,而眼下,正有一个不错的机会。

“如你所愿,狂妄的小子,下去陪你爷爷他们去吧。”

石岗双眼微眯,里面有着浓郁杀意涌动,从他晋入武侯以来,除了那些他不敢招惹的可怕人物之外,还真没怕过谁,他修炼的金刚罩更是一门极端的武学功法,入门的要求极其苛刻,却是给他硬是修炼成功,这功法和科德的比起来,更胜一筹,现在被只不过武爵初阶的古风藐视,已经完全激起了他的杀心。

语言上的轻视,并不代表这石岗就真正的敢忽视古风的实力,面色泛起的一丝凝重,表明他对于古风还是不敢用余光来对待的。

廖虎比古风要强上一筹吧,硬是被斩于马下,还被屠尽城主府,后面的科德也是如此,就连蒙会都是败退而走,看似稳超胜券的局势,总是一次次被古风给逆袭。

“天眼之死,只能说是他太过大意,也太过相信那把武器了,我可不会犯下这种错误。”

石岗身体一抖,刚猛霸道的斗气爆涌而出,气浪翻腾动荡,空气都是传来如炒蚕豆般爆裂声,这气息的强度,根本就不是那个科德所能比拟的。

斗气的暴涌让石岗的身体变得鼓胀起来,本就彪悍的他,此时看上去,就像一座会移动的小山,给人的压迫感,真不是一般的武者所能承受的。

“唰”

古风眼睑微垂,怒睁之时,体内的湛蓝斗气也是不甘示弱的泊泊喷发,虽不如石岗那般雄厚,却也将后者所散发的压迫感给驱散了开去。

“哐”

双手在空中虚抓紧握,空气中顿时一阵蠕动,一股浓郁的金色斗气自石岗的体内涌出,然后将他的双拳尽数包裹,光芒消散时,惊人的波动自其双拳之上扩散,一双有着玄异纹路的拳套弥漫着惊人的波动,拳头对着古风遥遥挥向,肌肉诡异的蠕动,陡然砰的一声,拳头已是猛的挥出,由斗气凝聚而成的拳劲撕裂了空气,笔直的轰了过去。

“当”

古风双手紧握冥皇,高举于头顶,对着刚猛的拳劲轰然劈下,在金铁交击的声音中,拳劲没有意外的被凌厉的剑劲给劈散了去。

没有给石岗发动第二次攻击的机会,古风的身影如鬼魅般,几个闪烁,已是跃到了前者的上空处,冥皇剑刃上汇聚着大量的蓝芒,隐隐间形成一把巨大的剑罡,剑罡不断吞吐着,每一次异动,空气都会发出嗤嗤的撕裂声,对着石岗的脑袋,就是劈了下去。

“滚开”

石岗双眼睁如巨龙,眼神深处却掠过一抹忌惮,这并不是对于古风,而是对于他手中那把武器的忌惮,天眼的死,虽说有大意的成分,连自身的绝学都没动用就被斩杀,但也说明了这把武器的不凡之处,就是单纯锋利这一点,就能让他对于这把武器充斥忌惮。

“轰”

双脚踩着玄异的步伐,石岗并未冲头冲脑的迎击,而是避开了冥皇最锋利的剑刃,侧身击打刃面,将古风的攻击用强悍的力量给击过了一边,饶是如此,就算拳头有拳套的保护,还是感到一丝丝刺痛传来。

“唰”

冥皇攻击落空,古风并没有停下,右手已是伸出,显得更为凝实的能量魔手幻化而出,此时的魔手中,也是握着一把如冥皇一般的巨剑,不过显得更为的巨大,以劈裂天地的威势,再度斩下。

“还真当我是软柿子了么。”石岗眼中燃烧着怒火,被一个武爵初阶的小子给逼成这样,实在是奇耻大辱,那经过斗气加持,本就如小腿般粗壮的手臂,此时变得就如一根小柱子般大小,拳头上斗气浓郁雄浑,凝聚成了一个龙首之状。

“给我破。”

在石岗冰寒的眼神中,龙首带着狂暴的力量,狠狠的轰在了能量魔手之上,与手中的巨剑碰撞在了一起。

“当当当”

连续数下,能量魔手终于出现了一丝丝细微的裂缝。

“要消散了么。”

古风并没有一丝的慌张,在他淡然的眼神中,碰撞了数下的能量魔手终于是不敌石岗的拳劲,哐啷一声,崩溃而开。

“哈哈,小子,你还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

笑声还未落下,石岗瞳孔一缩,一道蓝光突兀掠出,快速闪电的速度,下一秒就是出现在石岗的咫尺之间,从那蓝光中,若隐若现的可以看出古风那微笑中所蕴涵的冷意。

“看你的拳头硬,还是我的剑更利一些。”

在朗朗声音中,古风的冥皇爆发出强烈的蓝芒出来,在这种极端的距离中,攻击如潮水般轰出,就像巨浪击打河堤,一波未平,一波再起,当当当的金铁交击声,在神殿中不停的激荡,剧烈的交击声,震得这残破的神殿都是刷刷落下石粉来。

“咚”

“啊”

一道剧烈的轰隆声陡然再度传出,一道凄惨的嚎叫声也紧接着传出,此刻的石岗脸庞痛苦的扭曲着,朝下看去,他的手腕处鲜血直流,一只手掌已是不见。

而再看古风,面色漠然,一滴滴鲜血正顺着下垂的冥皇流淌到地上,一只断掌也掉落在不远处。

“我的手,我的手啊。”

石岗的叫声充满了断掌的痛苦,脸庞变得无比的狰狞,双眼带着怨毒的目光望过去时,古风已是不在原地。

“斗气铠甲”

石岗狰狞的暴喝一声,身体旋即涌现出巨量的光芒,光芒缓缓汇聚,就是要形成一副斗气铠甲,这是武侯特有的技能。

“晚了”

森冷的声音突兀在石岗的身后传出,只听闻咔嚓一声,石岗的双眼猛然睁大,一把锋利的剑刃,从他的胸膛处穿出,鲜血顺着血槽泊泊流出,刚刚形成的斗气铠甲悄然消散。

“小子,就算你杀了我,你也逃不出帝国的追杀的,哈哈。”

“哼”

古风冷哼一声,冥皇一个横斩,直接将狂笑的石岗斩成了两半。

战斗落幕,古风环视殿内一圈,目光在台阶上的王座那里停留了片刻后,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残破的神殿。

“轰隆”

刚刚走出广场,背后传来巨大的轰鸣声,古风旋即转过身来,看到神殿在轰鸣声中,缓缓下沉,最后在漫天的尘雾中,永远消失于地面之上,永恒的沉眠于地底深处。

“可惜这次没有成功晋入武爵中阶。”

自言自语一声,古风来到了雷道,看到两旁的雷石,心情恢复了一些,剑芒一闪,两片巨大的雷石被尽数切割了下来,手掌挥动,这两片巨大的雷石被全部收入了戒指当中。

冥皇的解封,魔主分身的消散,这神殿也是完成了它的使命,这葬魂谷终日缭绕的雾气也是不知何时消散,一道道灿烂的阳光突破了空中的云层,尽数倾洒在这本暗无天日的山谷当中,在阳光的照耀下,似乎再度恢复了一些生机。

.......................

茫茫林海中,一棵大树的顶梢,一裘黑袍的少年遥望着远处,在视线的尽头,一个充满了生气的小镇若隐若现,那里,是磐石帝国边缘的一个小镇,出了这片林海,就算是踏入了磐石帝国的土地了。

“这就是磐石帝国么。”古风喃喃自语。

“对,那就是磐石帝国了,只要你有命进得去。”一道略带尖锐的声音突入自虚空传来。

“是谁。”古风眼瞳微缩,本柔和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环目四顾,却发现周围没有任何一点生物的气息。

“桀桀,我在这,小子,你这是望哪呢。”

在古风的目光中,在另一棵大树之上的虚空中,骤然裂开一道裂缝,一只脚伸了出来,然后踩在树梢之上。

当这个被黑雾缭绕而看不清楚面容的神秘人完全出来时,那道空间裂缝旋即复合。

“瞬移”

心头响起这二字时,古风清秀的脸颊变得极其的凝重。

武侯可以凝聚斗气形成拥有恐怖防御力的斗气铠甲,武王可以凭借斗气翱翔于空中,武皇更是恐怖的掌握空间瞬息万里,能够杀人于千里之外。

可以说,只要落入武皇的手中,一般人可以说是在生命上划下休止符了。

“你可以叫我魂阴。”被黑袍笼罩的神秘人自斗篷下传来刺耳难听的声音。

“魂阴”古风凝视着黑袍神秘人。

“你可以不用走了,这里就是你的安身之地了。”魂阴阴测测的笑着,自黑袍缭绕而出的气息让其所站立的树梢嗤嗤作响,几个呼吸间就是被这诡异的黑雾给完全腐蚀,而后他徐徐的漂浮于虚空上。

“没办法,那些饭桶一个个都是没用的废物,连只是个武爵的你都抓不住,让你进入磐石帝国的领地,想杀你就没这么简单了。”目光诧异的瞥了古风一眼,魂阴也感到有些难以置信,一个武爵的小子接二连三的翻盘,这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逼不得已,烈奥才将这魂阴派了出来,就是想以大欺小,绝了古风最后的路。

“呵呵,一个武皇竟然不顾自身的身份前来抓我这一个小小的武爵,还真的是我的荣幸啊。”

古风轻笑一声,随意道,话到后面时,陡然变得凌厉,手指轻弹,十几颗表面弥漫着恐怖波动的漆黑小珠子陡然出现手中,对着那魂阴,屈指连弹。

这几颗小珠子就是古风在葬魂谷中得到的雷石所作出的雷爆弹,数量多的话,威力就连武侯都不敢小觑,古风一共做出了一百多颗。

“这些小玩意伤不了我。”魂阴干枯的手掌探出,枯如树枝的手指轻点在虚空中,那片空间旋即荡起一片涟漪,就像一潭死水被搅动起来一般,焕发出强烈的波动。

“轰轰轰轰”

十多颗雷爆弹尽数炸在了魂阴面前,连头发都是没有被吹起一根。

接连十多下爆炸,根本就没被魂阴放在眼里,不过烟雾却将这片区域给笼罩起来。

“我说了,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烟雾中,魂阴戏谑的声音传出,无法看清其的动作,只见已趁机掠至数里之外的古风手掌轻颤,冥皇闪现而出,旋即对着身后猛然劈下。

“当”

古风身后的虚空,一只被黑气缠绕的鬼爪凌厉探出,抓得空间一阵荡漾,旋即就是被前者的冥皇给狠狠劈中,爆发出一阵火花来。

“好锋利的武器。”

冥皇的锋利与霸道,砍得那鬼爪就是一阵微颤,魂阴的惊讶的声音也是随之传来。

“不过这样呢。”魂阴诧异一闪即逝,袖袍轻挥,一股黑气席卷而来,其中腥臭的气息让得周围的大树都是发出嗤嗤响声,随即全部诡异的全部枯萎。

被黑气笼罩,古风感到体内的斗气如退潮那般快速的消散,就算有心脏供给,都无法供这些斗气的消散。

““这是什么鬼东西。”

古风面容狰狞,手中冥皇狂乱挥舞,搅动着包裹着他的斗气,却是无法将之挥散。

“别挣扎了,放弃吧,实力差距太大了,安静的死去,总强过痛苦的挣扎。”嘶哑的声音自魂阴那里飘了过来。

正在古风就要坚持不住时,一股飓风自天际之边以快若奔雷的速度席卷而来,旋即就是将包裹古风的黑雾尽数吹散。

“以你的身份,来欺负一个小孩子,也太过无耻了吧,我来做你的对手如何。”

清冷的声音,让魂阴干枯的脸庞微微一抽,眉头微蹙,宛如鬼火般的双眼瞥向了某处虚空,阴森森的道:“沈冰,每次都是你破坏我的好事,你以为我就真的不敢杀你了么。”

“杀我”清冷的声音不屑的道,两道身影浮现于虚空,其中一个中年美妇,美眸中有着不屑,“你能杀得了我,那就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