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进来的倩影赫然就是自万里之外,风尘急赶而回的雅菲,其硬是将2个多月的路程给缩成了一个月。

房间内众人听到门破裂时,心中都是一惊,然后目光一致的望向门口处,想要知道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踢破大帝的书房,当看到来者后,都释然了,旋即又是一阵疑惑,这让所有人头疼的小公主据说不是被送到大陆中心的神恩学院进修了去么,怎么突然又回到了帝都,而且谁都没有收到一点相关的风声。

对于他们眼中各异的目光,雅菲已完全感受不到,她已被空中的画面吸引,准确来说,是被画面中,那充斥凛然杀气,剑间遥指的银白色少年给深深的吸引住了。

虽然眼中少年比以前少了稚嫩,多了成熟与狠厉,但并不妨碍和那一直将她心中占据的人影相叠合。

看着画面中少年那已变为银白色的头发,雅非心中感到如刀割一般,没有遭到极大的变化,怎会变得如此,不过心中也同时闪过一抹庆幸。

一道轻微的声音在显得十分安静的房间内响起,空中的录影在烈奥的示意下,保护在其周身的一名强者直接是挥手给打散了去,此时前者也挥了挥手,将一干不相关的重臣给赶出房间后,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眉宇之间充斥着浓烈的不满,望着仍显得有些走神的雅菲,喝斥道:“没有我的命令,是谁敢这么大胆让你回到帝国的?”

被喝斥声收了回神,雅菲倔强轻咬着嘴唇,目光毫不退缩的回望着怒瞪着她的烈奥。

房间一时充满了浓重的火药味,烈奥身旁的两位皇子对视了一眼后,急忙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将雅菲的目光用身体遮住,深怕这个让人头疼的妹妹真正的引起了父皇的怒火,轻声道:“小妹,刚回来,先去歇息一下,有什么事,休息好了,你再找父皇谈吧。”

“你们两个要是不帮我,就给我走开,站到一边去。”雅菲玉手轻挥,一道浓郁的绿色斗气直接将她两个哥哥给避退了几步,俏脸冰寒,冷冷的道。

再度对视了一眼,彼此掠过一道无奈,两人摇了摇头,微微退到了一旁,虽然他们心中也极为宠爱这个唯一的妹妹,但现在显然她已挑起了烈奥的怒火,继续劝下去,只会两边不讨好。

“为什么?”雅菲目光毫不退让,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烈奥对于这个女儿的问话,当然知道得一清二楚,平时雅菲的一切所做所为,都会有人向他及时汇报,包括她秘密挖掘的狗洞,如果连自己女儿的事他都不了解,那这个王位还能坐得这般安稳么。

直到雅菲偷偷带着古风去外城游玩出了那一档子事,自己女儿明显对那小子有了深刻的印象后,方才决定提前将她送到神恩学院进修,杜绝其和古风的密切来往。

烈奥自问对天下事了如指掌,一眼能看穿所有大臣的心思,千算万算,却算不到自己女儿对那古风有了这么明显的爱意,竟然不惜在听到消息后,日夜星辰的赶回来。

“这是国家的事,不需要你来过问,你回去好好休息,过几天我就派人送你回神恩学院。”烈奥眉目间掠过一抹疲惫,摆了摆手,说完后缓缓闭上了眼帘。

雅菲肤若凝脂的绝美脸颊带着一抹哀求,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他没死,对么,他现在在哪?”

下定了主意的烈奥,似进入了沉睡一般,不在理会面带哀求的女儿。

雅菲焦虑的目光随即投向自己的两位哥哥身上,让得两人平时就算见过在大的风浪,在灼热的视线下,都有些不自然的扭了一下身体,然后在也顶不住,朝着进入假寐的烈奥行了一礼后,赶紧狼狈的跑出了书房。

虽然两人平时为了皇位,都在私下暗自争斗,但对于这个妹妹,他们是疼爱到了极点,就算其平时做出在出格的事,他们都会一笑而过,只因为她身上纯真善良的气息让他们想要将其完好的保护起来,但现在一边是自己的父皇,另一边是自己的小妹,无奈之下,只能落荒而逃。

得不到想要答案的雅菲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父皇好一阵子后,方才轻咬着红唇,转身离去,出门之前,体内憋着的怒气将那已破了一半的房门彻底的给完全踢烂了。

听着远去的脚步声,烈奥睁开双眼看着被完全破坏掉的房门,片刻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虚空说道:“找人将她看住,别让她乱跑了,过几天就送她回神恩学院。”

“是”

从虚空中突兀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后,在无其他一点动静。

............

如今的古家,已完全落寞了,从门口处站岗的几位家族护卫那无精打采的模样就可以看得出来。

在古家的后山,一块极为安静的某一处,有着座座坟墓,每一座坟墓前都竖立着一块墓碑。

一道轻风无声拂动而来,微风消散,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悄然缓缓浮现,赫然就是随雅菲一道回来的沈冰,其目光在众多墓碑前一一扫过,没多久,便是失望的叹了口气,刚欲转身离去之时,目光陡然一凝,顿在了一个十分偏僻的角落,荒草萋萋的草丛中。

两个长满了野草的坟墓映入其眼帘,身形微动,在出现时,已闪现到坟墓之前。

保养得极为完好的白皙玉手轻轻将墓碑前的杂草拔开,立时露出了“家族千古罪人,古战,古天之墓。”

“呵呵,千古罪人,好一个千古罪人。”沈冰看着墓碑上刺眼的几个大字,悲怆一笑,两行清泪缓缓从美目中溢出,喃喃道:“你个混蛋,这就是你惦记的家族,现在却成为了千古罪人。”

“都怪我,要是当初我能放下那所谓的高傲身段,你也不至于就此弃我而去,古家也不会变成这个模样了。”面容凄然,沈冰周遭的空间骤然波动起来,道道紊乱的气息肆意缭绕,空间裂缝频频闪现而出。

“既然你已离去,那我在这世上也没什么活头了,也罢,让我将这些人全部杀完后,这就来陪你,到时,我们就再也不分开了。”沈冰目光痴痴的望着墓碑,玉指不断的抚摩着上面的字体,半晌后,缓缓的站起身来,面色已变得冷肃,无形的肃杀之气自其体内澎湃而出,瞬间化为一道流光,对着古家的前院暴射而去。

古家内院的一个防卫森严的房间外,周围有着道道隐晦而悠长的气息。

一道淡不可察的身影自这些隐晦的气息附近悄然掠过,那些隐藏的强者竟没有一丝察觉。

沈冰在空间波动的掩盖下,气息没有泄露一丝一毫,轻松的就掠到了房间外,站在门口,本就想这样直接闯进之时,里面突兀传来物品摔在地上破碎的声音,古明气急败坏的声音也随之传出,让本已有所动作的身体再度恢复到静止状态。

“妈的,是我听错了么?古风那杂碎竟然没有死。”

闻言,沈冰一怔,随即涌上一抹惊喜,神识顿时拂散,朝着房间内浸入。

房间内的景象旋即清晰的展现在沈冰的脑海之内。

坐在椅子上的古明已变得很是消瘦,整个人看起来虚弱无力,就像大病了一场,脚下还有被摔得粉碎的杯子,旁边走来一个体态婀娜的妖娆女子,妩媚的笑道:“慌什么呢,我父亲将这个消息告诉我后,就开始着手下令追杀他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好消息传到帝都的。”

手掌用力揉搓着坐在怀里女人那硕大的雪白,古明心神松懈了下来,问道:“雪鄞,你知道那古风出现的地点么,我同时也派家族的强者过去,好助你父亲一臂之力。”

“听我父亲说,好象罗兰城事件就是他搞出来的。”寥雪鄞咯咯笑着将古明的手压下笑道。

“罗兰城么,我知道了。”古明邪笑一声,然后将怀里的女子横抱而起,竟然感到有一点吃力,这异样瞬间就被他抛到了脑后,淫秽的笑着朝着床铺走去。

窗外的沈冰,将房间内隐约传来的呻吟声无视掉,站在原地沉思着,随即将杀心收起,低声道:“既然你孙子没死,这血仇,应该由他亲手来报。”

最后一个字音落下,沈冰已消失在原地。

.......

“噼里啪啦”

皇宫内某一个房间里,雅菲俏脸涨红的将身旁的物品全部随手打掉,狠狠发泄了一会后,才坐在了床铺边,恼怒的望着门外的两个人影。

雅菲知道这是她父皇派来监视她的,就怕她又想出什么古怪精灵的主意出来,最主要的是防备她偷溜出宫,盲目的去寻找古风,这也是烈奥最担心的事情。

“咻”

房内突然传来一阵空间波动,在一阵扭曲下,沈冰的身体随即浮现而出。

刚一出现,立即被一道人影猛的扑上来抱住身体,沈冰只是柔和的笑了笑,玉指间缭绕的斗气迅速将整个房间笼罩,笑道:“怎么,被禁足了?”

狠狠的点了点头,雅菲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应道:“我父亲怕我偷溜,所以派了两个人来监视我。”

还不待沈冰说话,雅菲又是急忙说道:“师傅,带我走吧,古风他没死,虽然我不知道他的下落,但我想去找他。”

刚要脱口而出的话,被沈冰旋即又咽进了肚子,目光变得有些复杂,她原本来这里,只是想将后面的法诀传给雅菲,然后离开帝都,独自去寻找古风,现在看到后者真诚的焦急模样,只得叹了一口气,轻声道:“雅儿,你要知道古风的亲人都是被你父皇派人所杀,你现在去找他,恐怕不会有好结果的。”

“我不管。”雅菲任性的摇了摇头。

被雅菲那清澈无比的眼神盯着,沈冰最终只能将满腔复杂化为叹息轻吐而出,正色道:“你执意如此么?”

看着如小鸡啄米般直点头的雅菲,沈冰沉吟了片刻后,郑重说道:“既然这样,我带你去寻找古风,也许你也能帮上一些忙也说不定。”

听闻此言,雅菲俏脸上的焦虑一扫而空,急忙道:“给我一天时间,我将古风的下落打听出来后,我们立即启程。”

“不用了,我已找到了古风的下落,现在我们就走,要是被你父亲发觉,恐怕就连我都走不了了。”沈冰微微一笑,从怀中拿出一张布满玄奥符文的古老卷轴出来,随着卷轴被撕成两半,浓郁的空间能量从其内暴涌而出,然后在房间内迅速形成一到空间门出来。

“进去。”沈冰眼神陡然变厉,朝着窗外一瞥,出声催促道。

“桀桀,她不能被你带走,你也同样要留在这里了。”

一道嘶哑的阴冷声音从虚空遥遥传来,房间的窗户猛然被一道漆黑浓厚的气雾腐蚀掉,然后闪电般将空间门周围紧紧围绕,沈冰和刚欲踏入空间门,随即就变得大惊失色雅菲也身处在内。

沈冰平淡的望着周遭滚滚翻涌的气雾,讥讽一笑,“凭这小把戏,就想破掉我老师给我的空间卷轴,你远远没这资格。”

说罢,纤手轻挥,空间门立时涌出一股银色风暴出来,其中夹带着如繁星般的薄如蝉翼的风刃,涌入周围的黑色黑色气雾后,急速搅动,几个呼吸间,就全部被银色风暴一扫而空。

“空间风暴?”嘶哑的声音顿时一惊。

沈冰嘲讽之色更弄,丝毫不予理会,“雅儿,进去,空间门就要关闭了。”

在两人进去后,空间门在咯吱声下,缓缓嘭的一声关了起来,然后消失在房间之内。

就在空间门消失那一霎,一道周身不断有着黑雾来回进出的黑袍人旋即出现在房间内。

看着人走变得空荡的房间,将脸庞都完全覆盖的黑雾一阵翻腾,带着愤怒的咆哮声骤时化为一道声波朝四周扩散,那还未完全消散的空间能量和门外的两个护卫在声波的攻击下,完全湮灭。

“魂阴,你失职了。”从门口外传来烈奥的声音,身影也是走进了房间,看着眼前的黑袍人,感到强烈的不满。

“桀桀,你就放心吧,是我小瞧了她,既然如此,就让我好好的陪她们玩一把。”魂阴森然笑道,旋即消失在房间之内。

望着变得一片狼籍的房间,烈奥如鹰眼般的双目迸现出摄人魂魄的异芒,声音阴沉的道:“沈冰,别以为你老师是神恩学院那老不死的徒弟,就别以为我真的不敢动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