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

在古风的轻喝声中,在那些士兵惊恐的眼神中,寥虎的胸口突然蓝芒大盛,然后从其胸口处传来一阵沉闷的爆破声。

“噗”

一口鲜血中夹带着破碎内脏自寥虎的嘴中暴喷而出,整个人也是变得软绵绵的瘫在了地上,双目残留着还未逝去的惊恐。

“咳,咳”

场内除了古风的咳嗽声外,再无其他任何一点声音,那些士兵不可置信的望着瘫在地上的尸体,几名武将强者也都是怔住在了那里,他们想不通为什么城主在他们身后还突然暴毖而亡。

但此时城主的死已无关紧要,寥虎死了,这就代表着这个城的最高位置已经空了下来,现在只要谁将杀了城主的凶手拿下,那就代表着这人有机会登上城主之位。

这几人都是相互对视了一眼,皆是瞧出了彼此眼中燃烧着的欲望,不约而同的都是悄然退了几步。

这等突然发生诡异变化的场面让得古风一阵好笑,不禁摇了摇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寥虎才刚死亡,这些先前还对他说忠心耿耿的属下,还未帮他报仇血恨,就已开始心生异心了,也不禁为他感到悲哀,做城主这么多年,都没有一个心腹手下,冤枉白活这一世了。

沉寂了片刻,那几名武将强者对视了一眼后,皆是一致的点了下头,然后目光齐齐的放在了古风身上,当下都是大喝一声,“上,先将他给做了。”

“这么快就达成一致了。”

古风望着飙射而来的几人,眉头暗自皱了一下,体内那神秘的蓝色能量都已枯竭,如果真要和这几人硬碰硬,纯粹就是找死,而且心中也是踌躇不定,到现在都不逃跑的他,其实还有一个自记忆苏醒后,便被打入黑名单的禁招,但这一招他并不想用,如果真用了出来,那他就不会在感到自己是一个人类,而是他们口中所说真正的恶魔了,但对露露所许下的诺言,他就一定要实现出来,这是给露露的第一诺言,同时也是最后一个,所以,古风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将之实现。

“没有其他办法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古风踌躇了一会,终于是咬了咬牙,将目光投向了一位同样身为武将的女性身上,然后脚掌猛然踏在地面上,朝着那名女武将扑了过去。

“喝”那女武将看到古风谁都不选,偏偏选中自己,当下心中恼怒,这不是说明自己是最好欺负的一个么,当下娇哼了一声,手中的三尺长剑带起一片雄浑斗气,化为一道道青芒,将急速接近而来的古风尽数笼罩,显然要将其碎为完段才能消除她心中的愤怒。

“对不起了,我也不想这样,虽然会让你死得难看一点,但那些混身有着汗臭味的男人,我并不想........”古风漆黑的眸子掠过一抹嗜血光芒,全身泛起十分黯淡的蓝芒,将袭来的青芒抵御而下,不过只是堪堪抵挡了几下后,便是悄然消散,顿时全身上下都是被那尖锐锋利的青芒割得布满细小的伤口,就连那清秀的脸庞,一时间也是皮开肉绽,好不恐怖。

此时古风也是成功的欺身到了那名女武将的身旁,右手猛然探出,抓住了挥过来的剑刃,继而残忍的笑了起来,两排雪白锋利的牙齿也是随着笑容的扩散而显露出来。

“嘎吱”

在那女子的惊恐眼神中,古风雪白的牙齿咬穿了其颈间的护甲,在一阵令人感到牙酸的声音中,狠狠的咬入了那雪白的脖子。

“咕噜咕噜”

那宛如喝水一般的声音自古风不断上下滚动的喉咙处传了出来,还待欺身上前的其他两名武将被这诡异的情景骇得呆滞停下了脚步,那些紧随身后而来的士兵也都是吓得满脸煞白,一些胆小者,兵器都是直接掉在了地上。

只见随着古风的吸吮,那被青芒割得遍体鳞伤的身体和皮肉都是向外翻的脸庞在这一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而那长得也很妖艳的女子也是檀口微张,发出了十分诱惑人的呻吟声,手握的长剑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紧紧的抱住了前者的身躯,雪白修长的大腿两间也是不住的摩擦着古风xia体,显然已进入了粉色梦境。

“恶魔,果然是恶魔,只有恶魔才会吸人精血。”

一干士兵和那两名武将,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毛骨悚然的看着那名女子的全身生气就这样活生生的被古风全部吸入体内,迅速变为了一具只有着一层枯皮包裹着骨头的干尸。

银白色的头发无风自动,狂乱飞舞,充满了邪气的脸庞,红润的嘴唇还流淌着丝丝鲜红刺眼的鲜血,如恶魔一般的手臂还搂着一具干尸,这副景象,就算在场所有人能够在今夜存活下来,以后也会一辈子生活在噩梦当中。

“呕”

一阵强烈的恶心感让一些心志不坚者当场呕吐了起来,就算见到过不少血腥场面的其他人都是感到喉咙一阵干呕。

看着怀里已变成一具干尸的女子,眼中的内疚一闪而过,将其轻轻的放到了一边后,古风森然的看着不远处的众人,缓缓伸出舌头将嘴角的血液舔掉,声音犹如死神的催命符,“现在,你们也该去追随你们城主的脚步了。”

“跑啊,不想死的都跑啊。”

不知谁吼了一声,士兵们呼拉拉的全部四散逃逸,那两人对视了一眼后,野心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骤然朝着楼阁外掠去。

“呵呵,你们跑不了的。”古风捡起身旁那女子的长剑,对着那两名武将直接飙射而去,魔手直接将一名武将返身劈来的兵刃绞断后,速度不减的直接从其的胸膛穿过,在搅动下,体内的五脏六腑都是被搅为了一团肉浆,而后如甩垃圾一般甩到一边后,古风在地上一踏,朝着另一名暴掠而去。

“死”

古风下劈的手臂在蓝芒包裹下,犹如一把开天劈地的斧头,轻易的将那武将挡在头顶处的刀刃劈为几段后,顺势不减的直劈到底。

“嗤”

将手臂处的血液蒸发掉,看都不看那已被劈为两半的武将一眼,古风朝着那些四处逃窜的士兵追杀而去。

此时,战斗已呈一面倒的姿态,城主府已变成了一个修罗地狱,尸,堆成山,血,流成河,各种凄惨嚎叫声不断的从邸内传出,在夜空清晰响彻。

昔日代表着一城之最的城主府在一把火焰的熊熊燃烧下,逐渐向灰烬靠拢着,一道怀抱着冰冷尸体的银白发男子,缓缓从火焰之中走了出来,朝着城门走去。

一路上,大街小巷里虽然站满了密密麻麻的士兵,但无一人敢阻其脚步的前进,后者前进一步,前面的士兵就是畏惧的退后几步,然后在众多士兵的瞩目中,走出了城外,渐渐被夜空的黑暗吞噬掉身影。

..........

一个荒芜人烟的山里,古风此时已站在一个某个不知名的深洞内,深情的望着怀内的尸体,苦涩的笑容夹带着浓郁的悔恨,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已经晚了。

半晌后,古风才是将露露缓缓的放进了身边已挖好的坑内,迟疑了一会,脸庞突然变得通红,一滴夹带着先前吸吮还没有消化完毕的精血和自己体内的生命精血缓缓混合在了一起,然后滴在了露露光洁的额头上,精血神奇的侵入了后者的脑海处,徐徐扩散,融入周身,其冰凉的身体此时竟然变得有些红润起来,可惜的是,仍然没有感到有任何生机的征兆。

古风也没有期望自己一滴生命精血和那女子的精血就能够使露露复活,他只是不希望她和这天地的尘埃合为一体,他只期望有一天他再来这里的时候,还能够看到露露那张永远都保持着纯真善良的绝美面容,

深深看了最后一眼,古风将头扭到了一边,袖袍轻拂,周遭的泥土顷刻间全部将深坑埋葬了起来,然后直接转身离开。

随着古风的离开,这个洞也被永远的封存了起来,就像不存在过一样,而埋葬露露的深坑内,其体内先前被古风融入的生命精华,此时仿佛被某样事物吸扯一般,诡异的拂散于体表之外,然后被强行的往下吸掠而去,连带着露露的身体也是不自主的往下陷了下去,直到停在一个十分阴凉侵骨的地段后,才是徐徐停下。

只见一团散着乳白色光芒的浓稠液体,奇异的无视着地下的泥层,就像飘在空气中一般,缓缓的飘到了露露的身边,来回变幻成各种形态,然后似乎再也忍不住了一般,直接将露露整个包裹而进,想要将其体内的生命精血吞噬掉。

这不知名液体的如意算盘打得再响,也有打空的一天。

从古风能够吸吮这一诡异的特点来看,就已知道其具有吞噬任何生命物体生机的特性,那这滴精血自然也有这种特性,要不然古风也不会强忍修为有着下跌的可能性,而将精血和露露相结合。

精血和露露融合后,这些精血就不会消失,会惯性的吞噬着土地的生命能量来维持前者身体不朽。

所以,当这不知名的液体想要吞噬掉精血时,骇然的发现自己非但没有如愿以偿,而且自身内的能量还被那精血强行吸掠,然后融入露露的体内,而其那已破损的心脏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在修复着,并且与那精血混合为一体。

想要挣脱逃跑的液体最终悲哀的发现,自己似乎已被那混蛋精血紧紧的吸住了,最后整个紧贴进了那逐渐变得红润丰满的躯体内。

极为缓慢的变化,通过时间的酝酿,最终会变成什么样,谁也无法预测。

这一系列的过程,古风自然不会知道,他现在已回到了村庄,而其面前,则站着几位比较年迈的老者,那身为村长的德叔也是站在一旁,从众人凄然的表情就可以瞧出,露露身亡的事他们都已知晓。

其中一位身体显得佝偻的老者,揉了下有些浑浊的老眼,声音悲怆的道:“难道真的要全部迁移到别处么?”

沉重的点了点头,古风歉意的道:“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

“不,他们害死了露露,都该死。”另一名身体较为壮硕的老者却是厉声说道,然后目光转向其他几位老者,道:“你们现在怎么决定?”

“还能怎么样?都集体迁移吧。”喃喃说了一句,那德叔看着古风,展颜笑道:“你别往心里去,这件事也是让我们大快人心呐,平时这些狗屁贵族都剥削我们这些人,现在迁移到别处,说不定也是一件好事呢。”

“嗯对,虽然迁移的事情比较复杂,但只要有我们几个老家伙拍板即可,等下我们便会去宣布这件事情。”另一名老者也是微笑的接道。

“不过时间紧迫,不知还来不来得及,就怕我们还没走远,就被那些官兵给追上了。”那佝偻老者将心底担忧的事情说了出来,其他几人闻言,神情也是变得极为凝重,他们这个村庄说是一个大家庭并不为过,从露露身亡后,这些人极度悲伤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十分淳朴而真挚的。

“你们只管迁移的事即可,其他的事情,由我来办。”漆黑的眸子掠过一道寒芒,古风声音森冷的道:“他们想要追上你们,除非踏过我的尸体,就算他们想要将我吞噬掉,不准备一副钢牙,恐怕他们还没这个资格办到呢。”

“这.....”一干老者有些迟疑,相互彼此看了一眼后,旋即还是朝着古风郑重点了点头,然后就急忙朝着村里走去,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们活到这个份上,眼力自然是有的,既然古风能从城主府抢回露露的尸体,还将之烧得一干二净,自然有其本事,如果连他都阻止不了那些人脚步的话,那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吧。

时间消逝飞快,在整个村庄的忙碌中,很快便过去了两天。

这两天里,古风以一人之力灭掉整座城主府,上自城主,下至士兵,无一活口的屠戮事件如长翅膀了一般,以极其快速的方式扩散到整个帝国。

虽然罗兰城不是什么重要的大城,但也是个颇有影响力的城镇之一,要不然寥家也不会将寥虎放到这个城来当城主了。

这件事着实让整个帝国喧哗了一番,帝国自然也是震怒无比,当下派出几名强者率领士兵盘查这一件事的来龙去脉,相信查到这个村庄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站在村口,德叔沉重的拍了拍古风的肩膀,沉声道:“保重,希望我们以后还能够再见面。”

“有缘自会相见。”古风抱了抱拳,看着转身离去,逐渐消失的背影,他缓缓的盘膝坐在了地上,进入了假寐,现在他要将自己调整到颠峰状态。

相信不出多久,这里就会爆发一场惊天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