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晚上的追问,露露除了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外,都是缓缓摇头,在她想来,只是招到一些流氓地痞的调戏罢了,虽然经过古风发狂那一幕后,便知道他不是个普通人,但也不想让他过多担忧,并不想后者去帮她和那些流氓地痞打架,在她的记忆中,这些流氓地痞都是凶神恶煞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第二天,露露又是准备去小镇,古风问她,她也只是在颌下比量了几下,后者看了一会,便知道了其中的意思,昨天卖衣服的钱,别人还没有付完,说是今天给,准备去拿钱的。

想来也只是去镇上讨要昨日卖衣服的钱,村里也有好几个年轻人一同前去,应该没什么事,而且因为年货都已买回来了,一大堆的家务事要等着古风打理好来,也是抽不了身,考虑了一会,也是缓缓点了点头。

在古风再三叮嘱下,露露临出门前,露出甜蜜蜜的笑容后,便是离开了家门,直到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后,其才是返身回家。

两个多月的平凡生活,古风再笨,通过长时间的家庭生活,整理起来,也是得心应手了。

转眼便到了下午,整理完毕的古风,快速的弄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就蹲在院子门口,等待露露。

然而太阳都已准备落至西山,都没有在视线的尽头瞧见等待之人的身影归来,平静的心也不禁升起了浮躁感。

就当古风正打算去看下同去的人回来没有,便是瞧见一个人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仔细一看,赫然就是早晨和露露他们一起前往小镇的其中一个。

“快,快去,去小镇,露,露露出事了。”那人跑到急忙站起身来的古风跟前便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说道。

“轰”

古风脑袋一阵轰隆,漆黑的眸子骤然掠过一道蓝色光芒,转瞬即逝,深深隐藏在体内的气势在这一刻猛然涌出,银白色的头发无风飘舞。

一把抓过被眼前一幕骇得就要一屁股坐在地上的年轻人,声音没有任何感情的问道:“露露,出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我一见昨日调戏露露的那些流氓地痞带了一大帮人来,就赶紧偷偷的跑回来告诉大家了。”被紧紧抓住衣领的年轻人在古风无形气势的压迫下,牙齿上下不住打颤的说道。

一把仍开手中的年轻人,古风漆黑的眸子逐渐被蓝色光芒所覆盖,脚掌直接在地上一踏,整个人如离弦的箭般,眨眼就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不停咳嗽的年轻人和那地上被踏出一个浅浅的凹坑。

村口处,德叔和10多个汉子聚在了一起,正准备赶往小镇去营救露露,便是感到一股狂风从身边刮过,一道影子闪电般掠过,扬起漫天的黄沙,皆是骇然的呆滞在原地,面面相觑。

半晌后,才是回过神来,德叔似乎松了一口气,摆了摆手道:“都散了吧,不用我们去了。”

“村长,不去的话,露露怎么办。”其中一人疑惑的问道。

“有他去,足够了,他救不了露露的话,我们去也是白搭。”

德叔径直朝着自家方向走去,留下一群有些摸不着脑的汉子们各自猜测着。

............

人影过处,轰鸣声响彻一路,呈一条直线冲着小镇跑去,凡是阻碍的障碍物都是被横蛮的用拳头打开。

别人需要差不多半天才能赶到小镇的路程,硬是让古风一个小时就赶到了。

在小镇路口,一道人影在急速冲刺而来,停下脚步时,将身后百米处硬是形成一条沟壑后,才是完全的停了下来,身后飞扬的漫天黄沙也是徐徐落下。

“古风,你来了。”

看到黄沙落下显出的身影,镇口的几个年轻人赶紧围了上来,其中一个焦急的开口道。

“露露呢,怎么不见他。”张望了一下,古风声音变得更加的冰寒,然后目光投向了那几个年轻人,急声问道:“到底你们发生了什么事,露露她怎么不在这里。”

“对不起。”

那几个人都是一脸愧色的低了下脑袋,好一会后,才是小声说道:“昨日我们来镇上,露露卖衣服时,来了几个地痞说要买衣服,把衣服都给拿走了,但并没有给钱,还调戏露露,最后虽然被一个看似将领的年轻人给赶走了,但他们说今天会来给钱。”

“于是露露今天就又跟来小镇了,是吧。”接下来的事,不说古风也知道了,当下紧皱着眉头,将接下来的话说出来。

点了点头,那年轻人才是再度说道:“嗯,确实是这样,他们今天确实来了,而且身后还带着一大帮人,昨天帮赶走那些人的年轻人又不在,露露就被他们强行抓走了。”

古风轻吐了一口气,不满的说道:“那昨日我去问你们的时候,你们怎么都隐瞒我?”

“是露露要我们帮她隐瞒的,她说不想让你担心。”几个年轻人偷偷瞥了一眼逐渐变得冷漠的古风,又是惭愧的低下了脑袋,他们也不知道这些地痞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抓走露露。

“这个傻丫头。”古风心中升起浓浓的怜惜,眼神陡然变冷,沉声问道:“你们知道这些人去哪里了么?”

“嗯”用力点了点头,那年轻人便是说道:“露露被抓走后,旁边的人才说这些人并不是地痞,是这附近罗兰城城主的儿子,恶贯满盈,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被他给糟蹋了,靠着父亲的身份,一直是肆无忌惮的横行霸道。”

“希望还来得及。”心中喃喃了一句,问了方向后,古风便是如没了缰绳的野马一般,再度扬起漫天尘雾,眨眼间便消失在一干年轻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

..........

“罗兰城么,希望你们没有让露露没有受到一点伤害,要不然,就算我死,我也要从你们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望着眼前如一只猛兽盘踞在大地上的罗兰城,古风直接走进了昏暗的城门通道中,目标直指城主府。

城主府的位置,古风随便问了几句便是找到了,看着不远处,几名来回巡逻的士兵,古风眉头不禁紧皱了起来,露露就在这府邸里面,但是怎样才能进去呢?自己除了一身的蛮力外,几乎什么都不会,如果冒失这样闯入,恐怕还未找到露露,自己就要被这些士兵给击杀了。

目光来回扫视了一下,古风绕着偌大的城主府了一圈后,目光陡然凝在了不远处的墙角下,连忙走了过去,将周遍的杂草全部清除,一个可以容成年人爬进的狗洞立时被发现。

“狗洞?”

古风心中立马跳出一个词语,一幕熟悉的画面立时出现在脑海中,让其一阵失神。

旋即便是狠狠的甩了甩头,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望了下四周后,古风便俯下身体,从狗洞中钻了进去。

当古风钻出来时,正好在一个花园的偏僻的角落处。

将身后的洞掩盖好后,便是半弯着身体,从花园处轻轻绕出,沿途躲过了好几波到处巡逻的士兵,其中一次还险险的差点就被发现了,要不是下意识的直接跳上屋檐,倒挂在那,还真是惊动了这些巡逻的士兵。

古风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有这般灵敏的身手,但此时也容不得自己多想了,至少对自己没有任何坏处就是了。

偷偷寻找了几个楼阁后,寻不到露露的古风,耐心渐渐消散贻尽。

再度潜进一个楼阁后,古风正打算是否抓一个士兵来问话时,一道若隐若现的淫秽笑声悄然传进了耳朵。

古风一喜,旋即心中直往下沉,潜伏的身体急忙顺着声音来源处潜去,随着声音越发清晰,古风已来到一个十分偏僻的楼阁外,幸运的是估计那少城主为了不让别人打扰他的好事,竟然将周边的人全部清光。

“臭哑巴,要不是你长得如此水灵,你以为少爷我会看得上你么,给脸不要脸,这么不情愿,那你就去死吧。”

一道显然失去了耐性,带着狰狞杀意的恶声,清晰的传进了还未来得及高兴这里没有任何守卫的古风耳里,骤然面色大变,在也顾不得是否暴露自己的危险,直接暴力破掉院子的大门,冲了进去。

“不”

当冲进院子时,眼前的一幕让他撕心裂肺,声音如杜鹃啼血,目眦欲裂的望着楼阁顶处,一个明显经过多次消耗,而导致面容苍白的纨绔子弟的手中之人,不是露露还能是谁。

混身血迹斑斑,小嘴中鲜血泊泊流出,胸口处,一把闪烁寒芒的刀刃醒目的插在那里,嫣红鲜血顺着刀刃缓缓滴落,最后掉落在下方院子的地面上,溅洒开来,看到闯进来的古风,被鲜血渲染得妖异的嘴唇掀起一抹甜甜的微笑,就像往常她见到古风时那般的甜蜜笑着。

门处的爆裂声让得那纨绔子弟顿时将目光放到了下方,见到撞进来的古风,目光便是一变,面色阴沉的喝道:“你是谁?”

古风感觉鲜血从已碎开的心脏中滴答流淌,漆黑的眸子瞬间变得血红,直欲将楼阁顶处的人直接吞噬。

“哦,看来是这臭娘们的男人了吧,不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但现在就将她还给你吧。”在嘿嘿冷笑声中,那纨绔子弟轻轻松开了掐在露露脖子处的手掌。

将急速下坠的露露接在怀里,古风轻轻的抚摩着露露那泛着布满了鲜血的脸蛋。

望着脸庞布满愧色的古风,露露轻轻的摇了摇头,白皙的手指指了指门外。

陷入沉痛悲伤的古风,此时除了占满他视线的露露外,外界的事情似乎已永远和他划清了界限,只是痴痴的望着气息越来越弱的露露。

露露俏丽的脸蛋想要尽力的撑起最后一个笑容给她眼前的男人看,在这一霎,美丽的笑容永远的定格在那里,抚摩着男人那不算是很帅气的刚毅脸庞的小手,在这一刻也是无力的缓缓垂了下去。

她知道她还有很多很多的话要对这眼前的男人说,她想说她要嫁给他,要和他过一辈子,听他说每天进山打猎的趣事,每天晚上煮上一桌子不算富饶却很温馨的饭菜给他吃,然后躺在他温暖厚实的怀里入梦,帮他生几个满地乱跑,调皮可爱的白胖小子。

很多心愿她都没有来得及实现,就这样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双眸中的生命色彩徐徐消散的同时,也带走了她心中诸多的愿望,留下了满筐的遗憾,就如同一个正当绽放着浓郁花香味的鲜花,遭到了无情暴雨的肆虐而夭折,只留下如花香味般浓郁的记忆。

“不!”

古风感受到抚摩他脸庞小手的主人已永远离他而去,仰头朝天咆哮悲呼,犹如杜鹃啼血。

急剧波动的情绪,不断的震荡着脑海,一股股深蓝色光芒从眉心处弥漫开来,逐渐覆盖全身,右手上的狰狞纹身宛如活了起来,缓缓蠕动,璀璨光点也是随着纹身的飘动而扩散四周。

“吼!”

只有睡觉时才会来回浮现的各种画面在这一刻再度袭来,大量的记忆一次性全部涌进脑海,古风感觉脑袋似要炸开了一般,一只手捂着脑袋,而另一只手死死的抱着露露那已逐渐变得冰冷的尸体,不肯放开。

“轰”

脑海内爆炸声陡然响彻,杂乱的各种画面按照着某种规律徐徐合并在一起,在这一刻,古风的记忆已完全苏醒。

一股不亚于武将的气势自低垂着脑袋,看不见任何表情的古风身上悄然弥漫,右手的纹身也逐渐覆盖整个手臂。

在璀璨蓝芒照耀下,一只让人望而生畏的手臂再度缓缓浮现。

呈淡红色的皮肤仿佛角质一般,手肘自手背处的臂外有着一条浅浅的凹槽,凹槽两旁有着条条淡蓝色的光芒,手指处却异常的苍白,指尖还有着锋利锐利的指甲,彷若恶魔之手。

充满神秘和力量的魔手再次展现而出,这一次的展现,将会掀起滔天血海,让所有人沐浴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