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今日又有一个古家余孽被擒杀了。”

“嘿,这些都是那些高层之事,我们也就只是瞧个热闹罢了,事情的真正内幕,又有谁会知道呢。”

在一个公文榜前,大群人都是围在了刚刚从新更新的悬赏通告前,对着其中一位被打上一个鲜红大叉的画像指指点点的,据说发布悬赏的还是古家刚刚即位的族长,而且还把家族产业划分了一半给帝国皇室。

那人说完之后,便是徐徐离开了,临走时还不断的嘀咕着,“哎,天要变咯,古家,不在是以前的古家咯。”

此话虽然声音不大,周围的其他人还是不约而同的点了下头,这些人虽然对于帝国贵族没有任何好感,但也有例外的,那就是古家了。

古家虽然身为贵族,而且还创建了庞大的商业帝国,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道理,前者是深深了解到其中的厉害,所以,深得民心那是最低的评价。

但自从一个星期前,被民众取名为“血色帝都”事件发生后,这张悬赏通告在第二日便被贴出来了,那古家即位的新任族长一上位,就开出天价悬赏,而且对待民众的态度也是完全变了味道,凶神恶煞那还是说得比较善良了。

虽然人云亦云,不管这悬赏通告再如何抹黑,很多人的心始终是雪亮的,他们不敢和帝国对着干,暗地里,还是救助了蛮多通告内所谓的余孽。

................

亚蓝帝国虽然比较靠近大陆中心地带,但只是比较靠近而已,王者摇篮,神恩学院才是位于大陆的真正中心。

神恩学院是一座上古时代就存在的神秘学院,其耸立在一马平川的尔兰平原上,只要随便登上一个高耸的山头,便是能够将之尽收眼底,可以说是易攻难守,不过没有哪个帝国敢起这等狼子野心来攻打神恩学院就是了,攻打的下场就是还未起兵走到尔兰平原,就已被其他帝国联合消灭。

位于神恩学院一个角落的偌大图书馆,门口处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让人莞尔的一幕是每一位女性旁边都是有着好几位其他帝国的皇子,而且恭维赞美之语层出不穷。

这要怪就怪这个学院僧多粥少,虽然各国前来进修的各皇子公主都不少,总共也有1000来人,但男女比例相差到极为恐怖的5:1,也就是说,5个皇子里面要有4个打光棍,要不然就回住处去抱自己带来的侍女,这也是一种无能的表现。

在图书馆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内,坐着一个身着紫色连衣裙,有着吹弹可破,肤若凝脂的俏丽脸蛋的女孩正入神的阅读着手中的书籍,白皙修长的玉指轻轻的锊开一缕额前飘落的青丝,不时泛起温婉笑容。

“雅儿,原来你在这里啊,害得我一阵好找。”

一个身材挺拔,长相帅气,一对眉毛如剑般扬起,隐隐透着凌厉霸气的男子正径直朝着那女子走来,突见女孩俏丽脸颊绽放出如鲜花般盛开的笑容,他前进的脚步不禁呆住在了原地,眼眸掠过一抹极其的火热与迷恋,然后嘴角挑起一抹自认为最迷人的微笑缓缓走了过去。

被打断了看书的气氛,女孩黛眉微皱,雪白的下巴轻点了下,略带不满的语气轻声的说道:“我不是说过了么,我在图书馆时,不希望有任何人来打扰我,就算是你,也不例外。”

闻言,男子不禁苦笑了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想他怎么也是神恩大陆上仅有的四大古国,铁战古国的皇子,而且还是第一继承人,在国内拥有呼声最高的皇子,不管到哪里都是唯一的中心,然而现在被一个女孩出声训斥,而且还不敢还嘴。

那男子直接是坐到了女孩的对面座位上,火热的眼神毫不掩饰的直视着仍自顾自看书的俏丽人儿,好片刻后,后者方才颇为无奈的扬起那张让人瞧见都是为之疯狂的绝美脸蛋,赫然就是从亚蓝帝国到神恩学院进修的雅菲,语气颇为不耐的道:“有事么,没事还请你离去。”

一怔,男子方才有些尴尬的收起那火热的目光,脸色也是正了正后,方才轻声说道:“难道你真不知道么,这件事在神恩学院可是传了好一会了。”

摇了摇头,雅菲疑惑的望着眼前的男子,没有出声,静待下文。

“说得也是,你除了图书馆外就是呆在住处,能知道才是怪事了。”男子恍然一笑,然后说道:“是关于你帝国的事。”

“帝国?难道我父皇出事了?”女孩一呆,急忙是出声问道。

“不,不,不。”男子摇了摇头,轻声安慰道:“你父皇没事,相反他还很了不起呢,竟然一夜之间将那古家给铲除了,虽然还没有倒掉,但也是名存实亡了,我真佩服你父皇,杀伐果断,这才是一位皇者应有的风范呐。”说到最后,男子神色间满是佩服,看来烈奥所做之事深得这些皇子的称赞。

对于别人也许只是一件比较震撼人心的大事件,但对于雅菲来说,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整个人当场呆滞,好半晌后才是透过气来,语气焦急的问道:“那是不是古家所有人都死了?”

“不,似乎除了当代族长那一脉全死了之外,其他支脉有很多在最后都弃械归降了。”男子疑惑的望着一脸焦急的雅菲说道,然后又是说道:“怎么?古家灭了就灭了,你这么着急干嘛?”

“不,不可能,为什么师傅没有和我说起。”雅菲似乎看到一直盘踞在她心田深处的那道身影正缓缓消失,心如刀绞,难言的悲伤弥漫心头,整个人摇摇欲坠,美眸一阵涣散,好一会后,才是急忙站起身来,什么礼仪,什么形象一时间都被甩到了九霄云外,急匆匆的朝着图书馆外跑去。

看着仓促离去的背影,男子突兀感到一抹不安,似乎眼前已被他自认为只有自己才配得上他的美丽人儿的心中,似乎已有了他人的身影,当下也是急忙的朝外走了出去。

野蛮的一脚踢开了住处的大门,雅菲直接是冲进了里屋,看着正坐在椅子上悠闲看书的一位中年美妇,眼中只有着剧烈燃烧的怒火与难以言喻的悲伤。

“坐下”

沈冰指着身前的椅子,语气平淡的说道,并没有看泫然欲泣的雅菲。

“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似没听到一般,雅菲仍是固执的问道。

“我叫你坐下。”沈冰的目光终于是从书籍中转向了紧咬着红唇,并没有依言坐下的俏丽女孩,片刻后,才是颓然的叹了口气,语气略带疲惫的说道:“告诉你,有用么。”

“至少我有知道的权利。”紧咬着嘴唇,雅菲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怒火,冷冷说道。

“但你没有阻止的能力,就算有,也是鞭长莫及。”沈冰依然淡淡的说道,话到最后,一抹淡不可察的悲伤也是悄然弥漫而出,声音低不可闻的喃喃道:“就像我知道那个混蛋东西死后,也是像你这般无助,要是当年我成熟一些,能低下那高傲的头颅,也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悲伤凄然替代了宁静而安详的气氛,两人都是默然不语,一会后,雅菲骤然抬起了那张绝美的脸蛋,毅然的说道:“我要回去,我马上就要回亚蓝帝国。”

“回去还有用么?已经晚了!”沈冰喃喃说道,心中第一次如此强烈的排斥亚蓝帝国,那里已变成了她心中极度仇恨的国度,也是让她的心随那人一起被埋葬的地方。

“如果你不愿意回去的话,我自己回去。”

说完,雅菲倔强的扭头离去,匆忙的在房间随便收拾了一些行李后,在沈冰宛如一潭死水的目光中冲出了住处。

急匆匆的雅菲无视路人的目光,和其他皇子的问话,来到了学院后面一个不时有人进进出出的宽阔的场地外,就要直闯进去。

“通行证”

刚到门口,雅菲便被一个身体壮硕的门卫拦了下来,后者扫视了一眼后,便是漠然的说道:“没有的话,回去。”

“我来不及办理通行证,通融一下,就让我进去吧。”放下手中的行李,雅菲上前哀求道。

“可以去相关部分办理手续,然后过来。”门卫直接是拦在了中间,仍然是面无表情的说道。

急得团团转的雅菲,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无助,这些门卫可不管你是公主还是女皇,只看证,不看人。

“走,跟我进去。”

正当雅菲准备不顾实力的差距强闯的时候,一道淡淡的声音便是突兀传来,只见空间一阵扭曲,沈冰缓缓从空间中踏了出来,径直朝着场内走去。

见状,雅菲抹掉眼中快要溢出的泪水,急忙跟了上前。

“通行.....”

在路人诧异的目光中,沈冰直接是一掌将那门卫给劈昏了过去,然后带着雅菲走了进去,路过门卫时,后者还是不忘的狠狠踢上一脚。

其他门卫见状皆是怒喝了一声,然后朝着沈冰扑了上去,他们不知多少年没见过敢在学院如此横行霸道的人了,这些人的下场当然不会被杀死,但是凄惨无比就是了。

“滚开”沈冰一掌拂退扑上来的其他门卫,然后对着雅菲道:“你先去前面等我,我马上跟来。”

用力点了点头,雅菲便是朝前一路小跑,要在学院强者没来时,拿到飞行魔兽。

不过一会工夫,沈冰便是将这些门都给打晕了过去,来到雅菲身边之时,其已经将飞行魔兽准备妥当。

“师傅,你不是不愿意回亚蓝帝国么。”坐在飞行魔兽背上,雅菲感激的看了沈冰一眼,出声问道。

“只是想回去看最后一眼罢了。”沉默了一会,沈冰心口不一的敷衍道,然后脚掌轻踏,红唇轻启,“走”

“吼”

在一声低沉的吼声中,狮鸵兽的翅膀缓缓扇动,然后腾空而去。

望着空中已变成小黑点的狮鸵兽,在学院内的一处楼阁内,两个老者相觑了一阵后,其中一位白袍老者才是颇为无奈的道:“找个人去场地整理一下,安慰一下那些门卫。”

“嗯,沈冰这小丫头总是这么胡来,不过这么冒失就回到亚蓝帝国,不怕因为以前的关系招到不测么?”黑袍老者略有些担忧的说道。

“他们敢。”白袍老者垂下的眼睑处掠过一道寒茫,旋即淡然的说道:“如果小丫头伤了一根汗毛,那亚蓝便消失吧。”

.................

小河潺潺流水,一个纤瘦小巧的身影正蹲在河边洗衣服,打了好几个补丁的衣服显得相当朴素,但套在其身上,却透着一种朴素之美。

“哗,哗”

在河水源头之处,一道人影在水流的冲刷下,顺着下游,缓缓飘荡而下,半晌后,便是飘到了正在洗衣服的女孩视线内。

小女孩抬头望起,视线顿时被河流冲刷而下的黑影给吸引住了,脸颊顿时浮现一抹焦虑,连鞋子都没脱,就这样急忙的下到了并不是很深的河流中,纤弱的小手一把抓住了还想要往下飘的人影,使劲的往自己的身边拉去,用力之下,小脸蛋憋得通红,最终是还是把那道如尸体般的人影扯到了岸边,自己也是气喘吁吁的一屁股坐在了岸边。

过了好片刻,已休息得差不多的女孩儿在旁边徘徊了一阵,有些犯愁了,拉扯到岸边时,因为有河流的冲击力,也只是觉得吃力一些,但现在明显却是没有办法将这个昏迷不醒的人抬回村庄。

“露露,在干嘛呢?”远处走来一位身扛着锄头的老农,老远便是见到在岸边徘徊的小女孩,以为出了什么事,不由得大老远的便是出声问到,脚步也是急忙的走了过来,旋即便被小女孩的脚边的“尸体”骇得惊呼一声。

只见女孩儿比了几下拉扯的动作,然后指了指地上的“尸体”,想不到这有着清秀面容的小姑娘竟然是一个哑巴。

点了点头,老农放下了肩膀的锄头,蹲了下来,伸手在“尸体”的鼻间处探了一下,感到呼吸平稳,随即便是抬头笑道:“放心,还有气。”

闻言,女孩儿的脸颊顿时绽放出温娩的笑容,然后手朝着村庄比划了几下。

“呵呵,小丫头,你就是个烂好人,什么都往家里拽,那些受伤的小动物你都捡了好几只回去了,现在可好,连人都要捡回去了。”

老农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揉了柔脸蛋泛起甜甜笑容的女孩儿,背起地上的“尸体”就朝着村庄走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