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声波攻击中,稍远一些的强者都是被震得头昏眼花,何况就在火兽面前的黑影,只感觉整个大脑内的脑浆剧烈翻腾,似要爆开一般,整个人一时间变得痴呆起来,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根本未曾有所知觉。

在众人骇然的眼光中,只见那只由古天幻化而成的火兽带着冲天杀意冲着不远处一动不动,没有任何防备的黑影奔腾而去,然后高高的扬起了双蹄,在一道嘹亮的声音中,狠狠的践踏在了黑影的胸口之上。

只听得嘭的一声,那燃着熊熊火焰的双蹄深深的陷进了黑影的体内,那骨头噼里啪啦的断裂声清晰的在众强者的耳中响彻,前者鲜血仿佛不要钱一般喷洒而出,如断线的风筝倒飞而出,然后掉落空中,狠狠的砸进地上的废墟之中,扬起漫天的尘雾,看其模样已然死透。

.................

而此时,下放的五彩囚笼之内,带着一丝疯狂的古风,右手使劲搅动着朝着自己缓缓收缩的绸带,后者虽然看似寻常之物,但古风知道只要自己一被紧紧缠绕,那下场并不比被一刀刀割碎差多少。

绸带沿途掠过魔手,顿时响起吱拉的刺耳声,速度被减慢到一定的程度后,但还是在某人的控制下,徐徐朝着古风缠绕而去,只有一个目的,不杀此人,绝不罢休。

“不”

愤怒的吼叫中,古风略显疯狂的眼眸悄然燃起一小撮微不可察的淡蓝色火焰,袅袅升腾,然后逐渐越燃越大,最后竟将要占满整个眼瞳,从外表看上去,异常的诡异。

“吼”

正在异样准备突变之际,天空陡然传来一阵愤怒咆哮的兽吼声,随着距离接近,兽吼声越发清晰,最后似在古风耳边响起一般,前者旋即看到周身的绸带囚笼剧烈燃烧起来,一会便是化为了灰烬。

囚笼消失的那一刻,周围再度继续的撕杀声也是传进了古风的耳内,就在此时,而那已逐渐占据完整个眼瞳,甚至开始微微颤动的诡异淡蓝色火焰顿时又是缓缓缩小,最后消失在眼眸深处中。

而没有丝毫察觉的古风却是在囚笼破灭那一刻,被将视线占据满的火兽给吓了一跳,旋即便感到火兽那传来浓厚的亲情味道。

而那妖娆女子在瞧见火兽干脆利落击杀黑影时,背后都已感到阵阵发寒,当火兽愤怒咆哮了一声后,直冲着囚笼而来之时,一股寒意在心头蔓延,整个人被骇得直接放弃手中的攻击,扯着已被她迷昏的古明疾退,迅速隐进后方的大军之际,口中怒喝道:“巨弩营的人都死尽了么。”

“巨弩营听令,目标前方,杀无赦。”

妖娆女子话音落下,只见哐啷一声,古家周围还没有倒塌贻尽的围墙瞬间被全部破开,一座座被四轮架起的弩车被推到了围墙边,在某个将领的命令下,弩车便是发出咻咻声,一支支足有一米长的弩箭化为漫天黑影,朝着内处激烈撕杀的众人射去。

一时间,惨嚎声四起,在威力狂猛的弩箭射杀下,每一只弩箭都是如窜糖葫芦一样,穿过几人后才是威力竭尽,两方人马都是被射得人仰马翻。

黑甲剑士死了一个,马上就有两个补上,而古家之人,死一个就是少一个,本已逐渐占上风的古家众人就要突破出一个缺口,眼看就能突围而去,不过一会工夫就被被射来的弩箭弄得死伤惨重。

“毁掉那些巨弩。”

古家的强者怒喝一声,都是逼开身前的对手,然后朝着巨弩车扑了过去,但下一刻又被对手死命的赶了上来,再也脱开不得。

而没有任何限制的巨弩却是大发神威,只要前方有人,不管是敌是友,一律射杀之,在这时刻,视人命如草芥被体现得淋漓尽致。

“吼”

刚救出古风的火兽瞧得族人死伤一片,咆哮了一声,火尾轻甩,前者便是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其背上,然后奔向正在肆意屠戮的巨弩车。

“呼”

只见火兽四周的空气全部朝着嘴部涌去,喷出之时,却是一团剧烈燃烧的火焰。

火焰一扫,地上笨重的巨弩车全部燃烧起来,而旁边照看巨弩车的士兵更是直接化为灰烬。

“拦住他。”

看到巨弩车一下就是被烧掉了一半,那些军中心疼得不得了的将领都是大喝道,然后朝着火兽猛扑而去。

半空之上,和古炎一起联合对抗着几名对方强者的古战瞧得下方战斗急速恶化,顿时心急如焚,“老家伙,就算有古天在下面顶住,也不是长久之计。”

逼开攻过来的一人,古炎身形退到古战的身边急道:“那能怎么办,这些人都像不要命一般,死死的纠缠着我们,就算想下去帮忙也脱不了身啊。”

眼中掠过一抹决然之色,古战轻声道:“牺牲我们这些老家伙,保存火种,只要他们能够安全逃离,我们古家总有一日会再度崛起。”

沉默了片刻,古炎垂下的脑袋轻轻抬起,嘴角掀起一抹微笑,喃喃道:“我们这些老家伙也活够了,是时候做些贡献了。”

做下了决定,古战当即朝着四周的古家长老传音,片刻后,都是默契的互视了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

阴沉的天空突然弥漫出一股古怪的气氛,正当帝国方的强者感到不安之际,突然,沉喝声在各个角落响起,古家众长老皆是散发出视死如归的气魄,体内的斗气仿佛不要钱一般,狂涌喷出,将反应不及的对方逼退而开后,然后朝着下方各自掠去,从杂乱的战场之中,每个人都夹带起几个族内潜力强大的年轻一辈,突地朝着四周分散而逃,而每一个长老身边,都有接到命令的其他族人誓死护在其周遭,就算身中数刀,也是宁死不退一步,倒在地上的只要还能喘一口气,都会死死的抱住敌人前进追击的双脚。

惨烈的气息,悄然弥漫,这一刻,古家上下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保存火种,让古家血脉得以延续。

战场依然杀得如火如荼,古天化成的火兽让巨弩营瘫痪后便是被帝国军中的高层将领纠缠住。

各种攻击在这些将领手中来回变幻,虽然看似攻击迅猛,碰撞中爆发出的能量波动绚丽无比,但其实根本就没有伤到火兽,每当这些攻击触碰到周身的火焰之时,无一不是被全部气化,就算一些凌厉的攻击穿过层层火焰构造而成的防御后,击打在身上,只是如蚊子叮咬一般。

而火兽每一次的攻击,都不会是无功而返,炙热的火焰让得这些围攻他的将领们都如同身处火山中的岩浆中一般,虽然有着深厚的斗气做为后盾,但时不时还是有人被炙热的火焰给喷中,继而在惨嚎中直接是化为灰烬。

火兽继续肆虐,却也是离开不得,现在每一个家族长老和其他强者都是夹带着几名族内的小辈四散逃逸,其目的就是能拖住几个是几个。

突然,一道青芒掠来,而火兽的火焰却是朝着两旁分开,让青芒掠进,只见一个模糊人影显出,然后一把将火兽背上的古风一把抱住,旋即腾升而起,朝着外面急闪而去。

“吼”

火兽身体因为经过过多消耗而有些黯淡的火焰在这咆哮中,再度熊熊燃烧起来,坚硬的地面都有着变为岩浆的迹象,热浪朝四周席卷而开,阻下了那些将想要青芒拦下的将领。

“父亲,我们一起走。”古风看着已一人之力,力抗众强者的古天,脸色凄然,死命挣扎着,想要从青芒之中跳出。

“小风,你疯了么,还不明白你父亲的心思么。”青芒旋即涌出一道道细丝,把挣扎的古风牢牢捆绑住,听其声音,赫然就是古战。

一怔,古风随即疯狂的怒喝道:“爷爷,难道就这样扔下父亲不管么?”

青芒中,古战的表情变得极为苦涩,但声音还是十分平静的道:“放心吧,你父亲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打败的,等下他自然有逃生之法。”

虽然如此说,心中却知道自己儿子用的是禁忌之法,一个人类岂能化成如此威猛霸道的异兽?虽然只是幻化,这其中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可想象的,而其的代价就是一个月内沦落为普通人,修为硬生生的掉下一个等级。

当幻化时间过后,古天的下场只能是任人宰割,虽然心中极为清楚,古战又怎敢轻易开口告之,他是古风的父亲,也同样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就古战带着古风离去之时,一道尽显疯狂的声音自半空响彻而起。

“哈哈,该死的昏君,你灭我族满门,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只见一个老者面如死灰的抱着两具已然死透的冰冷尸体,身体不可抑制的剧烈颤抖着,身旁的地面陡然爆出一个深坑,把怀抱的尸体放进去之后,在癫狂的大笑中,一道庞大的光柱冲天而起,然后迅速回缩,磅礴的浩瀚威压竟使得地面迅速龟裂而开,呈网状的扩散至方圆百米。

只见其冲天而起,然后朝着皇宫深处暴掠而去。

闪电般的速度,不过片刻已看见皇宫那黝黑的城墙,随着距离急速拉近,城墙上占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影,皆是严阵以待,而中间站着三个气势不凡的人,旁边略微站得靠后的两位容貌很是年轻,中间那位看容貌已至中年,身穿皇袍,面容不怒自威,赫然就是这个帝国的主人,烈奥了。

“呵呵,不知死活。”

站于中间的烈奥淡笑了一声,指着双目赤红,带着同归于尽之势的老者淡然说道:“让他接近皇宫范围千米处的话,你们就一起陪他去吧。”

“遵命”

保护在其身边的强者恭敬的弯身应道,然后朝着身旁的士兵命令道:“魔晶天炮准备。”

而那老者此时也是瞧见了城墙上那身穿皇袍之人,杀意骤然大盛,飞行的速度在某种信念的驱使下,又加快了几分,“昏君,我们一起....”

“轰”

深沉黝黑的城墙上骤然亮起一道红光,下一刻,这老者连话都是没有说完,直接是被炸成一团碎肉,夹杂着血水落在皇宫缓冲区的边缘处。

“很好”那烈奥嘴角掀起一抹笑容,满意的拍了拍掌,然后朝着身边的那两位同样气度不凡的年轻人漠然说道:“知道为什么我要剿灭古家么。”

“孩儿不知。”那两位年轻人急忙恭敬的应道。

看着前方远处,隐隐燃烧着战争火焰的方向,良久之后,才是微叹了一口气,列奥淡淡的道:“古家对于帝国的忠诚,我坚信不移,那和外敌串通之事自然是莫须有了。”

此话一出,他身后的两人眼中疑惑顿生,相对视一眼后,都是缓缓摇了摇头。

烈奥转身望向自己的两个儿子,“呵呵,疑惑了么。”

“只因他们忠诚的是帝国,而不是我们烈家。”凝视了片刻,其语气带着浓浓的失望道,继而话音一转,带着浓厚杀气的声音缓缓脱出,“帝国,是烈家的江山,是代表烈家辉煌的附带成果之一,但为什么他们只是忠于这个产物,而不是忠于我烈家。”

“帝国是我烈家的,那在这土地上生活的子民们,都应该以我烈家的意志为意志,但他古家却数十次拒绝我烈家的召唤,只因为他们有以前先祖的光环笼罩着,数代皇帝自然拿他们没有任何办法,但这光环也有消失的一天,光环消失之时,也就是他们这些顽固之辈消失之时,而这一天,也终于到来。”

说到此处,烈奥才从激动的状态中平静了下来,看着深深思索他先前所说的话的两个儿子,再度笑道:“当然,古家怎么说也是开国功臣之一,如果就这样让古姓消失,那其他同样是开国功臣之一的家族,自然难免会感到兔死狐悲,只要消灭这些顽固迂腐之辈,在暗中操控一个以我烈家为意志的傀儡,过数年后,古家那比国库还要富饶数倍的产业自然而然就会属于我烈家的了,到时有了这些为后盾,我烈奥将会比先祖创出更加耀眼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