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露杀意的死盯住地上已昏迷的黑衣人,古风第一次有着如此浓烈的杀气,自己要不是命好的话,估计现在已命丧黄泉,心中想到幕后主使人是古明那阴险小人,杀气更是浓郁了几分,压下心中的杀意,古风朝着美妇感激的鞠了一个躬,此次,美妇却是没有闪避,安然的受之一礼,点了点头后,屈指一弹,那地上的黑衣人幽幽醒转,一睁眼,便是看到他要击杀的目标,正站在他的眼前,在多年的训练下,顺着意识便是想亮出刀刃瞬间击杀古风,随即发现自己竟然全身无力,跃至一半的身体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说吧,是谁派你来的。”古风面露狰狞的望着地上一脸漠然的杀手,手中把玩着从后者身上搜出的匕首。

“呵呵,想我说么,那么让我告诉你。”黑衣人诡异的笑了笑,然后脸色猛然一变,朝着齿间咬去,骤然脸色再度一变,惊恐的发现藏在牙齿中的毒药已然不见。

“是这个么?”古风抛了抛手中一粒小小的异物,淡笑道,先前把所有的武器都搜出来后,古风还自以得意,随即那美妇却是翻了翻白眼,然后上前十分老道的再度搜了一番,几柄武器和嘴中毒药又是被搜了出来,其中动作之老练,让其汗颜不已。

踏步上前,古风蹲在杀手的身前,拿起匕首比划了一下,脸色猛然变厉,朝着后者大腿根处就是狠狠的划上一刀,拉开一条十多厘米长的口子出来,殷红的鲜血溅射满地,更添几分阴寒,拿起在店铺里随便搜到的一些糖浆往已露出大腿骨的伤口上猛洒,一会后,便是有很多蚁类生物闻香而来,诸多蚁类生物的啃咬,又麻又痒的感觉让得那杀手止不住的伸手去扣,碎肉混杂着鲜血掉了满地。

“呀,好恶心。”雅菲干呕了一声,便把头埋进了美妇的怀里,后者到是不以为意,就这样悠然的看着。

瞧了一会,古风方才轻笑道:“说吧,还能给你个痛快,不然还有着很多有趣的游戏等着和你玩呢。”

口中倒吸着凉气,杀手除了死命的抠着伤口外,楞是没有出声,似乎不是抠自己的身体一般。

“呵,训练得很到位嘛。”诧异的望了杀手一眼,古风在淡笑之下,再度挥了一刀,先前那一到就在大腿根处,那这一刀,直接是割在了中间。

命根子被划开了一道口子,杀手捂着下体惨嚎着满地打滚,古风却是不停的一直往上倒着糖浆,糖浆被泊泊流出的鲜血冲散后,直接又是拿起几瓶出来,打开瓶盖,一股脑的全部倾在了中间伤口上,那些蚁类生物更是闻风而动,有些甚至顺着伤口爬了进去,蚁类生物在伤口内处攀沿,那股说不出的难受感让得杀手不禁伸手进伤口用力的抠,下体的根处变得血肉模糊,一些被抠断的经脉顺着鲜血流出,但只有这样,才能减少一些体内传来的酥痒感。

杀手撕心裂肺的惨嚎声,用头用力撞在铺满碎肉鲜血的地上发出的撞击声,在寂静的场面内,显得格外的恐怖,古风只是微笑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切,不为所动,正刚欲再次动手,不远处的美妇柳眉微竖,开口阻止道:“你这样下去,他还没说出来,就已经被你整死了。”

“让我来吧。”美妇随手在雅菲周身施展了一个结界,把一切视觉和声音阻断后,缓步上前道。

古风退了下来,美妇上前直接伸出手来,拍在了满地打滚的杀手天灵盖上,随即手一抽,一道虚幻的灵魂体被抽了出来,而那身体却如同破烂的皮囊一般,直廷廷的摔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手掌中的斗气化为一只只细如牛毛的针,在修长的玉指变换下,这些针尖闪烁着寒芒,咻的一声,化为诸般星点,射入了杀手的灵魂内。

灵魂深处弥漫的疼痛才是最痛苦的刑法,看见此刻那灵魂体发出的无声呐喊,眼中流露出的惊骇与恐惧,才是让人感到阴森恐怖的。

倒吸了一口凉气,古风眨巴眼睛望着一脸淡然的美妇,想不到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是狠辣数倍的灵魂折磨手段,让古风为之汗颜。

然而众人却不曾察觉到,那灵魂体在惨嚎的同时却掠过一抹解脱之色,只见那正在折磨灵魂体的斗气针悄然消失了一根,当发觉之时,灵魂体却露出森然笑容,嘴巴轻动了动后,灵魂体陡然膨胀起来。

“不好,他要自爆。”美妇脸色一变,想要压制之时,却已然不及。

武将级别的自爆,那威力就算是武爵强者也要暂逼锋芒,嘭的一声,直接爆裂而开,无形狂暴能量席卷而出,向四周扩散开来,所过之处,无一不化为一团粉末,美妇只是袖袍轻挥,席卷而来的能量风暴直接被划为两道,至身边冲袭而过。

灰尘漫天,被一股人为的轻风吹散后,显露出一个深足几米的大坑来,宽足十丈长的裂缝呈网状自坑边蔓延而出,只有美妇和古风所站立的地面和身后的围墙得已幸免。

美妇凝望着身前不远处的大坑,脸色不愉,片刻后,才是缓缓说道:“很诡异的功法,竟然能靠别人的斗气来施展自爆。”

古风也是凝重的点了点头,他想不通那古明会有这等本事请到这样的杀手来暗杀他。

缓缓吐了一口气,美妇眼眸深处掠过一抹担忧,偏过头来,对着古风说道:“这一名杀手只是级别最低的杀手,而他们宗旨就是不完成任务,绝不罢休,所以,有了这次的失败,下次来暗杀你的杀手只怕会是武爵级别的强者了。”

“以后你小心一些,在这件事没弄明白之前,别随便出门了,虽然这个杀手组织很神秘,但还没这个本事去古家内暗杀你。”

点了点头,古风决定回去后,立刻着手调查这件事,要在最短时间内把古明暗杀他的证据给拿到手。

“先离开这里,我先前把这一片区域给封印住了,想必那些城卫兵也是急坏了,在不离开,等那些强者来,又要费神解释一番。”

封印解除后,那些城卫兵方才气急败坏的冲了进来,却发现已没有一个人影。

就在黑衣杀手被中年美妇擒下那一霎,远处的一处阁楼上的几道人影旋即消失不见,当他们在出现时,已身处一个隐蔽的密室中,只见一个身着白杉的年轻人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桌面,巨力下,桌子裂开了巴掌大的裂缝,“妈的,就差一点点,那个狗杂种马上就要死在那里了。”

“哼,古明,你不是说那古风身边没有任何人保护么,现在到好,你没撒损失,我到是把黑七给赔了进去。”一名坐在椅子上,貌容绝美,身材妖娆的女子声音冷冷的道。

摇了摇头,古明十分不甘的道:“我也没见过那突然出现的老妖婆。”

点了点头,那女子沉默了下来,片刻后,方才缓缓说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现在这个时期,不易惹出其他事端来,让其他人有所察觉。”

沉寂了一会,面色不善的古明才是不甘心的再度锤了下已裂开的桌子。

看到已妥协的古明,女子掩嘴娇笑道:“咯咯,一切以大事为重嘛,到时计划成功后,古家就是你们的了,而那不起眼的古风,到时任你蹂躏怎么都行。”

拳头握得咯吱响,古明目露寒光,“古风,过不了多久,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你永远只配被我踩在脚下,哈哈。”

............

从随便“牵”来的马车上,古风揉了揉经过简单治疗后,仍然有些发闷的胸口,旋即有些庆幸,要不是这中年美妇突然出现,恐怕自己和那小丫头一同去地下报道了吧,想不到成功脱离危险后,还把暗杀自己的杀手给楸了出来,虽然没有亲手了结了他,不过在折磨的时候,也是发泄了一下心中的恶气。

中年美妇瞧了瞧脸色仍有些痛楚的古风,缓缓说道:“你的伤势没有特殊治疗的话,恐怕这一段时间难以痊愈。”说罢,手中泛起浓郁的斗气,其中竟然隐隐透着一股磅礴的生命气息,这股生命气息直接将古风笼罩而进,淡淡的绿色星点在周身凝聚而成,然后顺着肌肤浸入。

在这神奇的绿色星点的治疗下,古风感到体内的憋闷之气一扫而空,那些淤积在胸口处的淤血全部被充裕的绿色能量给化掉,而且骨头似乎在这一刻已完全痊愈。

就在这一霎,古风感觉正个人如同身处在云雾中一般,飘渺而虚幻,好一会后才是回过神来,旋即震惊的望着中年美妇,他修炼斗气,知识虽然不是很丰富,也不至于这么匮乏,只知道斗气是狂暴无比的能量,拥有无与伦比的杀伤力,如果说拿来帮人疗伤甚至救人,只能说是天方夜谭,但现在眼前这一幕,完全推翻了他的认知。

瞧着震惊的古风,雅菲戏谑道:“这就显得你无知了吧,我师傅的斗气可神奇了,帮人疗伤只是小儿科罢了,更加神奇的事情可多着呢。”旋即又有些神秘兮兮的说道:“我告诉你哦,我师傅说我的斗气以后也有可能变成她这样,所以才会收我做徒弟的呢。”

对于雅菲的话,中年美妇只是一笑而过,道:“是不是觉得奇怪,为什么斗气能替人疗伤?”

古风急忙点了点头,恭声道:“还请前辈赐教。”

听到前辈这一词,中年美妇不悦的皱了下柳眉,旋即释然,似乎从头到尾,眼前这小子都不知道自己的姓名,随即便轻声道:“我叫沈冰,虽然和你爷爷是同一辈,但你叫我沈姨便行。”说到古战时,沈冰语气间直接是含糊而过。

“沈姨”

古风当下郑重的行了一个晚辈礼,不管她和自己爷爷有什么过节或者纠葛,都不妨碍他对眼前之人的尊敬。

点了点雪白的下巴,沈冰才是缓声说道:“在众多人中的眼里,斗气只是一种狂暴的能量,只能拿来伤人之用,但其实斗气修炼到高深之处时,在达到一定的境界之后,却能繁衍出各种其他不同的功效出来,比如我的是水属性,经过我导师的刻意引导,所以衍生出治疗的功效,而这小丫头和我一样是水属性,但她天生灵魂纯净,培养好的话,也就能和我一般这样了。”

听着沈冰的话,古风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但自己只是刚踏入修炼的人,离前者所说的境界,只能是自己所仰望的了。

瞥了一眼古风,沈冰再度说道:“我说的这些事情,以后你爷爷也自然会告诉于你,现在的你,主要是安心修炼即可。”

“修炼么?”古风心中苦涩一笑,现在只能希望只能爷爷和古炎长老能够找出解决方法吧。

随着众人的沉默,马车变得一片寂静,半晌后,终于是回到了皇宫,而古风也和沈冰他们分别,而来到花园时,古天也是刚从花园出来,不过看其面色,似乎此行还不错,在后者的随意问话下,古风随便胡扯一通,应付了过去,他并不想让父亲过多的为他担忧。

..............

当古风回到家族,正看到古明搂着一名妖娆女子走了进来,双眸顿时变得一片血红,旋即强压下心中的杀意,自己并没有抓到古明指使杀手暗杀他的证据,此时冒失的上去,只能会被倒打一耙,实为不明智,心中转过此念头,眼眸微闭,缓缓睁开时,再次变得古井无波,只是淡然的瞟了古明一眼,径直走回了房间。

“你口中的小杂种似乎长得还蛮不错的么。”妖娆女子看着离开的古风咯咯笑道。

手掌轻托起眸中带着妩媚之色女子的下巴,古明嘿嘿怪笑道:“怎么,你看上那小杂种了。”

“怎么会呢,人家只属于你的。”檀口微张,妖娆女子朝着古明轻吐了一口香气,声音带着诱人的的呻吟。

古明瞬间感到心中一股邪火袅袅升起,口鼻间喘着粗气,不顾先前数次的“征战”,脸色泛起一抹诡异的淡青色,在妖娆女子的荡笑声中,直接是一把将其拦腰抱起,冲着房间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