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明这边暂且不提,另一边还没比赛的古雄却是大惊失色,古明那眼中的怨毒,任谁都是瞧得一清二楚,那等下接下来的战斗可想而知,就算天赋再强,也不是短时间所能弥补的,当下连忙走了过来,阻止道:“古风,弃权吧,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

缓缓摇了摇头,古风镇定自若,偏过头来,看着一脸焦急之色的古雄,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没事,有诸位长老在这里,就算我不敌他,想必他也没那个机会下到狠手的。”

古雄还欲再劝,古明已是乘机跳上了比武台,居高临下,不屑的望着下面的古风,挑衅的大笑道:“古风,你要是个男人,就上来和我战斗,你要是愿意当个懦夫,废物的话,就嗑三个响头,从我跨下爬过,我便不与你计较。”

古风脸色一沉,眼眸涌出怒火,但随即便被压了下去,脸色平静如常,对着古雄道:“呵,看见了么,都到这个地步了,如果我还避而不战的话,以后我还有什么脸面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抬起头来,这将会在我心里留下不可抹灭的阴影,你说,我还能避战么。”

“这....”古雄迟疑,但却想不出更好的劝阻之话来,双手猛然一拍,发出巨大的响声,脸庞变得极为郑重,“要是那混蛋敢下毒手,我会帮你报仇的,我一定会帮你废了他。”

“谢了。”

古风使劲的拍了拍古雄的肩膀,清秀的脸庞洋溢出温暖的笑容,旋即面色一正,徐徐向台上走去。

古明的嚣张话语,也让得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而古战更是面色不善,犹如恶狼般的目光投向白袍老头,恶狠狠的道:“古盂,要是我孙子出了什么问题,你也就等着替你那小混蛋收尸吧。”

白袍老头并不动怒,别人也许会怕古战,但他可不怕,转过头来,笑眯眯的道:“你要知道,战斗难免会发生不可预测之事,如果真如你所说,只能说你孙子命并不好罢了。”

冷哼了一声,古战把头偏向了别处。

古盂虽然闭上了眼帘,但古战却感到一股气息牢牢锁定了自己,不用想,古战也知道这气息就是那个老混蛋的气息了。

准备踏上高台之际,一道声音骤然在耳边响起,古风前进的脚步不由停顿了下来,“小子,弃权吧,你的修为太弱,并不是他的对手,弃权,并不是什么丢脸之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瞥了一眼古炎,古风淡笑摇了摇头,脚步继续坚定的踏上了比武台。

这一刻,不管是席位上还是台下,原本喧哗的修炼场变得十分的安静,但气氛却是变得紧绷,他们都知道,台上的两人,都是有着大背景之人,两个人的爷爷都在禁地担任着内长老,如果搞不好的话,那这一场普通的切磋将会升华为另一层次的战斗,这让大家期待之余,也有些担忧,深怕被殃及池鱼。

台上两人遥遥相对,古明面色森然,望着镇定自若的古风,冷笑连连,“装吧,趁现在还有时间,要不然等下,你就没这个机会了。”

古风眼皮轻抬,丝毫不见动怒,平静的道:“屁话怎么这么多,你属鸭子的么?”

“你”古明倒是率先沉不住气,还未说话,旁边的古炎却是插了进来,“如果没有异议的话,我就宣布开始了。”说着,古炎特意瞅了古风一眼,但看其置若罔闻的模样,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后退之时,用只有两个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你们两个,点到为止。”

古风依旧是置若罔闻,而那古明却是不置可否,先前他爷爷就已传话给他,有机会的话,不介意干掉眼前之人,有了古盂这话,古明更是杀心大起,欲将古风斩杀而后快之。

众人也都是饶有兴趣的将目光都放在古风身上,虽然他们都知道古风必输,但都想知道这少年怎么只用一年的时间,就达到了武徒初期,此时一战,结果就会揭晓。

随着古炎的话音落下,古明却不顾两人修为的差距,率先动了起来,眼中寒芒闪过,脚掌在地上一踏,整个人顿时如同离弦之箭,瞬间便来到古风咫尺之间,双掌散发着丝丝寒气,带起阵阵寒风,横劈至古风的喉咙,如果被砍中的话,必然会喉管爆裂,当场身亡。

寒风扑面而来,古风眼中掠过一抹从未没有过的凝重,两人的差距,他深深知道,所以对古明可以说是严阵以待,但看到后者所施展的招数,而暴露出其斗气的属性之时,却是心中一喜,因为他修炼的正是火属性斗气,属性相克,但古风修炼的可是干级中阶的炎阳劲,虽然古明寒风凛冽,古风却感受得到,其的修炼功法,比自己要差上一筹,这样的话,其中的差距就会无形中拉近了一截。

体内的斗气,自经脉滚滚涌出,凝聚在手掌时,宛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般,在古风的喝声中,火焰脱掌而出,迎向了古明劈来如同寒刃一般的手掌。

“嘭”

“妈的。这混蛋修炼的斗气怎如此霸道,那该死的古炎一定给了他了不起的功法。”

古明感到手掌上的寒气竟被炙热的火焰急速被蒸发,心中惊怒,这一碰撞之下,两人所修炼的功法高低立判,但此刻容不得他多想,在不应付眼前的危机,自己的手掌就会有被灼伤的危险,这样会严重影响到自己的战斗力。

身体微颤,体内的斗气源源不断的涌上手掌寒气集聚凝聚成一块实质的冰盾,轻易的挡住了古风的反击,森冷一笑,古明手腕反转,那形成的冰盾顿时带着呼呼破空声,变成一轮锋利的冰轮,暴掠而出。

“千轮一变。”

耳边响着尖锐的破空声,身形迅速向后疾退,但冰轮在古风的眼中越放越大,距离已被迅速拉近。

“喝“古风沉喝一声,手指轻弹,一把巨大的重剑闪现而出,那和削瘦身体严重不符合的重剑,竟然在黑布包裹的手臂下,轻易的往上抡起,火星迸射,飞掠而来的冰轮在重剑刃上留下一道淡淡的白痕后,便被弹射开来。

望着台上眨眼便过了几招的两人,已坐回椅子上的古炎啧啧了两声,“这小子,竟然能拿动这么重的巨剑,这一身怪力究竟是哪来的。”

“嘿嘿”古战却是笑了两声,并不说话,他当然知道,自己孙子的怪力,全部来自那一只如同魔手一般的手,但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只有那只手臂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巨力,另一只手臂或者其他部位,却是如同常人一般,让他百思而不得其解。

而那古盂脸色却是没先前那般从容了,先前古风展现出的斗气,他便已知晓是家族的绝学之一,炎阳劲,而古炎教授给古明的却是只是地级高阶的玄冰寒决,心中顿时对着那古炎腹诽不已,但也没办法,谁叫人家是传功长老,而他不是呢。

“呵呵,还不错么,还有两下子,但我看你能硬得何时。”古明也是惊诧,随即便是森然笑道,手中迅速结印,那被弹飞得不知所踪的冰轮竟然飞了回来,停在古明的手中,带着低沉的旋转声,缓缓盘旋。

“如果是这样呢。”古明怪笑了一声,另一只手也举了起来,寒气自体内涌出,在另一只手掌形成为另一只冰轮,两只冰轮形成之后,却还不算完,原本就锋利无比冰轮,竟在周围延伸出一根根细小的冰刃,在这呜呜旋转的速度下,让人不禁胆寒。

“千轮两变,给我去,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