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似箭,一年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古风这一年除了修炼,还是修炼,偶尔有些闲余时间,也只是陪下古战,或者到处走走。

这一年,古风的成长是惊人的,只是一年的时间,他便已修炼到了武徒初期,要知道天赋还算不错的话,最多能达到入门中期,而他却是达到了武徒,这件事在古战秘法的保护下,也保密得很好,长老和其他家族子弟皆是一概不知。

而当初和功法一起得到的相配套的战技,焚炎破,古风在这段时间达到武徒初期后也是着实狠狠修炼了一番,但不知是实力不足,还是领悟程度不够,虽然能够勉强施展,但在驾奴之上,却是不尽人意,如果说要拿去和别人战斗,恐怕真是强人所难了,这毕竟是第一次修炼,手法生涩是在所难免的。

房间内,一少年盘膝坐在床榻之上,周身一道道盈实的能量无规律的缭绕着,每一次掠过皮肤时,便是无声息的顺着皮肤上的毛孔进入,融合进体内的经脉,变为在经脉循环游走的斗气一部分,随着周围能量的减弱,继而消失不见,黑袍少年紧闭的眼帘陡然睁开,一道精光一闪而过,鼻孔间缓缓喷出两道实质性的白气。

站起身来,身体便是传出阵阵如蚕豆爆裂开的声音,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古风紧握住拳头,感受着体内充盈的斗气,清秀的脸庞泛起笑容,“一个晚上的修炼,斗气又精纯了许多,照这个进度下去,我看不超过半年,我就能进入武徒中期了吧。”

沉思了一会,古风便是回过了神来,瞧了外面已伸上高空的烈日,斗气从体内拂散开来,把身上因为一个晚上静坐而积下的一些灰尘陡了开去,大步踏出了房门。

出来之时,其他的房间也都是紧锁着,看来今天似乎有什么要事,要不然都不会这么一致的锁上了房门。

确实,今天是一年的最后一天,也是一年一度的测试,每一年,都要测试一次,以让那些长老记录下来,然后根据你的进度,在重新给你制定新的一年修炼计划,有目的的修炼当然要比无目的修炼的进度会快上许多。

来到测试场门口时,古风朝里面瞅了瞅,场内已站满了人,而古风也随即踏进了测试场,随便找了一个稍微偏僻的位置,便坐了下去。

片刻后,禁地长老们也都到来,就连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长老这次也出现了。

禁地长老们的出现,原本交谈甚欢的众人也都自觉的停了下来,朝着诸位长老齐声问候了一声后,便都是规矩的坐了下来。

大长老坐在首席之位上,淡淡的瞥了旁边的古炎一眼,道:“开始吧。”

点了点头,古炎站了起来,朝前踏出几步,高声道:“今天想必对你们有多重要,我也不多言了,凭你们今天的测试成绩,将决定你们明年的修炼目标。”

说完,古炎便走上了中央的测试台上,做为传功长老,做测试人也是最为适合了。

台中间的巨石和当初古风测试天赋时看见的差不多,不过体积却是大了几倍不止。

从怀中拿出了名册,古炎翻开后,便念道:“古雄,去年测试等级,武师初期,天赋,中品。”

古风身旁一个高大壮硕的青年站了起来,估计就是那个古雄了,古风看了他一眼,模样憨厚,看来是什么事情都会摆在脸上之人,身高六尺,走起路来,仿佛就宛如是一座巨塔,但每次脚掌落下,都不带起一丝声音,显然把力量控制得十分协调,这不经意间的举动,顿时让人高看了几分。

“此人外表憨厚,对自身的力量竟控制得如此完美,不简单。”古风看着走上台的古雄,默默想到,

走上台上,那如熊掌一般的手掌,相互对擂了几下,随着一声大喝传出,手臂的肌肉一块块猛然鼓起,就像一块块坚硬的铁石般,碰在了巨石上,一股黄色的光芒自手臂传出,顺着手掌流入了巨石之内。

一会后,那古雄便收回了手掌,而古炎的声音也随即响起,“武师中期。”

古炎偏过头来,微笑的对着那古雄说道:“看来你很努力,去年你测试时,我还以为你要在明年才能晋入,超出了我的预计,不错。”

“嘿嘿,也就是前几天才勉强晋入的。”古雄摸了摸脑袋,咧嘴直笑。

“先下去吧,继续努力。”古炎看着古雄走下去后,微笑才收敛起来,看来这古雄颇对他的胃口。

“恭喜。”古风朝着坐回椅子上的古雄笑呵呵的道喜道。

那古雄赶忙也拱了拱手,急忙道:“同喜,同喜。”

“呃,自己还没有测试,他就同喜了,难道他能瞧出我的天赋。”一怔,古风愕然的想道。

古雄此时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摸着脑袋嘿嘿直笑。

古雄的憨厚的神态让古风不禁莞尔,心中也是暗忖,这人值得一交。

在古风和古雄小声交谈时,古炎看着台下似乎很合得来的两人,也是会心一笑,当作没看见一般,继续的一个接一个的念到,上来测试之人,并不都是得到古炎的评价,只有寥寥几个。

“古明”

下去一个之后,那古明随即站起身来,在旁边的几个明显和他肆混在一起的人加油了一番之后,带着一副傲然之色,大步走上台,那不可一世的神情,让几位长老都是暗自皱了下眉,只有一位身着绣有金色滚边的白袍老头是微笑的看着走上台的古明。

“看来他就是那古明的爷爷了。”古风看着那微笑的老头,心中想到,这一年来,多少他也了解到禁地的一些内情,这些长老,并不是所说的这么团结,都是貌合神离,他的爷爷古战,和古炎是至交,而那老头在禁地内总是和古战他们几个对着干,而且那独裁的性子和狠辣的手段颇不得人心,想到此处,古风不由冷笑了一声,那古明的性子明显就是他爷爷的翻版。

“武徒后期”

古炎的声音打断了古风的思考,回过神来时,那古明已测试完毕,瞧着巨石上闪烁的硕大字体,心中再度想到,“看来上品天赋也好不到哪去么,修炼了差不多三年,才达到武徒后期,不出两年,自己绝对会赶超他。”

古风忘记了他们的天赋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就好似古明和那古雄一般,古明在外面都已经修炼了两年,在禁地一年,不过三年的时间就已达到了武徒后期,而那古雄,修炼了六年,才勉强到达武师中期,按照古明的进度,也是和古风一般,不出两年时间,也会绝对赶超古雄,而且以后的差距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

“下一个,古风。”

深吸了一口气,古风站起身来。

古雄也是在一旁小声的道:“加油。”

点了点头,古风徐徐向台上走去。

古炎在一旁笑呵呵的道:“小家伙,我对你可是期待得很呢。”

“不会让您失望的。”古风微笑的道,眼前这老头和自己爷爷可是好得同穿一条裤子呢,这一年来,做为传功长老的古炎没少给他开小灶,古风自然是恭敬有加。

看着把整个视线侵占完的黝黑巨石,上面布满了坑坑洼洼的小坑,似乎在被发掘之前,没少经受风吹雨打,散发着一抹淡淡的荒凉。

感受着巨石散发出的气息,古风心中有些紧张的心情似乎在这一刻已全部消退,平和的心态下,那缩在袖袍里的手掌不由的慢慢贴上了巨石。

一道黑芒旋即从巨石处侵入体内,一股淡淡的酥麻感传遍全身,古风没有任何举动,任由着这道黑芒在体内的经脉不断游离着。

黑芒把周身的经脉都游走了一遍之后,便缓缓攀沿到了大脑处,在大脑中央停了下来,感受着大脑中的黑芒,古风骤然感到身体一片清凉,似乎正身处在前世的空调房内,但这种感觉只是持续了一会便消失不见,而黑芒也不知何时游出了大脑,自己体内的斗气被那黑芒吸引,不自主的顺着经脉游向巨石。

不过一会,那斗气又重新返回了体内,重新归入经脉内,而巨石此时也泛起了金光,硕大的字体顿时浮现而出。

“武徒初期。”

本还有些讨论之声的场内在此刻完全寂静了下来,除了早已知晓的古战笑眯眯的望着自己的宝贝孙子外,其他的长老和那些前来测试的同辈子弟,无不震惊。

场中的所有人,震惊的望着巨石上闪烁的大字,脸庞之上的表情,极为精彩,片刻之后,急促的呼吸,犹如火炉旁的风箱一般,在测试场上响了起来。

那古明本自得的神色,早已消失,变得极为阴沉,似要拧出水来,“妈的,怎么会如此之快,就算是天品天赋,也不可能这般进步神速。”

想到此处,古明咬牙切齿的低声怒道:“肯定是作弊,要不然就是有人给他走了捷径,要不然这个窝囊废怎么会一年就达到武徒初期。”

虽然古明的声音已经够小,但此时全场早已变得寂静无声,就是一根针落在地上,都会显得十分清晰,何况他这般带着浓厚怨恨的声音。

“哼”

古炎冷漠的瞥了一眼脸色差到及至的古明一眼,冷冷的道:“古明,难道你怀疑我们这些老家伙不成。”

回过神来,古明才知道自己的话已被众人所听见,脸色更是难看,连忙站了起来,急忙道:“没有,我怎敢怀疑众长老。”

虽然如此说,但那不服气的表情更是让古炎脸色一沉,而席位上,一道较为尖锐的声音顿时传了过来,“古炎,他只是一时无心之语,何必紧抓不放呢。”

古炎朝着席位上那白袍老头瞟了一眼,冷哼了一声,在这场合,闹下去的话,大家的脸面到时都不好看,嘴中却是咕哝了一句:“真是什么样的人,下什么样的种。”

“你”那白袍老头一瞪眼,刚欲说话,坐在首席位上一直没有出声的大长老的眼皮终于是抬了起来,不咸不淡的道:“行了,此事就此揭过,休得再提。”说完,抬起头来,看了看古风,那和中年人一般的脸庞竟露出一抹笑容:“不错,希望你能继续保持这样的势头。”

“古风铭记于心。”朝着席位方向行了一礼后,脸庞也是洋溢着微笑。

“你小子,怪不得古战那家伙要隐瞒你的气息,连我都不告诉,等下我非得找他算帐不可。”古炎佯怒道。

古风急忙躬身道:“古炎长老,不是小子有意隐瞒。”

古炎却是突然大笑了一声,摆了摆手,道:“行了,你小子也不用辩解,我也知道那家伙的心思,这并不怪你。”

闻言,古风才松了一口气,这古炎长老对他可是好得没话说,要是因为这些事而有了间隔,那可真是有苦难言了。

........

回到座位上,古雄使劲拍了一下古风的肩膀,真诚的笑道:“还真看不出来,你才修炼了一年,就能达到武徒初期,要是多修炼几年,那不是把我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古雄那如巨熊的手掌,拍得古风咧了咧嘴,看其那发自内心的笑容,古风也是暖暖的笑道:“怎么会,修为和友情是两码事,以后再怎么样,你都是我的朋友。”

“哈哈,对,朋友。”古雄也是傻呵呵的笑起来。

直接无视周围的那些频频射过来的各种眼神,古风只是不断的和古雄小声交谈着,不时泛起的笑容,看得出来两人交谈甚欢,而接下来的测试也是照常进行。

直到最后一个测试完毕后,古炎方才朗声道:“不错,今年的测试成绩要比去年好得多,看来你们都修炼得很用心。”顿了一下,继续道:“既然测试完毕了,那接下来就是按照往常一样,进行比赛交流。”

所谓的比赛交流,就是相互切磋,但这个切磋并不是谁想找谁就找谁的,抽签决定,上一辈的和上一辈的比,古风这一辈和这一辈的比,这也是免防万一,要是抽错的话,一个武徒和一个武师甚至武将对决,那也就不用比了,直接宣布胜负就是。

每个人轮流上去抽,而古雄也是分到了他那一辈的去,按照他的修为,在他那一辈中,只能算是中游,而古风,虽然是武徒初期,但是碍于只修炼了一年,因此也算是中游水平。

随着手掌抽出,古风看着号码牌中写的号码,89号,自语道:“不知会对上谁呢?”

但在没有宣布下一场比赛之前,长老们不会把号码持有者说出来的,避免私下调换号码牌,或者互相串通。

来到了修炼场,虽然现在都算是初入门槛,但其中一些比赛却也来得比较精彩,绚丽的斗气,演绎出各种威力强大的战技,让古风也是大开眼界。

比了几场后,古炎站到了台上,瞧了瞧手中的名单,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宣布了出来:“89号,古风,对88号,古明。”

古风闻言,除了眉头微簇外,并没有过多的表情,而那古明听闻后,却是脸色狰狞的笑了起来,夹带着怨毒的目光投向了前者,“嘿嘿,古风,想不到天都在帮我,落在我手中,我倒要看看你这天品天赋之人,能蹦达多久,我要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