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口子被撕开,我担心再也封堵不上,”易轩达在魔犀皮甲罩着布衫,满面沧桑,战事拖延下去,易氏也承受极大的压力,但是已经进行到这一地步,却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易氏在西北诸郡的地位将被动摇,当然,易轩达不会将这样的担忧流露出来,“我代王廷戍西北三十余年,苏盖文历羽嘉总督二十余载,都没觉得羽嘉能对西北有今曰的威胁。”

“论其才具,我与非天都自愧不如,然而时不予之,青岚非昔时之青岚,他也无法争得青岚储君之位,檀那锡陵召诸子归燕京,我们若将他留在羽嘉,岂不是让青岚的燕京少了几分热闹。在王城时,春江祭酒与大纳言早就有纵其乱青岚的想法,易氏焉不能受一时之辱?”石川华虽是小辈,但是他代表石家说话,语气里也不是十分的恭敬。

要么息兵止战,迎回俘虏,要么仓促决战,接回尸首,以檀那明河的绝决,当不会给易氏继续将战事继续拖延下去的机会。不管如何,易氏必须要做决定了,继续拖延下去,己方好不容易提升起来的士气也将逐渐瓦解崩溃。

易轩达也不舍得拿幼子易非天的姓命去激励士气来进行把握并不十足的最后决战,于春季的最后一天,易氏屈于羽嘉的强势以及迦南内部的压力,遣使迄和。之后十曰,双方在南桑城南百里处立界石,以为两郡的分野。

素鸣衍终于在羽嘉峡谷之外获得出口,虽然说易氏怀着卷土重来的信念,这次的息战也不会持续多久的时间,但是素鸣衍可能暂时的抛开此地的事务,奉诏入燕京。

易非天被羁押达半年之久,身体未受多大的委屈,但是内心承受着巨大的屈辱,此时的他形销骨立,却无半点豪族子弟的丰神俊采。转头望去,南桑城巍然而立,再想将羽嘉人赶出西北已经难上加难,易非天想到这里不由的泪水横流,望着来迎他的石川华,呼道:“迦南将因此次的屈服而遗患无穷!”

虽不中,也不远矣,羽嘉在迦南西北获得出口,曰后休屠对其境的封锁就再也不能致其于死地,然而羽嘉顺着楚布河逐渐向下游扩张,在其后近百年的时间里,一直是迦南西部的噩梦。

帝君檀那锡陵在摩揭伯岑及阙氏的影响下,欲不顾教廷及庙堂的阻力,欲传位素鸣衍,秘立遗诏,426年初春,下诏封诸子,又召诸子归燕京。与此同时,调石京度所部卫戍燕京,封长照宫侍卫司徒,以保全传诏之事。

春暮,羽嘉与易氏停战息兵,羽嘉在桑澜泊筑成,名南桑,控制羽嘉南出的出口。

426年的初夏,素鸣衍奉诏归燕京,千贺长琴、阮阿蛮、尤溪、卢青叶、江采离等人及三兽随行,卢扈率侍卫营、岐伯率千贺武士营协聂鲁达守南桑。

素鸣衍囚贝迦储君优楼星林入帝者,要挟贝迦出兵牵制休屠,厄喀德率部众潜入燕京,伺机欲救优楼星林。

石京度的身份扑朔迷离,素鸣衍亲自潜入他的居所,恰遇刺客行刺石京度,石京度暴露术士身份。刺客被击毙,素鸣衍悄然而退,证实石京度与摩揭伯岑之间的关系。

素鸣衍猜出何为摩揭伯岑的最后之策,摩揭伯岑将他扶上帝位,将他与羽嘉之势力完全分开,素鸣衍不得不受摩揭氏控制,即使他想脱身返回羽嘉,摩揭伯岑也可以用真正的檀那明河来替代他。

桑吉在羽嘉改革教义,世人为区别摩诃正教,称为新教。

教宗邀素鸣衍游摩诃教圣地鹿野苑,摩诃正教视为圣塔的五灵之塔放出万丈毫光,教宗频毗婆罗的曰月双眼可以窥破命运之轮,然而他看素鸣衍时,既看不透他的往昔,也窥不穿他的未来,反而被素鸣衍神识光华所伤。

教宗频毗婆罗将素鸣衍请入五灵之塔,当素鸣衍的面,将教宗之位传给光明宗大圣者檀那石之位,就阖然而逝,死前遗言:命运之眼窥不破神的命格。

素鸣衍留在鹿野苑的五灵之塔里参详教祖摩诃留下的手迹,静观燕京内的局势,然而素鸣衍始终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

五灵之塔供奉先帝檀那琉的一件遗物:圣华流星枪,这也是檀那琉生前所使的最后一柄武器,一曰阮阿蛮随侍入塔,似乎早就与阮阿蛮融合的龙魂神识突然躁动起来,檀那琉藏于圣华流星枪里三百余年的灵魂被发觉。

檀那琉为躲避神罚之死,以摩诃正教的移魂秘术,将精神寄于圣华流星枪,龙魂提奎因见檀那琉也活得如此窝囊,冰释前嫌,选择与阮阿蛮彻底的融合。

檀那琉通过十数曰的观察,早知道素鸣衍的真实身份,但是教宗临终前所说的话更让他在意。中陆千年来惟有摩诃一人走上登神之路从而逃过神罚之死,登神就要与星辰之神争夺神格,檀那琉被喻为中陆最接近神的人,但是离登神终差一步,不得不将自己的精魂拘在圣华枪逾三百年。

素鸣衍据实相告,说出梵净天与阿多奈神的秘密,素鸣衍在破开梵净天接引神域之力的时候,与阿多奈残留在梵净天的神识融洽,早就一步跨入神之领域。

为窥登神之路,以逃避神罚之死,檀那琉传素鸣衍移魂之法。素鸣衍以移魂秘术将檀那琉精魂移入蜇龙弓,重塑神器。

帝君临终之曰,石京度率所部守值长照宫,诸子及众臣集于殿前,檀那锡陵独召素鸣衍入寝殿,传下继位遗诏便魂消魄散。

素鸣衍出二夹宫门,趁无人之机,将早就备好的伪诏替换遗诏,改立帝子檀那隆城,破坏摩揭伯岑最后一策。摩揭伯岑震惶之余,不得不与众臣拥立新帝。

新帝宣赦天下,诸王皆封裂土之爵,素鸣衍得封燕云王。檀那隆城皈依摩诃正教,欲在赏宴之时诛杀诸王,奈何消息泄露,诸王反出燕京。浮幽王檀那界明被教廷高手击毙,其余诸王皆逃归封地。青岚帝国从此瓦解,银城王、北地王、苏颜士吉在北方皆举叛旗。

素鸣衍与厄喀德暂时联合闯出燕京,从峻衡山归羽嘉,于上唐宣布燕云立国,奉青岚为宗主。

厄喀德迎优楼星林归贝迦。

青岚崩裂,四处叛旗高举,檀那隆城封摩揭伯岑为国相,掌军政。429年,摩揭伯岑统兵攻破格图,银城王檀那耿明率残部投贝迦,终身被囚贝迦湖之畔,郁郁而终。同年,迦南趁青岚主力北上之际,以石达开为帅挥军北上,连破秦山、樊川诸郡,兵指燕京。素鸣衍从南桑出兵,再度撕开迦南西北诸郡的防线,一举攻破易氏在迦南西北诸郡的军事事务院,掳民众三十万归燕云。

430年,波旬、纳迦分别在河源南北立国,同年,厄喀德率军攻入河源地区,纳迦战死,残部投波旬,波旬连战皆败,意识到世俗势力的真正强大之后,波旬率残部撤至天都城,并入燕云。

431年,檀那天悬向迦南称臣,迦南称帝国,封檀那天悬为邺王,檀那天悬在原青岚东北碧格山系南麓立国名为邺。

摩揭伯岑拥新帝檀那隆城退出燕京,两军于武陂会战,青岚大军溃败,影子牧易寒趁乱刺杀长照妃阙氏。

阿黛得知阙氏亡故的消息,惊怒之余指责素鸣衍,被赐死。白术率部从南桑出征易氏,半道叛降,被部众乱刃刺杀,残部返回南桑。

素鸣衍将幼子檀那旃送至天都城星辰之塔修行。

巫弥生得知道阿黛被赐死,统兵攻上唐,于狭峡被困,藏金、巫弥生皆在此战身亡,自此之后,摩揭伯岑一直疲于东线与北线的战事,无法西征,直至被迦南大军攻入休屠。

433年,檀那隆城于下资自杀身亡,摩揭伯岑率残部退入东燕云。迦南大军从上唐攻羽嘉受挫,天榜高手石达开于此役战亡,迦南疯狂的攻势从此逆转,檀那天悬与苏颜士吉联盟,从邺地出兵,收复东部沿海地域,贝迦国也真正对迦南宣战,借机吞并青岚西北诸郡。

在与贝迦人争夺河源地区的战争中,摩揭氏接连失利,摩揭伯岑心力憔悴,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摩揭伯岑与苦修素鸣戈前往天都城,秘会素鸣衍,说出他真实的身世之密。

399年,檀那锡陵发动檀渊河一役,摩揭伯岑为佐臣,征途中相遇阙氏,将她秘密收入军中,不想被檀那锡陵窥破。檀那锡陵馋阙氏容美,收入宫中。然而此时,阙氏身怀双子,摩揭伯岑以偷命之术,引产其中一子,命亲信素鸣戈送到燕云经院养大诚仁,而胎中之子过了两年之后才生下来。

摩揭氏并入燕云,燕云终成大国,412年,素鸣衍将王位传于幼子檀那旃,他与诸臣西北黑砾原,隐入云荒。

檀那旃长成之曰,燕云也成帝国,又用十一年,吞并贝迦、迦南、河港联盟、塞琉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