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有把小精灵带来吗?”

这是蒋玉看到郑清后说的第一句话。

刚刚离开抱阳子大师视线的男巫因为精神紧绷了一整节课,再加上欢欣剂恰巧失去效果,所以显得有些恍惚,直到女巫又问了一遍,他才回过神。

“抱、抱歉,那几只小精灵现在的状态很微妙,我们时间有限,而且又不确定杜泽姆博士在不在家,所以……”

他喃喃的解释着,没有焦距的目光在女巫脸上停留了许久,才抬手,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哀叹一声:“…呼…刚刚那节课吓死人了……你不知道,我整节课都在担心抱阳子大师拎着我的衣领把我丢进丹哈格……”

女巫抱着书,引着两人向通往贝塔镇的长廊走去,同时轻声哼道:“如果不知情的人见了这一幕,怕是会以为你的课比我还多。明天我还有两节课,都没有你这么…浑浑噩噩。”

她还是很委婉的,没有使用更糟糕的形容词。

郑清无言以对。

确实,按道理来说,一周七天上三十二节课的蒋玉,应该比一周六天上三十节课的郑清更辛苦——要知道,第一大学的课程都是三个小时的大课,正常学生每周课程只有十节上下。

“明天的课……”

“上午是一节宁芙语,下午是一节凤凰语。”女巫愉快的打断男生的话。

“唔,”这点郑清还是知道的,他想说的也不是这个:“我一直以为,学习魔文后,就不需要学这些奇奇怪怪的语言了。”

“魔文只是方便不同种族的生命相互沟通,并不能强制大家都用它记录各自的历史或者秘密。具体到我选修的这两种语言,宁芙是一个非常敏感而排外的种族,所以她们的语言有许多微妙的变格,使用的时候能够让你直接拥有更丰富与细腻的情绪体验;而凤凰则是一个古老而高贵的种族,她们的语言蕴含着巨大的魔力与丰富的信息……这些都不是机械、简洁的魔文所能彻底替代的。”

聊到她选修的课程,蒋玉顿时来了兴致,颇有些滔滔不绝的感觉。

“真厉害。”

郑清真心实意的称赞着,脑海却想起自己以前学习英文时的痛苦经历,下意识做了比对,结果让他颇为沮丧:“如果是我,恐怕四年都不够掌握一门外语的……”

“外语?这个词挺有趣。”

女巫抱着书,幅度很小的点了点头,话锋一转,似乎想安慰郑清一下:“不过你也不要这么消极,这两门语言课算是老姚给我的一点福利。这两门课听上去高深,但并不难。我十岁的时候就过了宁芙语专业等级考核,十三岁拿到了凤凰语四级证书……教学大纲上的考核要求非常宽松,听前辈们说期末考试的时候是口译一段指定内容的宁芙语谈话,以及翻唱一段凤凰语的青词,一点儿也不难的。”

郑清怀疑自己与女巫对于‘难’这个字眼儿的理解有巨大差别。

就像某个国家,点头是no,摇头是yes。

然后他注意到女巫怀里抱着的书——《巫师联盟公共政策执行问题与对策分析》《激进派巫师的不同诉求》《陈旧的体制与剧烈变化的时代》,等等。

他下意识皱了皱眉。

“我记得你今天下午是一节‘战阵学’,一节‘经典猎赛分析’,晚上是一节‘猎队管理’,没记错吧。”男巫谨慎的反问道。

蒋玉眉眼弯弯的看了他一眼:“没错~!”

“那你这些书……”郑清指着她怀里抱着的一大堆资料,愈发困惑:“感觉跟你学的课程没有什么关系吧。你还有时间研究这些?”

“这个?”女巫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资料,露出一丝恍然:“哦,这些是我写论文的时候准备的材料……你的论文题目也确定了吗?”

“论文?”郑清立刻傻了眼:“什么论文?”

“毕业论文啊!”

“但我们……”

郑清很想说,他们刚刚开学一个星期,还有一个学期才会毕业,但立刻醒悟,他似乎还是用大二学生的思维来考虑自己现在的状态,不由喃喃道:“……我还以为到学期末才需要考虑这件事。”

话虽如此,他却突然想起过年期间,苏施君依稀跟他说过有关准备论文的事情,后来却没了音讯。

“毕业论文诶,大哥!”

女巫露出一副被你打败的模样,连连叹气:“正常毕业生,刚刚进入大四就会开始准备他们的毕业论文,我们已经晚了一个学期了!据我所知,现在四年级的学生年前就已经把开题报告都写完了……”

“什么是开题报告?”郑清不耻下问。

“……”

蒋玉停下脚步,颇为无语的看着他,思考了好一会儿,才言简意赅的解释道:“就是一篇告诉学校你的论文是讲什么的说明材料。更具体的,恐怕你要找自己的指导老师咨询了。”

郑清很想保留一点身为男人的尊严。

但现实的重力硬生生把他嘴巴重新扯开。

“论文指导老师?”他干笑一声,语气弱弱的说道:“我不知道谁是我的论文指导老师……没人跟我说过这些。”

这个理由勉强合格。

“你已经是大学生了,不要像萌萌那样,什么事都要靠别人告诉你!”

女巫先批评了他一句,但看着男巫灰败的脸色,又于心不忍,停了停,找补着安慰道:“不过话说回来,这也不是你的错……我知道这些细节,是因为有家里长辈的提醒。你没有这类长辈……”

郑清很勉强的没有哼出声。

他倒是认识几个对第一大学挺熟的‘大人物’,只不过他觉得先生大概已经几千年没有写过论文了,自然不会记得毕业生需要写论文这种小事;而另一只花猫,整天脑子里就只关心它的小鱼干;至于科尔玛,更是半路肄业,他很怀疑她有没有拿到第一大学的毕业证书。

唯有苏施君,隐隐约约对他提起过这件事,但过口后就没了音讯。

想来也是。

作为月下议会上议员与第一大学重点实验室的负责人以及波塞咚她妈,她每天需要关注的事情太多了,难免会忽略这种不起眼的小事。

(本章完)